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一只茸茸(1 / 2)

猫先生真的气坏了。

除了小初流乃之外的所有人都被划了满身的抓痕,血肉模糊了一脸,恐惧的惊叫顿时盈满了房间。

猫凶狠的看着仓促逃跑或者跌坐在地上大哭的孩子们,撇过头朝初流乃低吼。

看到了没有?蠢货!

有我在的话,告诉我的话……根本没人可以欺负你!

小初流乃抿着嘴,憋了好一会,眼泪就啪嗒一声掉了下来。

——仿佛上学以来所遭受的所有委屈都得到了释怀一样。

他并不是……不被在意的。

也并不是……不被需要的人。

小初流乃擦着自己掉下来的眼泪,露出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表情。

被同学欺辱和嘲笑,被老师们无视,甚至不被母亲喜爱。

但是,他还有一只猫先生。

小小只又暖暖的,会宠爱着自己,保护自己,还会陪自己玩耍,世界第一的、最好的猫先生。

不被人所爱,从不知道什么叫相信别人和依赖别人的小初流乃,终于意识到自己隐瞒的事情,可能伤害了这只猫的心。

“对不起……对不起……猫先生。”小初流乃哭的稀里哗啦,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和哭腔混合在一起,让人根本听不懂他所说的话,倒是和满屋子的哭泣声混杂在一起,让现场唯一一个没有被猫挠的满脸血的他,显得没有那么唐突。

猫炸毛的动作瞬间就僵滞了起来,它瞪圆了金色的眼睛,不知所措的看着掉眼泪的小初流乃,焦急的在地上转了好几个圈,才在外面传来大人的脚步声之后,不情不愿的跳到小初流乃的肩头,它飞快舔掉了孩子的眼泪作为安抚,然后转瞬就从窗户逃了出去。

被动静吸引来的大人们看着满屋子的惨状,倒吸了一口冷气,脸都白了。

为首的幼儿园园长急急忙忙的组织教师带孩子们去处理伤口,唯一一个没有受伤的初流乃,因为哭的满脸惨兮兮,因而没有被怀疑和那只古怪的猫有什么关系,反而还被认为是好运,站在角落因此才逃过一劫。

“初流乃没有受伤是吧?那快点去外面呆着,不要影响其他人处理伤口!”

因为平时没有什么存在感,家庭也不是什么有权有势的类型,老师看初流乃没什么事,便随意的挥了挥手,还不耐烦的说了一句:“哎呀,你又没有被挠伤,哭个不停干什么?……那只猫到底是哪里来的疯猫,真是该死!一定要告诉警察把那只猫抓起来杀掉!不过说起来,这件事也不是我的错,总不能怪到我身上。”

小初流乃被赶到了室外的时候还隐隐约约听到园长小声嘀咕,那个中年男人皱着眉说什么[这可不是我的错啊,不会让我撤职吧?啊啊,谁知道会有一只疯猫跑进来啊,对了,这一定是门卫的问题!]

每个人都在想着推卸责任。

从入学那一天开始,小初流乃就已经知道了,这间幼儿园是一个相当糟糕的幼儿园。

但是初流乃已经不在意了。

自己不再孤独和寂寞,也不再是没有人保护的可怜孩子,不需要为了追求那些虚假的感情而勉强自己行事。

初流乃几乎是靠着本能的抬起头,往过于浓郁的树木上望去。

在其他人看不见的角落,猫从繁茂的叶间探出一个头,望向单独一人站着的初流乃,它张了张嘴。露出了尖尖的牙,无声的发出哈的音节,又缩了回去。

猫没有离开,它正虎视眈眈的窝在窗外高树的阴影里,像潜伏的猎手一样观察着猎物,稳稳的守在小初流乃不远的地方。

——敢欺负它的幼崽,就要以数十倍的代价报复回去。

对于没有道德观的猫来说,没有直接咬碎那些人的喉咙,已经是憋足了脾气,很是理智的看在小初流乃的面子上了。

毕竟,小初流乃还要在人类的社会上生活。

人类的规矩可是相当的多。

满心憋屈还完全不解气的猫先生在树上冷漠的伸出了爪子,恼怒的挠了挠身下的树干,留下了可怕的痕迹。

之后,每次有人再敢欺负初流乃,一只道狠厉的黑影就会从看不见的角落里以可怕的速度冲出来,最轻的程度是挠花脸,最严重的是被撕咬下一块肉,打断骨骼。

因为从来都没有人抓住猫先生,并且除了第一次之外,再也没有人见到那道黑影的真面目,于是,可怕的鬼故事开始蔓延。哪怕是警察也完全没有办法解决这件事,毕竟罪魁祸首的猫先生总是消失的贼快,每个胆敢找初流乃麻烦的家伙,总是会以相当凄惨的状态被打回去。

有条件的学生开始转学,没有条件继续胆战心惊的上课。

渐渐有人发现了,每次黑影袭击,都是有人妄图欺负汐华初流乃的时候。

如果初流乃安然无恙,那可怕的黑影就绝对不会出现。

发现不对劲,试图让初流乃退学的园长,当天晚上被一个黑影狠厉的打断了胳膊,隐藏在黑暗里的恐怖兽瞳和野兽的低吼,硬是将园长吓得安静如鸡。

最终,这所小小的幼儿园里,再也没有人敢欺负小初流乃。

相反,因为对未知的畏惧,反而开始有人讨好或者避开他。

“驱使魔鬼的恶魔之子。”

初流乃被学校背地里这样称呼。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与其被当做垃圾一样欺辱,还不如做被尊敬恐惧的恶魔之子。

更何况,小初流乃是那么温柔又乖巧懂事的孩子。

明知道有着无敌的猫先生保护,却也从来不会得意忘形的去做任何伤害别人的事情,反而因为自己过去受到的伤害,产生了不愿意让别人体会到自己痛苦的观念。

小初流乃第一次产生了梦想。

——他想要成为猫先生那样强大的、能够打败那些欺辱弱小的坏人,保护自己所珍视事物的存在。

在唯一依赖的猫先生的影响下,初流乃没有学会猫先生那野兽的血腥暴力,反而将猫对幼崽的爱护,领悟成了善良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