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唐开局:获得签到修仙系统 > 第十二章 东宫被妖气笼罩

第十二章 东宫被妖气笼罩(1 / 1)

对于浮现在脑海里面的这个签到修仙系统,提醒他说进来之人身上的妖气逼人,顿时,就让程俊气不打一处来。

就在昨天夜里,程俊跟随着张大安和高真行光顾平康坊南曲的春香阁,在二楼的包间之内,程俊单独点了一个胡姬清倌人。

当时,这个签到修仙系统也提醒程俊,坐在他对面的这个名字唤做迪丽热娅的胡姬清倌人,身上也笼罩着妖气。

为了识别一下迪丽热娅倒是人还是妖,害得程俊消耗了50个修行值,启动一次妖仙辨识器。

结果却显示,迪丽热娅是人而不是妖,只是她身上有妖气而已。

对于这个辨识结果,气得程俊差点儿没有当场吐血。

要知道,程俊每日签到打卡,一次顶多可以领到50修行值,而且,还是要连续签到打卡七日才可以领到。

从第一日到第六日的签到打卡,程俊领取到的修行值都在50以下。

就这三日为例,程俊第一日签到打卡,只领取了10修行值;第二日签到打卡,领取了15修行值;第三日签到打卡,领取了20修行值。

这三日签到打卡领取的修行值,全部都在一起,也不过只有区区45修行值而已,还不够启动一次妖仙辨识器的呢。

尽管签到修仙系统一直不停地他提醒程俊,进来之人身上有浓烈的妖气,不得不防。

面对签到修仙系统的再三提醒,程俊顶住了压力,用意念的方式再三回绝。

被回绝了不下三次后,签到修仙系统便就消停了,不再继续向程俊提醒有关妖气的事情。

直到这个时候,程俊便收回心神,躬身施礼的他,用旁光左右打量了两眼,这才发现原本站在他身前,以及左右两侧的人,俱都回到了各自的位子上,唯独他一个人还站在原地。

正当程俊为此暗自叫苦不迭之际,便听到身前传来一个年轻男子的问话声:“程俊,吾方才问你话,你怎不答应呢?”

微微抬起头来的程俊,看了一眼站在他身前的和这个身穿明黄色蟒袍的年轻男子,就又低下了头去。

根据程俊留存的记忆可知,这个向他问话的年轻男子,便是东宫太子李治,至于方才李治问了他什么话,他却一点儿都记不起来了,因为当时,他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跟签到修仙系统的较劲上。

无奈之下,程俊只好硬着头皮,支支吾吾地为自己辩解道:“启……启禀太子殿,臣……臣方才走了一下神,不……不知太子殿下问的是何内容,臣……臣无法作答,臣请太子殿下责罚。”

听完了程俊的申辩,李治微微一笑,摆了摆手,和颜悦色道:“罢了罢了,念在你这两日大病初愈的份儿上,吾不予你计较。更何况,你身负重伤,也是为了我大唐安定边境跟敌军交锋所致,吾怎能责罚你。”

把话说到这里,李治停顿了两下,话锋一转,用嗔怪的口吻,问询道:“吾方才问你,你到底是何日病愈的?”

听到李治的问话,程俊不敢有所隐瞒,当即就如实回答道:“回禀天子殿下,臣是在三日之前大病初愈的。”

“那你又是何日前来东宫的典书坊当班?”李治继续追问道。

面对李治的追问,程俊继续实话实说道:“回天子殿下的话,臣在三日之前病愈,先在家中休养了一日,便在昨日一早,就来典书坊当班。”

李治之所以会问程俊这两个问题,是因为在昨日的内朝,程俊的阿耶程咬金,向圣人李世民和太子李治为程俊请了一个月的病假。

理由是程俊今日刚大病初愈,身子骨还比较虚弱,不便于前往典书坊当班,为此,还恳请圣人李世民和太子李治撤销了先前授予程俊的太子通事舍人一职,希望程俊不要在朝廷担任一官半职。

关于请病假一事,圣人李世民和太子李治他们父子二人都应允了。

至于撤销程俊先前被授予的太子通事舍人一职,无论是圣人李世民还是太子李治,都没有应允。

正是因为如此,李治今日一早下了内朝,从大兴宫的两仪殿赶来东宫的典书坊巡查当班的官吏是否有缺勤之事,却在典书坊之内撞见了程俊,自然是让李治感到惊讶。

问询完毕,李治便冲着程俊摆了摆手,吩咐道:“吾问完话了,你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机组当班吧。”

当程俊诚惶诚恐地回到了他的位子上之后,便听到周遭的典书坊官吏们,俱都躬身施礼,齐声唱道:“恭送太子殿下。”

也不知道程俊到底得罪了谁,在下午到了未时许,他原本要下班跟张大安和高真行结伴离开典书坊时,却被一个太子中舍人告知,他今晚要留宿在典书坊之内当班,等到当晚亥时,可以到旁侧的耳房之内歇息。

尽管张大安执掌典书坊,担任右太子庶子,可是对于这个太子中舍人拿出来的值班人员表,他今日午时许是在上面签了字的,想要再修改已是无法挽回。

由于今日午时许,张大安有些困倦,便趴在桌案前想歇息一会儿,不曾想,那个负责制定值班表的太子中舍人,拿来最新的值班人员表让他审核签字。

平日里做事就粗枝大叶的张大安,连看都没有看,就直接在那张值班人员表的最下方签上了他的大名,还盖上了他的官印,即刻生效。

事已至此,既然无法挽回,程俊也只好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当夜敲响了“闭门鼓”之后,还有大抵一个时辰的功夫,坐在典书坊官署之内的程俊才能下班,去旁侧德方之内歇息。

坐了一天的程俊,向来无事可干,便起身来到典书坊门外散散心。

走着走着,程俊就行至典书坊东侧的奉义门前,恰在此时,他看到有一个东宫的年轻内侍,鬼鬼祟祟地从贾德门走了进来,东瞅瞅西看看的样子,立马就引起了他的注意。

二话不说,程俊躲在奉义门的树荫下,看到这个年轻内侍从他奉义门前经过,直奔北侧的崇教门而去。

见此情景,程俊来不及多想就跟上去,缀在后面不敢太靠近,生怕打草惊蛇。

就在程俊距离身前的这个年轻内侍,大概有十丈开外的距离时,签到修仙系统又一次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提醒他身前十丈开外的这个年轻内侍身上也笼罩着一股浓烈的妖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