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爽文女配她杀疯了(快穿) > 第14章 【古代】侯夫人她杀疯了

第14章 【古代】侯夫人她杀疯了(1 / 2)

“听说了吗,承恩侯和他的表妹……”

“哎呀这事儿我知道,那日在吏部尚书府,这两人被顾青奚当场捉奸,那叫一个丢人。”

“错了,是三个人呢。”

“荒唐啊。”

“顾青奚真可怜,怎么说父亲也是从一品的骠骑大将军,竟被欺辱到这地步。”

“家世好模样好又如何,到底是林靖康不爱他。”

“谁料到侯府里住着一个未出阁都能这般下贱的表小姐呢,真够恶心的。”

尚书府的海棠秋日宴结束后短短两三日时间,林靖康和温芳菲的风流韵事就在京中权贵圈子里传开了。

小姐夫人们提及这两人,无不讽刺讥笑。

倒是往日不受待见的‘草包美人’顾青奚,这次赚够了同情分。

而且,听说她那日在海棠宴上作了一副自绘丹青,连尚书大人杜崇都称赞不已。

这样一来,顾青奚的遭遇便更让人唏嘘了。

说到底,她也是将军家的千金贵女,承恩侯府八抬大轿娶进门的,如今却被一个狐媚子表小姐夺了夫君恩宠。

谁听了不骂一句温芳菲是个下贱坯子呢?

承恩侯府,主院。

被骂下贱坯子的表小姐温芳菲已经三天不见人影了,那日她匆匆离开侯府之后,就再也没回来过。

林靖康焦急派人寻找,却始终一无所获。

“侯爷莫急,且派人继续找。”

青奚冷着一张脸,对满脸担忧的林靖康说道:“若是找到了,先让表小姐出去避避风头,过一两年抬进府便是。”

因为外面那些流言蜚语,林靖康这几日都没睡好,一颗心都在提着。

如今听到顾青奚这么说,他心里很感激,也越发愧疚。

“如此,烦劳你操心了。”

林靖康勉强扯出个笑脸,看着妻子那张面无表情的精致脸颊,多次欲言又止后,终究是歉意道:“那日之事,是我做得不对,平白连累你跟着一起丢脸。”

青奚撇过头,淡淡道:“夫妻本为一体,侯爷不必如此。”

这句简单的话,竟听得林靖康心头一暖。

当日事发突然,无可辩驳。

现在他被满京城的达官权贵看笑话,母亲躺在病床上指望不到,温芳菲又耍脾气不知所踪。

最后唯有这个从前看不上的发妻在默默帮衬。

好一个夫妻本为一体。

果真是患难时候见真情,顾青奚往日确实能折腾,但也是真的心系自己。

“若是外头那些流言蜚语传进府里,还得麻烦你管住下人们的嘴。”

这样想着,林靖康只觉得浑身的疲惫都消减了些,他说道:“我先去找到芳菲,等找到了,后面的事情我们再另行商议。”

说完后,林靖康步履匆匆离开。

今日的天气不太好,外面下着秋日冷雨,但他拒绝了小厮帮忙打伞,一头扎进了雨幕中。

青奚站在廊下,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嘲讽般的笑容来。

片刻后她收起笑容,淡淡的说道:“出来吧。”

青奚话音落下后,芍药从里屋的暖房里走出来,脸色阴沉。

原来方才她一直在里面听着林靖康和青奚的谈话。

“那日在尚书府,小姐果真趁着侯爷醉酒,勾引了侯爷?”

芍药捏着衣角的手隐隐发白,表情怪异极了:“我以为大家姐妹一场,她的为人我早就看透彻了,没想到啊……”

林靖康和温芳菲的风流韵事最近在京中传播,起初芍药是不信的。

但现在……她不得不信。

“什么姐妹?到底知人知面不知心,侯爷只不过宠幸了你几日,她便急了呢。”

青奚瞥了一眼芍药,轻声说道:“温芳菲不惜爬床也要嫁进侯府,我倒是无所谓,你呢?她一个表小姐都能豁出去做这般狐媚子事情,等她真进了府,还有你芍药姨娘什么事儿?”

