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茸茸(1 / 2)

“对不起,是我错了,不要生气好吗?”

猫坐在地上,尾巴搭在脚边,用背对着乔鲁诺。

每一根毛发都在表达着自己气成球的意思。

“猫先生是无敌的,这一点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是真的,我不会对你说谎。”

乔鲁诺蹲在猫先生的背后,轻轻的用手抓住了尾巴尖,上下晃了晃:

“请转过来看看我,我现在很不安——如果没有猫先生在的话,我大概会像失去腿只会在原地打转、任人宰割的青蛙一样无力。”

猫先生的耳朵尖抖了抖。

“上次也是,打工被混混盯上了,如果没有猫先生在的话,我可能就会受重伤,至少绝对不会毫发无损……别生气了,猫先生在我心里一直都是帅气又可靠的形象,我一直想要成为你这样的存在。”

猫先生尾巴尖也晃了晃。

“有猫先生在身边,感觉什么都不用害怕。”

毛茸茸的耳朵尖一颤一颤。

“我刚刚说的内容,与其说是猫先生的弱点,倒不如说是我给自己的定位,因为现在的我只能为猫先生做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啊,我现在大概就是在那个时期——那个小孩子想要彰显自己能力的时期,呐?”

……这句话虽然很合理,但乔鲁诺这么形容他自己本人,怎么想都很奇怪。

猫先生歪了歪脑袋,脑子没转过弯。

然后下一秒,它就被自家幼崽搭在自己前肢下的手抱了起来。

“拜托了,请绝对不要生我的气。”乔鲁诺把猫换个方向,举高,额头和对方互碰,碧色和琥珀色互相凝视着,他弯了弯眼眸,明明是个十四岁的少年,却微妙的带着夹杂在孩子和成熟男人之间的模糊不清的魔性魅力,

他拉长嗓音,用清爽的声线说出完全是撒娇的话:

“因为我只剩下猫先生了。”

唔。

猫耳朵高高竖起,然后抖了抖。

真、真是拿这个人类幼崽没办法啊,总是这样爱撒娇。

这么想着,暴脾气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说起来,十四岁的乔鲁诺在学校就已经是很受女孩子欢迎的存在了呢,只是坐在教室都能引来异性的目光。

猫先生尾巴尖一晃一晃的,它眨了眨眼,忽然跑神想到——乔鲁诺这种类型在人类里是很受雌性欢迎的类型吗?

它仔仔细细观察了一会:毛发很顺滑,眼睛颜色很好看,身体也锻炼的算的上结实,虽然总觉得和同龄人比起来有点矮小,但脑子似乎很好,在那个叫做学校的地方也总是被成年的人类称赞。

嗯,虽然不知道人类雌性的择偶标准,不过它也觉得自家的幼崽成长的很不错,看起来就是能够繁衍出优异资质后代的那一类雄性。

……不过人类成长期真慢啊,十四岁似乎还不是他们的孕育期,想要看到乔鲁诺的孩子,大概还要好长好长一段时间呢。

可它不会陪在乔鲁诺身边一辈子。

猫这种生物,只会留在[幼崽]身边,直到对方成年独立为止。

这个成年并不是人类规定的成年年龄,而是猫自己判断幼崽已经成年。

乔鲁诺距离猫认定的成年期还有多远,谁也不知道。

毕竟成长在某些时候,就是宛如花开般一瞬间的事。

不过不管怎么判断,交/配在猫先生印象里都是成年的标志,这么一算的话,喜欢流浪的猫大概是看不到乔鲁诺的后代了。

因为幼崽成婚交/配就意味着猫先生的责任结束了,按照猫的习性,它很快就会离开踏上新的旅程。

猫的脑回路彻底跑偏,直到乔鲁诺开口说下一句话才掰回来。

“被你讨厌的话,会让我很痛苦的,因为猫先生是我唯一的家人了。”

并不知道猫在想些什么,如果知道大概会下定决心装弱小并单身一辈子的乔鲁诺补充,神情真诚又认真。

少年和他那个糟糕的家庭基本上已经彻底断绝关系。

被猫养大的少年所认可的家人和长辈,只有这一只小小的、不足两公斤重的猫而已。

朋友也没有——毕竟乔鲁诺很会看人脸色和判断对方本质,能够被他认可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同伴也还没有找到,所以,现在的乔鲁诺;乔巴纳身边,的的确确只剩下一只猫可以依靠和信赖。

就像是依赖着父亲,或者别的长辈一样。

对人类礼貌到疏离的乔鲁诺只会在猫先生面前露出符合年龄的笑容和毫无隐瞒的信赖,只有在猫先生的面前说出类似撒娇一样可爱的话。

乔鲁诺;乔巴纳从来没想过猫先生会离开他。

毕竟作为猫的幼崽,猫先生一直最宠爱他了。

就像是正常的家庭里被父亲溺爱的子女一样,撒娇和任性是属于被爱着的孩子的权利。

被大家长猫先生一直宠爱着长大,心态从过去的小心翼翼到逐渐长大后的轻松自然,如今的乔鲁诺在猫面前向来有恃无恐。

没有被爱着的孩子会去害怕宠溺他的父亲。

猫先生耳朵又抖了抖,它摇晃着尾巴尖,勉为其难的喵了一声。

——担心什么呢,我是可靠的成年猫,才不会和幼崽计较。

猫先生虽然平时作风暴躁,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总是凶巴巴的,但实际上却相当容易心软。

它完全撑不过自家幼崽的一次撒娇。

——我才没生气,也没有讨厌你,笨蛋人类幼崽,别胡思乱想了。

“那真是太好了。”

这个城市里唯一一个能够明白猫先生意思的乔鲁诺笑了起来。

带着猫的少年一如既往的身心轻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