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白月光掉马后[无限] > 第8章 伽马射线暴

第8章 伽马射线暴(1 / 2)

卡铎尔猝然把金锰石拉回。

半开的悬浮车窗被顾越强行合上,差点夹到金锰石的脑门。

金锰石一怔,顾越说话向来克制轻缓,刚才一吼,自己胆子也怯了几分。他挠着脑袋,不敢找前座的顾越搭话,转头去看卡铎尔。

卡铎尔脸上的惊惧几乎凝成实质:“你你……”

“我什么?”金锰石人中一凉,他伸手摸去,沾了鼻血的手指血红触目。刚要睁眼细看,眼角也被红色模糊,整个视网膜竟也开始渗血!

随之而来的,还有脸颊、脖颈皮肤灼烧般的疼痛!

卡铎尔被吓得一颤。然而他自己的情况也没好多少,从未有过的头晕反胃阵阵涌来。悬浮车正经过一处水洼,窗外的景色更加骇人——

那是很多、很多的啮齿目,就像地球上的老鼠。

它们潮水般地向“熔金之城”的废墟里涌去,慌不择路地冲向建筑、路面的残骸,寻找一切能遮蔽“妖星”的容身之地。它们中许多都死在了半路,后面的同类钻进尸体,于是尸体又为同类提供庇护!

炼狱不过如是。

“急救箱。”顾越冷声开口:“止吐药。”

卡铎尔慌忙把悬浮车里的急救箱翻出,找到晕车药就要往金锰石嘴里塞。

“不,给你自己吃。”顾越的脸色同样苍白,语速却极稳。

卡铎尔不由自主就对他的命令迅速相应。

金锰石痛的交换:“不给我吃?越哥,我我是不是没救了——”

顾越被吵到微微晕眩:“闭嘴,死不了。”

白月光的“熔金号”星船终于出现在眼前。

顾越:“扶着他,我数三下,往里面冲。”

星船货舱打开,悬浮车一个减速与货舱接驳。顾越一脚踹开车门,拉开后座车把,拽着七窍流血的金锰石拖出车座。吃了止吐药的卡铎尔也有了力气,扶着金锰石就向星船冲去!

顾越当先闯进医疗室,里面空无一人。他撕开一针止痛剂,反手往金锰石胳膊上狠扎。快要陷入昏迷的金锰石被扎地嗷嗷乱叫,一睁眼就被冰凉的指腹锢着,被迫打开下颌。越哥垂着眼睫,表情极冷,震地他不敢乱动,接着抗生素、盐酸光胺、碘化钾被强塞进金锰石的嘴里。

卡铎尔看到药量,终于理智回归,明白顾越的用意:“是辐射伤。”

卡铎尔研究的是生物学,不用过多提醒,他冲向厨房。回来时抱着牛奶,对金锰石强灌。牛奶和碘化钾能快速沉淀病人体内的放射性物质。

最终,金锰石被放进医疗仓。

星船内,第二批科考队踉踉跄跄返回,受轻伤的不止一个。之后两批反而要好——他们同时收到了两次预警。一次来自顾越,一次来自队里的女性天体物理学家,辛夷。

等伤员处理完毕,所有人聚集在“熔金号”星船大厅,脸色凝重灰暗,像是依偎在最后一簇火堆烤火。

“在那颗‘星星’升起的时候,我监测到了伽马射线暴,”辛夷沉重开口。这位女性身材娇小,肩膀因为无形的压力不停发颤:“一共十秒,强度相当于100亿颗广岛原子/弹。”

星船内瞬间炸开了锅。

没人知道那颗星星是什么,熔金之城的覆灭却终于有了解释。

因为公元177年的“他们”也看到了一颗星星。

“幸运的是,伽马射线暴的方向正好和大气层擦过,我们才能幸存下来。”负责行星防御系统的辛夷说道这里,停顿了几秒,握紧拳头。

然后她终于有了勇气:“但是,高强度的辐射摧毁了曲速引擎。我们可能回不去了。”

人群一片死寂。

接着有恐慌弥散。

陆成济在人群里挤着,终于挤到顾越旁边。

顾越正在垂眼思索,周身还是一贯修身养性的恬静。

陆总看他不急,终于松了口气。

陆成济小声询问:“伽马射线暴能做什么?”

顾越随口道:“当年奥陶纪灭绝,毁灭了地球85的物种。”

“……”陆成济颤颤巍巍又问:“那现在外面是个什么情况?”

顾越描述:“切尔诺贝利。”

切尔诺贝利,1986核电站事故,辐射尘横跨欧亚!扑通一声,陆成济膝盖一软,差点摔顾越身上,眼里慢慢都是惊恐:特么这么大一事你不急?

顾越走向辛夷。

少女站在人群中央,被无数或绝望、或暴躁的视线对准,显然有些惧怕。因为刚才外套给了伤员,甚至冷到微微发抖。她是白月光雇员,学的是理论天体物理,懂伽马射线暴,懂辐射原理,但整个人类历史上,都没有应对天体辐射灾害的经验。

顾越把外套脱下,披在她的肩上。

辛夷一顿。顾越替她挡住那些刺眼的目光,和毫无缘由的诘问。

“辛女士,你负责的行星防御系统呢?为什么不在射线到来之前通知?”

顾越礼貌回应:“没人能提前知道,我们的科学技术做不到。”

“她说过熔金之城的行星轨道很安全,是她误导了我们——”

顾越:“伽马射线暴袭击行星的概率是几十亿年一次,比你脑浆倒灌的概率要低。”

对方一滞,破口大骂。

辛夷吓得眼眶通红。

陆成济闻言赶紧劝架:“冷静冷静,事情还有回转的余地,请相信我们白月光的救援……”

科考队的恐慌不减反增。

谁知道伽马射线暴会不会耽误救援,天上的“妖星”还在挂着,没人能说出个所以然。哭泣,咒骂此起彼伏,陆成济和领队又是道歉又是安抚,根本忙不过来——

人群里为辛夷说话的声音极少。

卡铎尔一声叹息,给辛夷递上纸巾。

辛夷抽泣,小声道歉:“对不起。”

顾越垂眸琢磨少顷,缓慢开口:“不关你的事,知道他们最害怕什么吗。”

辛夷一愣。

顾越:“他们怕死。”

顾越抬高声音:“现在躺进休眠仓,还有可能等到母星的救援。还有,39个救生舱坏了3个,我们这里只有36个人能躺进去。”

空气瞬间凝结。

陆成济愕然看向顾越,紧接着露出喜色——星船大厅里的人群疯了般朝休眠仓涌去!

陆成济向顾越竖起大拇指。

领队还在发愣:“等、等一下,我们还有备用休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