芍药闻言眼睛里浮现出一抹浓重的妒忌。

她对着顾青奚福了福身子,咬牙说道:“多谢夫人提点。”

既然小姐不仁在先,那便莫怪她不义了。

芍药走后不久,管家陈贤便传来消息。

“姨娘找了郎中,开了些求子安胎药,而且还……还偷偷买了合/欢香。”

如今这侯府上下,全都是青奚的人。

是以芍药自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但根本逃不过青奚的眼睛。

消息传过来的时候,青奚正在廊下赏雨。

在旁边伺候着的秋露皱眉道:“到底是姨娘,眼皮子浅,惯用这些上不得台面的玩意儿。”

“她眼皮子浅些,夫人日子才能过得安生呢,由她折腾便是。”

凝霜给顾青奚沏了杯热茶,忧虑道:“就是不知道表小姐去了哪里,奴婢总觉得,她又得闹什么幺蛾子。”

那日在尚书府,秋露凝霜可是眼睁睁看着太子险些被陷害的。

而温芳菲,就属于陷害太子的那拨人。

还真看不出来,这柔柔弱弱的表小姐背后,势力竟然如此吓人。

“她能去哪里,无非就是去找徐贵妃了。”

青奚闲适的抿了口茶,笑道:“等着吧,怕是也就这两日,幺蛾子就来了。”

秋露凝霜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忧虑。

温芳菲自然是不足为虑,但牵扯到了宫里的徐贵妃,那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掉脑袋的。

可有时候就是怕什么来什么。

当天下午,一顶精致小轿停在承恩侯府外,轿子旁边跟着一位没有喉结,模样女气的公公。

这公公先是去承恩侯府后宅拜见了老太君,然后给顾青奚带来了徐贵妃的请帖:

“娘娘今日出宫探望三皇子,特地请侯夫人去三皇子府吃茶。”

贵妃有请,那侯府自然是不敢怠慢的。

青奚梳妆打扮一番后,带着秋露,乘坐那小轿赶往三皇子府。

而她前脚刚离开,后院的老太君和柳妈妈就开始兴奋上了。

“芳菲出息了啊。”

自从被顾青奚压制住以后,老太君这段时间神情恹恹,如今一张老脸却满面红光,冷笑道:“顾青奚这恶毒的女人,她的好日子终于要到头了。”

老太君之所以会这么兴奋,是因为徐贵妃派遣来的太监刚刚暗示了她一句话:徐贵妃有意收温芳菲为义妹,封芳菲县主,赐婚给承恩侯林靖康做平妻。

这个好消息,就如天降馅饼,给老太君和柳妈妈砸的晕晕乎乎的。

“苍天有眼,苍天有眼啊。”

柳妈妈躺在病床上,看着自己那条断了的腿,哭的满目狰狞:“老太君,如今您马上就有一个县主儿媳妇,难道还要被顾青奚那贱女人压一头吗?您得给自己出了这口恶气,也要给老奴做主啊。”

原本,顾青奚打断了柳妈妈的腿以后,是准备报官的。

但老太君死命拦着,最后这婆子才能在承恩侯府后宅养伤。

但到底是断了腿,还被打了三十杖,身体伤了元气,如今的柳妈妈看起来面色衰败,浑身都是戾气。

“你说的对,这口恶气势必是要出的。”

老太君恨恨道:“刚好趁着那恶毒女人不在,我去抢了对牌,再把她院子里的人都捆了去,好生教训一通。有芳菲和徐贵妃撑腰,谅那女人也不敢再猖狂。”

“好,好的很呐!”

柳妈妈咧开嘴笑的十分畅快:“老奴还要喝汤,喝公鸡煮蛋汤。”

公鸡,自然是不会下蛋的。

就像顾青奚这个恶毒女人一样没用,进了侯府这么久,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

老太君闻言拍手称快:“你这老婆子倒是会享受,我这就命厨房给你做,等顾青奚回来,让她也喝一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