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唐开局:获得签到修仙系统 > 第十四章 李世民纠集百官审讯程俊

第十四章 李世民纠集百官审讯程俊(1 / 1)

当日卯时四刻许,在大兴宫两仪殿之内举行的内朝奏事,一下子成为了程俊的公审大会。

而且,这个公审大会的规格之高,放眼整个大唐来说,恐怕是绝无仅有。

由圣人李世民亲自主持这个公审大会,陪审团成员包括凌烟阁的二十四功臣,以及三省六部的尚书、侍郎等头头脑脑,共计有不下百人参会。

端坐于堂上龙椅的李世民,气愤不已地大声喊道:“诸卿皆已到齐,把程俊这个竖子给吾押进来,吾要当着诸卿的面,审问这个夜闯大兴宫,并擅进立政殿,欲对吾爱女晋阳(晋阳公主李明达)图谋不轨的程俊,劳烦诸卿与吾一起参审。”

紧接着,便有两名千牛备身把在殿外等候的程俊给押进了殿内。

此时的程俊则是被上了镣铐,迈着缓慢的步伐行至堂前,在此过程当中,坐在堂前左右两班的一众文武大臣们,俱都交头接耳,对程俊指指点点。

在这些文武大臣们中间,指责程俊最多的话语就是四个字——教子无方。

作为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的程咬金,同时,还担任左屯卫大将军,检校宫城北门驻军,加镇军大将军,是从一品的武官,他身穿紫色官袍,位列武官前排。

当程咬金听到周遭参加朝会的同僚们,纷纷说到“教子无方”这个四个字的时候,他的脸色铁青,羞愧难当,如坐针毡。

此时的程咬金,真恨不得大义灭亲,当着圣人和一众同僚的面,拔刀刺死程俊这个逆子,省得程俊在圣人和同僚们面前丢人现眼,有辱他程家的门楣。

不过,待程咬金转念一想,程俊是他膝下最小的儿子,脾气秉性跟他如出一辙,心直口快,脾气暴躁,却为人正直,昨夜擅闯后宫禁地,这其中定有隐情。

因为据程咬金所知,已到弱冠之年的程俊,连与他朝夕相伴的侍女春梅的身子都不曾碰过,根本就不懂男女之事,又怎么会夜闯立政殿欲对晋阳公主他行不轨之事呢?

站定在他堂前的程俊,面朝着端坐于堂上龙椅的李世民躬身施了一礼,恭声道:“微臣太子东宫通事舍人程俊,拜见圣人。”

李世民见到立于堂下的程俊,竟然没有向他下跪行礼,并磕头求饶,跟个没事儿人似的,顿时,就让他气不打一处来。

同样坐在堂上的太子李治,则是坐在李世民的左手边的一张御椅上,他听到站在堂下的程俊说自己是“太子东宫通事舍人”时,也觉得面上无光,在他阿耶和一众朝臣跟前丢尽了颜面。

李治若是早知道程俊是这样的一个好色之徒,还胆大包天的夜闯宫闱禁地,尤其是擅闯立政殿之内,欲对他兄妹情深的十九妹轻薄玷污,他昨日下了内朝辰时许,前往典书坊视察,当时就应当免了程俊的官职,让程俊回家继续养身子,也就不会闹出今日这等丑事。

气愤不已的李世民,当即就用手指着站在堂下的程俊,大声地怒斥道:“你这竖子,好大的胆子,昨夜擅闯宫闱禁地,还进入立政殿之内,御对吾爱女晋阳行不轨之事。今日在这内朝之上,你当着吾,太子,以及诸多文武大臣的面,非但没有悔过认罪之意,难道你就不怕吾下令砍了你的脑袋么?”

见到李世民龙颜大怒的样子,程俊尽管吓得浑身打寒颤,两腿也发抖,可是,他觉得自己不能够因为李世民给他施加了一点儿压力就当场认罪,这比屈打成招还不如。

更何况,在此时的程俊想来,他根本就没有罪,有罪的人应该是比他率先一步闯入立政殿的那个侍童才对,而且,那个侍童,还用脚狠狠地踹了一下他的裤裆,到现在都还有些隐隐作疼呢,有罪的人应该是侍童,而不是他。

原来昨夜程俊一路从东宫跟在那个身上有浓烈妖气的侍童到了大兴宫,忍痛割爱拿出“一柱擎天丸”兑换成“隐身不见丸”,服下之后,可以维持长达一刻功夫的隐身术,再从尚食内院一路西行到了立政殿之内,无论是看守宫门和巡逻的监门卫士兵都对施了隐身术的程俊视而不见。

刚进入到了立政殿前堂的程俊,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未发现有人,便又进入到了后堂之内,这才发现了那个有妖气的侍童。

只是程俊进入到立政殿后堂的时候,那个侍童正在更衣,被程俊给撞个正着。

可谁知道,这个时候的程俊,所施的隐身术已过了一刻的功夫,浮现在脑海里面用于倒计时的漏刻,却被他给忽略掉了。

正在更衣的侍童,见到有一个年轻的男子突然闯了进来,受到惊吓之后,在发出“啊……”一声冗长尖叫后,上去就一脚,狠狠地踹向了程俊的裤裆。

被踹了裤裆的程俊,双手赶紧捂住裤裆,并痛苦万分地倒地不起,这个时候,守在立政殿外的监门卫们,以及巡逻的羽林军俱都冲了进来,把程俊给抓了起来……

如坐针毡的程咬金,看到程俊站在堂前,面对李世民的怒斥,竟然一副不予理睬的样子,气得他好一番吹胡子瞪眼。

为了减轻程俊的罪责,程咬金赶紧起身,走到程俊旁侧,面朝着坐在堂上的李世民,先是拱手施礼,随即替程俊求情道:“请圣人息怒,老臣代犬子认罪,还请圣人看在老臣戎马一生,为大唐和圣人鞠躬尽瘁的份儿上,饶犬子一命,老臣在此叩谢圣人。”

把话说完,程咬金就“噗通”一声,双腿跪地,并朝着坐在堂上龙椅的李世民进行了叩拜。

方才,程俊还在暗自思忖他自己没有罪,有罪的人应该是那个侍童才对,就出了神,站在堂前呆若木鸡一般。

而此时的程俊,见到站在他旁侧的程咬金,跪伏于地替他向李世民求情,醒过神来之后,他蹲下身来,赶紧把年逾花甲头发花白的程咬金给扶起了身。

“阿耶,孩儿没有罪,有的另有其人,您为何向圣人下跪替孩儿求情呢?孩儿没有罪,孩儿也不会认罪!”程俊把程咬金扶起来以后,嘴巴还是非常硬气地说道。

李世民见到程咬金下跪替程俊求情,他原本还打算网开一面,不治程俊的死罪,结果却听到程俊拒不认罪,态度如此决绝,口气如此强硬,顿时,就让他对此感到更加恼火。

“你这竖子,年纪不大口气不小,还说自己不是罪人,而是另有其人,那吾倒是想听一听,你说的这个另有其人,他到底是谁?”李世民觉得必须让程俊这小子心服口服,就强压着心头的怒火,耐着性子问询道。

只待李世民问话声刚一落,程俊就抬头挺胸,理直气壮地回答道:“小臣所说的另有其人,就是在立政殿的后堂之内,踢了小臣一脚的那个侍童,他才是真正的罪人。”

听完程俊的回答,李世民觉得这小子竟然还当着一众文武大臣的面恶人先告状,当即就吩咐立于旁侧的内侍监,宣晋阳公主觐见,与拒不认罪伏法的程俊对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