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白月光掉马后[无限] > 第4章 罗塞塔石碑

第4章 罗塞塔石碑(1 / 2)

顾越走后。

陆成济足足在咖啡厅里坐了一刻钟。

额头还微微冒汗。

直到公司打通了他的视讯。

科考队负责人大吃一惊:“没谈成?”

陆成济:“谈成了。他开价这个数。”然后比了一根手指。

负责人松了口气:“一万?这么点都不用走财务审批的。”

陆成济嗓子发哑:“一百万信用点。”

负责人惊到弹起。

陆成济暴怒拍桌,浑身脂肪乱颤:“他以为他是谁?开价这么高?行星猎人吗!在我拒绝之后,他还说这次行程他有点兴趣,友情打个三折。30万……气得我血压都上来了……”

“去找情报部,谁搜集的资料?谁说他‘性情温柔’、‘不善与人争辩’?!”

隔着一条小路。

红漆小楼里,顾越正在给学生上课。

学的是《说文解字》。

快下课时,教室窗外,雨水终于倾盆而下。

讲台下,学生在跟着《说文》,用纸笔比划汉字的造字规律。

讲台上,顾助教合上讲义,静立听雨。讲义里,泛黄的纸张夹着那张“熔金之城”的照片。

《说文解字》著于东汉,成书时,经学欣欣向荣,还未衰败的东汉尚且武德充沛,天子于庙堂祭坛做歌,乐府在市井民间采诗。

而在同一时代——那座“熔金之城”,正濒临末日。

陆成济发来的资料繁多。

就在177年,东汉的某一个时刻,“熔金之城”里的文明突然毫无征兆消失,一个能发射大功率无线电波的种族,竟全部变成骸骨。

顾越琢磨出了神。

台下。

稀里哗啦的雨声掩盖住了同学们愉悦的交谈。

两个妹子窃窃私语,表情兴奋:“助教好温柔!”

“就是拓展知识很多,不知道这门课好不好刷绩点……”

旁边,冷不丁凑过来一人,热情洋溢:“我知道我知道,我去年就修过这门课!”

这人是寇羽室友。

航大男女比例7:1,能坐在两妹子旁边,这位室友同学简直热泪盈眶。

其中一个妹子惊呆:“去年就修过了?你……”

这排座位视野极好,也不过分靠前,正好对讲台投影那片区域拢了个广角视野。

小妹子略微迟疑,压低声音:“你是为了顾助教?”

27世纪,性向早就不成问题。

顾越被论坛称为航大第一高岭之花,向他开贴表白的男女同学都有。

室友同学差点被呛住,看眼顾助教,赶紧澄清:“我我我直的!”

妹子表情存疑,这人涂了发胶,竟混合了清爽和油腻两种风格,上个课就跟孔雀开屏似的。于是指向他旁边:“那样才是直的吧!”

被指到的青年沉默端肃,正有板有眼读那本《说文解字》,甚至顾越视线偶尔扫过的时候,还会蓦地低头避开。

铁直男无疑。

这人名牌上写着寇羽。

妹子们看着,又心生敬佩:“那位寇同学读得好认真啊,看到精彩的地方还会给《说文解字》点赞,一看就很热爱传统文化……”

室友一扭头。

草。

赶紧替寇羽解释:“没点赞,他昨天训练把大拇指扭了,现在还掰不过来。哎我真是直的,重修是因为我去年挂科了!”

女同学们沉默。

理工科大学的语文通选课,还能挂科?口头仍是安慰:“没事没事,去年上课也不亏,据说那时候,每周还有助教领着大家晨读呢。”

“……”室友缓慢转向寇羽:“羽子哥,去年每周都有晨读?”

寇羽警觉点头。

室友嗷的一声:“卧槽,我还以为就开学那一周。我出勤分还是满分——您这是给我打了一整年晨读的卡啊!羽子哥以后你就是我亲哥,我对不住你,我还是把这门课考挂了……”

台上,顾助教似有察觉,向这里看来。

寇羽脊背一挺,压迫感外放,示意室友噤声。

下课铃正在此时响起。

室友二话不说,从座位底下抄出三四把伞。抽出一把塞给寇羽:“哥,这伞你拿着,教室里这么多妹子没带伞。看上哪个就大胆去追!”

说完,就夹着剩下的伞找妹子们要通讯号去了。

教室外电闪雷鸣,大雨如注。

寇羽像往常一样,离开教室前再看一眼顾越。

紧接着猛地意识到什么。

顾越没带伞。

燕京这几天回暖,都是阶段性降水,忘带伞的大有人在。顾学长还未病愈,不能受凉,平日都带一柄伞,今天却是忘了。

寇羽急剧的心跳带动胸膛起伏。

从国文课教室到训诂研究室还有一段距离,中间是露天的小径。

赶在其他同学反应过来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