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茸茸(1 / 2)

猫到底有多强,谁也不知道。

反正到目前为止,猫先生还没有发现能够对自己造成威胁的存在。

[最强]的光环笼罩着它,命运的齿轮也无法限制它的行动。

强大又单纯,像是在出生的时候被神明吻过一样,猫拥有肆意张狂的资格。

[要过来的话……就请看着我吧。]

乔鲁诺比的口型说的是这句话,最后六个字的口型缓慢又清晰,还带着笑容。

这是让猫不要插手的意思。

猫尊重幼崽想要在家长面前表现自我的意思。

所以它虽然跟了上去,但在局面依旧在它能力控制范围的时候,没有出手干涉什么。

哪怕幼崽受伤了,也是强忍着暴躁和不耐。

说起来……这还是乔鲁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遇到的能够称得上生死危机的战斗啊。

布加拉提所说的任务,实际上是去取一笔遗产。

因为前任干部波尔波死亡,对方生前百亿遗产的存放地点是由他的心腹布加拉提负责的,在财产的主人死亡以及乔鲁诺的出现的前提下,他毫不犹豫的决定和同伴一起将这笔遗产上交给组织,换取干部的宝座。

——那个更加接近组织老板的机会。

要推翻组织老板这件事,目前只有乔鲁诺和布加拉提两人知道,他们不打算现在就告知其余的四人,毕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背叛者的身份。

原干部波尔波留下的巨额遗产这件事,不可能被隐瞒下来。

组织里别的替身使者起了贪心,布加拉提小队的匆匆行动让他们猜到了遗产线索究竟掌握在谁的手中,于是跟踪、用替身能力袭击并人质去威胁,绞尽脑汁的想要从布加拉提那里抢走这个机会。

那是全员替身使者的战斗,在没有可以一力破巧的高超武力值下,胜负几乎就是取决于双方的反应能力和应对能力了,一般来说,在暗处的替身使者要更加具有威胁性。

乔鲁诺赢了,虽然受了一点伤,但的的确确在这场战斗中发挥出了重要的作用,并且做出了领导者一般干脆利落且无比正确的判断。

这种判断,让他初步赢得了同伴的认可。

少年在战斗结束之后若无其事环视着四周,嘴角带着清爽的笑意。

[请看着我,猫先生。]

虽然找不到猫的位置,但确信猫一定跟上来的乔鲁诺满脸都写着这句话。

像是想要家长赞赏的小孩子。

猫先生从最初就一直无声的紧紧的跟随在乔鲁诺附近,哪怕他们上了船渡海,猫也跟了上去。

虽然和一群人在同一艘船,但依旧没人发现它的身影——只要无敌的猫先生不愿意,就没人能够发现它,这实际上是挺不可思议的事情,毕竟一艘船的空间是有限的,遇不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事实确实就是如此。

猫仿佛行走在另一个次元。

它在暗处观察着自己幼崽表现的猫满脸欣慰。

嗯,你做的很好。

不愧是我的幼崽!

顺利解决掉袭击者,顺利抵达卡普里岛,将藏在岛上的遗产上交给前来接收的另一名组织干部手里,布加拉提也如愿的成为干部——在完成某个任务的前提下。

对,虽然名义上已经成为了干部,如果是正常情况下他们应该已经快快乐乐的回他们的地盘那不勒斯庆祝一番,但是相当不巧,这几天发生的意外让他们成为干部不到一分钟,就被通知必须去执行一个紧急任务。

那是来自老板的直接命令——布加拉提和他的小队必须要将他的女儿特里休平安无事的送到他身边。

……

说到passione的老板,只能用神秘和恐怖来形容。

不知道性别年龄,不知道出身,也不知道名字,更没人见过他的真实面目。

那个人不允许任何人调查他的身份。

所有来自老板的命令都是通过邮件等设备转达,所有意图调查他、背叛他的人都会受到残酷的极刑。

然后背叛者的恐怖死相会被公布出去,像一种沉重冰冷的锁链,层层绕绕的束缚着整个黑帮,那个人用恐怖和绝对的实力来统治一切。

有因为这种恐怖而对其心生敬仰的人,也有因为这种恐怖而恪守着对方制定下来的规则的存在,当然,是后者居多,反正对于大多数黑帮来说,他们只要有钱和权力就好了,他们不会在意上层老板是谁,偶尔有些不满和贪婪的心思,也会因为这种恐怖的警告而噤若寒蝉。

只是。

人类是种神奇的生物,再怎么可怕的死亡恐惧,也会因为别的什么东西而被撕破。

老板的女儿被调查出来之后,有人想要从这个少女作为突破口,找出那个组织的首领。

那个叫做特里休年仅十五岁的少女被组织的叛徒盯上了。

似乎组织里的[暗杀小队],同样是全员[替身使者],每个人的能力都相当麻烦。

接到少女的第二天,他们按照老板的指示,像寻宝似的歪歪饶绕去下一个目的地找别的提示,先是在庞贝遗迹找一把钥匙,然后又到车站去找钥匙的匹配口。

在这路途上,他们接二连三的遭到了敌人的袭击。

猫忍了乔鲁诺在护送任务里遭到的第一场战斗,毕竟它的幼崽没有被敌人拖进它够不着的镜中世界,所谓的毒也被乔鲁诺的替身制造出来的病毒血清治好了,也没有收到什么严重的伤害。

但第二次袭击却忍无可忍。

那是在列车上的袭击,敌人的替身能力是老化气体,为了找出隐藏在列车上的布加拉提一众,敌人连列车上的乘客也一并纳入攻击范围。

迅速老化让生物直接变为白发苍苍的老头,甚至不少已经直接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