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爽文女配她杀疯了(快穿) > 第11章 【古代】侯夫人她杀疯了

第11章 【古代】侯夫人她杀疯了(1 / 2)

吏部尚书府。

今日来参加秋日宴的宾客,男人们在前院,女眷们在后院。

前后院虽然隔了些距离,但因为两拨人都在阁楼上,是以能轻易听见对面的谈笑声。

前院,吏部尚书杜崇正和一群人吃酒。

其中最引人瞩目的男客,不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才的承恩侯林靖康,而是一个穿明黄色蟒袍,模样温润、周身气度非凡的年轻俊俏男子。

这人便是当今太子梁珏。

他幼时落马摔伤,左脚有跛疾,因此就是否继位大统之事,备受朝臣非议。

跛脚天子,有损颜面。

有太子在场,男客们便拘束了些,不似女客那边热闹。

是以,顾青奚扫射全场的清脆声音,便清晰的传了过来。

“我既然都来了,哪有坐着观赏的道理,少不了要露一手给大家瞧瞧。”

“……这满院的海棠秋色再美,还能美得过我这张脸去?”

嚯,这女子好大的口气。

将顾青奚的话尽收耳中,在场的男宾们眼睛里都带着了点心痒难耐的好奇。

毕竟……谁不想一睹美人芳容呢?

“哈哈。”

吏部尚书杜崇年纪大了,忍俊不禁道:“这是谁家的女眷,这般……”

至于这般什么,他到底是没好意思说。

顾青奚开口的瞬间,林靖康便认出了她的声音。

他蹙起眉头,脸上浮现出一抹愠怒。

来时明明交代过这女人,让她低调些,没想到又出来丢人现眼。

“是我夫人。”

在一片揶揄的目光中,林靖康说道:“让大家见笑了,她这人向来没什么分寸。”

承恩侯的夫人,那就是顾川大将军的嫡女,京城有名的草包美人,顾青奚。

听到林靖康的话,坐在主位的太子梁珏失笑道:“竟然是她。”

镖旗将军顾川的儿子顾青厓,和太子梁珏年纪相仿,曾经做过太子的伴读。

因此,太子和顾家颇为亲近。

只不过终究男女有别,梁珏倒是未曾见过这位顾家女。

被诸多揶揄目光盯着,林靖康只觉得丢人,沉声道:“贱内愚钝,我回去定当好生管教。”

听闻林靖康称呼顾青奚为‘贱内’,太子微微蹙眉。

但这终究是别人的家事,他未曾开口多言。

后院。

经过顾青奚一番扫射,夫人小姐们没人敢再来触她霉头,消停开始作画赏花。

而在自己袖中发现香囊的青奚,作完画后陷入沉思。

她不知道这玩意儿是作何用的,但可以肯定,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指不定下一秒,一个小小的香囊,便能让她深陷杀局。

得想个法子,把这烫手山芋丢出去。

“侯夫人怎么出神了?”

尚书夫人就在顾青奚旁边坐着绘画,注意到她走神,立刻关切的看过来。

然而瞧见青奚作的画,没忍住惊呼出声。

这时候,大家的画基本都已经陆续绘制完成。

温芳菲画的那副秋海棠,令诸多夫人小姐们频频夸赞。

“难道是侯夫人丹青之术过于平庸,画不出自己的美貌,竟惊到了杜夫人的眼睛?”

听见尚书夫人的惊呼,刚才被顾青奚怼到气闷的林婉之立刻便嘲弄道:“不如杜夫人来看看芳菲的作品,当真称得上一绝呢。”

温芳菲有些赧然,嗔怪道:“林姐姐莫要取笑,我也只是画出海棠的三分美罢了。表嫂她将门出身,本就不善丹青,是以技术潦草些,也情有可原。”

她这番话,也不出意外让在场的夫人小姐们心思活络起来。

对呀,顾青奚长得再好有什么用,她可是出了名的草包美人,能画出来什么鬼玩意儿?

到最后,还不是丢人现眼。

可万万没想到,听完温芳菲的话,杜夫人半点没有理会。

她盯着顾青奚作的画,良久后震撼道:“想不到,侯夫人竟有如此丹青绝技。”

顾青奚笑了笑:“夫人谬赞,我瞎画的。”

她俩的对话,让在场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林婉之是个急性子,一把将顾青奚的画板翻面举起来对着众人,嘲笑道:“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来欣赏一番侯夫人的大作吧。”

然而,在场所有人,包括温芳菲在内,都死死地盯着那副画,集体失声。

尤其是温芳菲,她轻咬住嘴唇,满脸不可思议。

看着顾青奚作的那副画,再想想自己刚才说‘表嫂不善丹青’,温芳菲只觉得脸色火辣辣的疼痛。

见鬼,这蠢女人怎么会有如此惊人的丹青术?

“哎?你们愣着干什么,难不成她把自己画成鬼,惊到你们了?”

林婉之觉得有些奇怪,她一边嘟囔着,一边将那副画翻转过来,片刻后瞪圆了眼:“这……”

前院。

阁楼里的男人们听闻动静,知道是顾青奚那副画做好了,都下意识看过去。

然而因为有屏风挡着,也看不出个什么。

恰逢这时,林婉之举起了顾青奚的画板,嚷嚷着让众人观看。

那画板被高高举起,从屏风中露了出来。

吏部尚书杜崇惊咿出声。

在场诸多男客,包括太子梁珏都下意识瞧了过去。

有人在惊呼。

唯有林靖康没有抬头。

因为他知道顾青奚的丹青水平,多半又要成为谈资笑料。

直到杜崇赞道:“不愧是顾家女,不仅模样绝佳,竟还有颗木兰心。”

木兰心?

林靖康被杜崇这话说的有些疑惑,蹙眉抬头看了过去,然后一时间彻底征愣住,满脸难以置信。

这……竟是顾青奚的自绘图?

就见那副从屏风里探出来的画作上,一位骑着汗血宝马,手持红缨枪,身披铁甲的女将军迎风而立。

远远看过去,模样虽然瞧的不太真切,那巾帼肃杀之气却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