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一只茸茸(1 / 2)

猫先生的直觉很好,虽然不知道初流乃在什么位置,它也能够靠直觉选准方向。

在汐华初流乃……现在改名为乔鲁诺;乔巴纳的小家伙八岁那年,猫先生终于找到了他。

说实话,太过幸运了。

意大利的游客并不少,人来人往,每天都有不一样的人类出现,气味也因此变得斑驳杂乱,在这个约566千万人口的国家里能够和仅此一个的乔鲁诺遇上,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概率。

真要说的话,这也多亏了乔鲁诺现在的继父,那个整天家暴继子的人渣男人。

气味虽然会因为人口数量的关系变得杂乱,但血液不一样。

幼崽的血液,是最能刺激到母兽的东西。

虽然猫先生是公的。

但为了幼崽费心费力,喂吃喂喝,还贡献自己的宝贝的超级漂亮的毛毛去哄人睡觉,怎么看都是个合格的男妈妈(bhi)。

总之,曾经嗅到过乔鲁诺的血,以至于对此分外敏感的猫先生在路过附近的时候,瞬间炸了毛。

喉咙呼呼的发出暴躁的声响,小小的猫奔跑了起来,速度快成了残影。

它直直顺着血腥味冲进了某个家里,尖锐的爪子挠破了拿着皮带抽打孩子的家暴男人的脸。

并且在下一秒一尾巴把人抽了出去,直接砸在墙上昏迷不醒。

落地之后还压着飞机耳发出凶狠的哈声。

在八岁的乔鲁诺眼里,就是自己唯一可以依赖的监护人在危急时刻找了过来,一如既往的把他保护了起来。

眼泪啪嗒落下。

“猫先生!”

小小的——明明和猫先生分别了足足三年,却还是和五岁时模样相差不大、看起来极其瘦弱、摆明没有得到良好照顾的乔鲁诺睁着碧色的眼睛,跑上前,将猫先生紧紧抱在了怀里。

他喊了一声就没有了下文,连哭声都没有,安安静静的掉眼泪,乖巧听话的活像只走丢了,好不容易才被监护人找回来的小可怜,让猫心都软了下来。

“喵嗷。”

——好了啦,乖啦、乖啦、乖啦!

猫先生被死死搂在怀里,非常不舒服的抖了抖耳朵,最后还是勉强伸出了自己的肉垫拍了拍小家伙的脑袋,不耐烦的喵嗷喵嗷用一点也不霸气的柔软声线叫着。

“喵嗷嗷喵嗷。”

——我在这呢,已经找到你了,别怕啦,真是的,明明是我的幼崽,为什么这么爱哭啊!

“喵嗷喵嗷!”

——怎么那么久了还是这样瘦瘦小小的不争气模样,一点长进也没有,真不像话啊!

猫先生这么嫌弃暴躁的喵喵说着,然后口是心非的甩了甩尾巴尖,极其温柔的舔了舔幼崽脸上的眼泪。

“我只是,还没有长大,以后会……变强、也会变得强壮。”明明听到的都是喵嗷喵嗷的叫声,却意外能够理解猫先生意思的乔鲁诺吸了吸鼻子,小声却认真的说。

“喵嗷!”那是当然的,我养的幼崽肯定会变成了不起的存在。

毕竟它是黑足猫里面最强大、最了不起的一只。

它养的人类幼崽,肯定也要抵达人类里面的最顶尖层次才行。

……

找回监护人……监护猫的乔鲁诺顺利的长大了。

以前在日本被称为[恶魔之子]的他再度赢回了他的称号,但比起猫先生不在的日子,区区被人敬畏这一点完全算不上麻烦。

小乔鲁诺的父母并不关心他——继父当他是空气,母亲的话,只要自己儿子还活着就无所谓。

理所当然,等上了初中、可以住宿之后,乔鲁诺就直接从那个并不温暖的家搬出去了。

当然,他的父母不会给他多余的一分钱,住宿费和生活费需要他自己想办法。

于是,带着猫的少年从初一开始就去打工了。

现在的意大利是个被各式各样黑帮笼罩的国家,警/察和政/府的声望低到不行,各种违法犯罪的事情屡见不鲜,只要有钱去贿/赂,就能让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什么行业都可以做。

因此,还未成年的少年想要赚自己的生活费,并不算麻烦,只要他上交保护费,就没人会管他是不是未成年,这个时代的意大利就是这样混乱的地方。

乔鲁诺愿意接受比行情要低一半的工资,仅凭这一点,他就能在稚嫩的年纪里轻易的混进黑酒吧里打工——当然他也不会吃亏,反正他总是能够靠自己日益增进的口才和被猫先生养的越来越有血色的漂亮的脸蛋,用编造的谎言从容易被打动的女士那里拿到不菲的小费。

偶尔紧急需要钱,他还会顺手摸走路人的钱包,他一点都不担心自己遇到麻烦,毕竟他还没有成年,只要自己没长大,他无敌的监护人猫先生就总是会跟在身边。

是个被猫先生弱肉强食的原则和意大利黑帮气息同化很彻底、成长为小混蛋的幼崽。

但是却意外还保留着一套原则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