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茸茸(1 / 2)

[黄金体验]速度很快,力量也比人类要大的多,还有普通人看不见的优点,作为保命的力量来说相当不错。

但是如果[黄金体验]受伤,乔鲁诺也会受伤,这一点很烦,毕竟猫自己就能够打伤[黄金体验]。

当时实验的时候挠了那个金色人形一爪子,看着乔鲁诺身上同时出现的同款抓痕,差点吓坏它,这让它不得不担心[黄金体验]的强度。

虽然目前来说只看见乔鲁诺有这种奇特力量,但保不准也有别的同类存在。

[黄金体验]在人形幽灵当中的实力到底算不算强也不知道,毕竟在无敌的猫先生看来,这个东西的破坏力实在是不够看。

如果是偏弱的那一类,或许反而会因为暴露了自身的特殊之处,而招来杀身之祸。

猫还在努力的绞尽脑汁的去判断着[黄金体验]的价值。

但在此之前,乔鲁诺就反而利用[黄金体验]去干坏事……不,去摸索能力使用方式了。

比如开黑车时仗着普通人看不到,让人形幽灵轻轻去触碰客人的行李箱,悄悄的发动能力让行李箱变成青蛙自行离开,然后等青蛙在街上晃悠,一路回到自己身边之后,再解除能力让其重新变回行李箱。

偷钱包同理,让[黄金体验]触碰钞票,让其变成蝴蝶,等蝴蝶飞回手里再解除能力。

后来还发现被[黄金体验]变成生物的个体受到外界的攻击之后,还会有[百分百反伤]的特性存在。

真好用。

第一次拥有特殊能力,经过数次实践后的乔鲁诺发自内心的这么感叹。

猫先生观察了好久,才勉为其难慢慢的接受了[黄金体验]的存在。

反正这么多年都没见过别的幽灵,想来乔鲁诺应该也不会那么倒霉,说遇见就遇见别的吧……?

猫先生不知道,被它称呼为幽灵……实际上是[替身]的特殊能力,拥有的人数并不少。

尤其是意大利这个国家,在近年来更是以不正常的速度快速的增长着。

虽然和总人口数比起来还差得远,他们也不会无端端的放出替身,按道理来说也不会那么容易遇见,但是——

在这些特殊人群里面,流传着一句话。

[替身使者之间是会互相吸引的。]

正如异常会吸引异常一般。

……

猫先生保证,它真的只是离开了一小会。

毕竟乔鲁诺跑黑车已经很熟练了,保护费也好好的上缴给了附近的警/察、让他们对一个未成年开黑车这件事视而不见,加上乔鲁诺本身的战斗力也不错,至少是能够在平时锻炼的时候从无敌的猫先生爪子下面逃走的程度——这种程度对付绝大多数人类已经完全足够了。

拥有自由灵魂的猫先生不用再太过担心自家幼崽,所以——心痒痒想要去周围流浪晃悠一圈,也完全不奇怪,对吧?

毕竟,尽管当年猫先生和乔鲁诺硬生生被分离三年的经历让重逢后的猫开始尽可能的忍住自己的外出的冲动,耐心的选择陪伴在乔鲁诺身边,但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它还是很想要独自出门冒险。

这种事情在乔鲁诺住宿之后也不是第一次发生,猫先生时不时就会独自出门玩一圈再回来,像是带孩子带烦了需要放松的人类家长。

毕竟人类生长期对于猫科动物来说,实在是太慢了。

而猫先生好奇心强,让它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实在是太过为难它。

所以次数一多,乔鲁诺也习惯了自家监护猫隔上几天就会独自出门玩的习惯。

因为知道对方晚饭前一定会叼着伴手礼回来,所以也不会太过担心。

他也没料到自己在觉醒特殊能力的一星期后,会在短短数小时内连续遇到两个拥有类似能力的人,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一个是来自日本的游客康一,另一个则是黑帮passione氂下的一员,那不勒斯某条街道的小队队长布鲁诺;布加拉提。

短短数小时内遇到两个替身使者,还和后者发生了战斗,这种事情实在是来的相当的猝不及防。

虽然说在最后他折服了布加拉提,让本性善良的那个男人认可了乔鲁诺的[梦想],成为了他的同伴。而作为小队队长且拥有八年黑帮背景,完全称得上老成员的布加拉提成为了乔鲁诺加入组织的推荐人。

乔鲁诺蹲守到了他实现梦想的机会,总体来说算是个好的结果。

晚上六点。

等猫先生在外面快快乐乐的转完圈,叼着鱼回到乔鲁诺居住的单人学生宿舍之后,还没因为自家幼崽身上带着的血腥味而炸毛,就被自家崽忽然抱起来,告知了某个消息。

“猫先生,我要加入passione了。”

“……喵?”

……

事情的起因经过,大致是因为乔鲁诺不小心干掉了一个来找茬还想要杀他的黑帮,被他用[黄金体验]的能力反杀之后,引来了调查那家伙死因的另一个黑帮。

幸运的是,那个黑帮本质上是个老好人,他早就因为passione成为意大利最大的毒/品贩卖源头而心生芥蒂,被乔鲁诺展现出来的思想和意志折服之后,他终于下定决心改变这一切,成为了和乔鲁诺一起推翻passione首领的同伴。

然后那个黑帮就把乔鲁诺推荐给了干部,干部给予了乔鲁诺测试,只要通过之后,乔鲁诺就能够成为黑帮的一员,他打算从底层慢慢往上爬,一面拉拢自己的人脉,一面调查passione首领的真面目,最后推翻对方。

受伤则是因为干部的测试的关系,这其中还牵扯到了很多事情,虽然险些丧命,但乔鲁诺最后还是平安无事的回来了。

“……”

因为消息太多而陷入了思维空白,猫先生一脸迷茫的睁圆了眼睛。

不明白。

……总之,看乔鲁诺的表情,是件好事对吧?

猫一面伸出爪子搭在乔鲁诺身上,帮对方把伤口愈合好,一面困惑的这么想着。

“喵嗷——”

不用我做什么吗?

猫坐在乔鲁诺面前,尾巴搭在脚边,圆圆的脑袋小小的身体看起来一点威胁没有。

因为搞不懂发生的事情,所以它反而更加在意乔鲁诺受伤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