3. 一只茸茸(1 / 2)

三岁的汐华初流乃在春天樱花绽放的时候,开始上幼儿园了。

那是离家很近的一所幼儿园,但是优点也仅仅是离家近了,面积不大,活动区域的采光也不够好,设施都很陈旧了,却完全没有换新的意思,教师资源更不用说,大多都是没上完学的成年女性。

会把孩子放到这边的家长,大多是家里贫穷,或者懒得把孩子送到更好却也更远的幼儿园,毕竟这一片居民区都是收入偏于中下程度的家庭,家庭成员的工作时间一般都很长,没有精力再去隔了好几条大街的上等幼儿园接送孩子。

初流乃就是这两个原因的集合体。

他的家庭并不富裕,而他的母亲也总是很晚才家,只是年龄到了,初流乃也该送去上学,因此他的妈妈才会将他送到这家幼儿园,哪怕环境糟糕,教师资源也不够好,但总归也算是一所学校,是幼儿启蒙的起点。

可是,小初流乃的妈妈,真的是一位一言难尽的母亲。

总是会因为自己的事情,忘记接送放学的孩子,让初流乃在门口背着背包,沉默的等了两个钟。

初流乃和同学们相处不好。

虽然总会有人称赞年幼的孩子是可爱的天使,但是如果真正去计较的话,或许是天真幼稚的小恶魔比较多一点。

天真又幼稚,总是用言语去伤害别人而不自知,还喜欢逃避责任的小恶魔。

日本的学校,不管是幼儿园还是高中,都有着一个麻烦根固的问题。

——校园霸凌。

每个学校总会有一个最受欢迎的孩子,与此相对,也总会有那不被人喜爱,甚至是捉弄、恶作剧、欺负的孩子。

性格乖巧或者说有些沉默,还有着和日本人不一样的混血五官,以及总是留到最后才被母亲接走……从未见过父亲的汐华初流乃,无疑是最容易被欺凌的对象。

孤立是开始,自由活动的时候,被以玩耍为名的孩子们带走,却总是让对方做不好玩,甚至是又累又苦的部分,只针对一人的恶作剧接连不断,在忍不住出声反抗的时候,还会被“只是个玩笑而已啊,你反应那么大干什么嘛,你真是无趣诶。”之类的语言反驳回来。

“没有父亲的孩子。”

是小初流乃被嘲笑的,最多的一句话。

……

三岁的小初流乃有一个不能告诉别人的秘密。

他或许没有父亲,但是他有一位神奇的守护神。

每天晚上都会来照顾自己,温暖又娇小可爱的猫先生,虽然脾气有点不好,总会凶巴巴的哈他,但是动作却很永远很温柔。

比自己的母亲还要关心自己,温柔又强大的保护者。

不起眼的小小尾巴能把初流乃整个都抵起来,甚至能够让初流乃坐在上面晃悠,还可以把孩子稳稳抛上空中,在孩子的惊呼中轻轻松松的用尾巴接住——并不会不舒服,明明只是小小的毛茸茸的尾巴,但是却仿佛有着什么奇特的力量围绕在附近一样。

三岁生日的时候,被母亲一句话应付过去的初流乃并没有怎么失望,而是特地打起精神熬夜,满怀期待的等着猫先生踏着月光从窗户外钻出来。

初流乃抱着自己的猫先生,小声的说出了自己的生日愿望。

[想要出去玩。]

初流乃的母亲从来没有带过他出去玩耍,初流乃的记忆里只有这间小小,漆黑又冷漠的房子。

被幼崽如此许愿的猫先生,凶巴巴又满脸嫌弃,却依然很温柔的满足了初流乃的愿望。

无敌的猫先生用尾巴圈住了初流乃的手腕,动用小小的身体里隐藏着的不太熟练的能力,忽然掀起的气流让初流乃漂浮在了空中。

像是童话里的仙女教母一样,三岁的初流乃眼神发亮的被施展“魔法”的猫带到了外面的世界。

猫有着特别的力量。

到底有多么特别,猫先生自己也不清楚,它到底拥有什么样的能力,也不知道,反正对它来说,运用操控气流等各种能力,就和举起爪子、摇晃尾巴一样没有任何难度。它本能觉得自己可以做到,所以就做到了。

他们落到了城市最高的大楼,下面的霓虹彩灯闪闪烁烁,皎洁的月光更是美丽的惊人。

初流乃第一次见到了夜晚的城市。

绞尽脑汁思考的猫,带着被自己尾巴圈着手的幼崽,去了所有它能想到的地方。

大多都只是看看,还得避开其他人类,不让漂浮着的初流乃暴露。

四处警惕的猫先生很嫌弃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容易心软嘛!

一个幼崽,好好吃饱睡觉长大,然后变强独立不就好了吗?

内心唾弃自己的猫先生,在看到幼崽露出来的可爱又天真的笑容之后,不由自主的抖了抖胡子。

然后默默的调整空中被它操控的气流,让漂浮的幼崽更舒服一点。

初流乃被带着看了漂亮的夜空,看了展示着漂亮玩偶的玻璃窗,还被带到郊外看了美丽的风景和各种植物花朵。

猫先生是魔法师吗?

已经上过幼儿园,听过老师讲的童话故事的初流乃,忍不住天真的想。

然后在不得不回家的之后,还有些兴奋初流乃被猫小心翼翼塞进被窝里。

三岁的孩子睁着那对非常漂亮的碧色眼眸,忍不住拽着猫的尾巴,声音轻微,奶声奶气的说出了第二个愿望。

“猫先生可以留下来吗?”

不要总是只在晚上出现,天一亮就匆匆消失。

除了猫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可以依赖对象的小初流乃,如此渴求着。

初流乃无法在猫先生以外的存在身上找到安全感,事实上,也没有人会像猫先生那样爱着他。

可是猫却甩了甩尾巴,唰的扭过头,凶狠的哈了几声。

——才不要。

猫不愿意留在人类的家里。

猫不喜欢初流乃的母亲,不喜欢这样窄小的房子,也不喜欢脏乱的环境。

它是一只自由又野性的黑足猫,绝对不会停止流浪的步伐。

初流乃听懂了,很惊奇的事情,这有着碧色眼眸的可爱孩子似乎总能够理解猫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