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爽文女配她杀疯了(快穿) > 第26章 【古代】皇贵妃她杀疯了

第26章 【古代】皇贵妃她杀疯了(1 / 2)

从陈衍踏入椒房宫的那一刻开始,系统就已经提醒了青奚。

【宿主,今日陈衍过来,肯定是想打感情牌。】

系统将青奚从睡梦中叫醒:【每次在虞梦章那里吃瘪,陈衍心中羞愤的时候,就靠磋磨女配来出气,再趁机挑拨离间女配和虞梦章之间的关系,逼迫虞梦章做出让步,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女配每次被陈衍花言巧语哄骗一番,就会傻乎乎听之任之。

被兄长捧在手心里长大的虞氏,因为这个渣男频繁的和虞梦章吵架,从未理会过兄长的痛苦。

回想到白日的时候,虞梦章说的那句‘谁要杀你,我便杀谁’,青奚眼睛里浮现出一抹笑意。

有这样一个护短的兄长,其实感觉还不错。

察觉到陈衍偷偷进了椒房宫,青奚安静的躺在床上,佯装不知。

她在心里问道:【可有法子救下虞梦章,我记得书里说过,他的病,药石无医。】

【虞梦章一颗心全部扑在虞氏这个妹妹身上,但虞氏跳下城墙而死,死前还逼迫虞梦章发下毒誓,不许他报复皇帝。】

系统说道:【是以,虞梦章身体的病是一回事,心病同样不可忽略。只要宿主你完成报复渣男贱女的任务,活的越来越好,想来虞梦章也不会心灰意冷一心求死,届时我们再想办法治好他就是。】

【那便好。】

青奚在心里说完,察觉到陈衍靠近了过来,猛然从床上坐起,一耳光朝着他那张脸狠狠抽了过去!

椒房宫里霎时间一片安静。

趁着陈衍被打蒙尚未反映过来的时候,青奚呼叫了珍珠。

珍珠正在偏殿里守夜。

骤然被惊醒以后,她想也不想着冲进寝殿里点亮蜡烛,顺势举起了一个大青瓷花瓶。

“大胆狂徒,竟然敢擅闯贵妃寝宫!”

强忍住心中的恐慌与怒意,珍珠将手里的青瓷花瓶砸了出去,嘴里还呼叫着:“皇贵妃娘娘,快随奴婢逃出去。”

床上的青奚嘴角浮现出一抹冰凉的笑意。

但见那青瓷花瓶朝自己砸来,陈衍脸色微白,慌忙闪躲。

啪!

青瓷花瓶应声而碎。

“是朕!”

看着那碎了满地的花瓶,陈衍满脸惊魂未定,语气不善的说道:“你这丫鬟好大的胆子!”

什么?

椒房宫里的蜡烛被点燃,好歹是亮堂了些。

此刻又听到熟悉的声音,珍珠看清楚帷幔里的明黄色身影,吓得脸色惨白,当即跪下求饶:“皇上恕罪,奴婢有眼无珠,竟不知道是皇上深夜驾到。”

“怎地是皇上?您说您来便来了,为何不让手下人通报。”

坐在床上的青奚闻言适时惊咿出声,惊讶道:“臣妾适才在梦中惊醒,看到一个人影扑来,吓得以为是有毛贼深夜闯入,所以才……请皇上恕罪。”

皇帝闻言脸色羞愤。

说起来,也确实是他一时兴起想做什么‘采花大盗’,结果却被虞氏当做了登徒子小贼,怒抽了一巴掌。

可这话,陈衍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不仅说不出口,还得捡着好听话说。

因为陈衍今日本来就是要哄虞青奚,令虞梦章做出让步的。

“白日朕看爱妃你受了委屈,方才在太极殿批完奏折,想着来椒房宫探望你一番。未曾想爱妃已经睡下,朕不好叨扰,只得悄悄进来。”

陈衍压下心中的火气,勉强笑道:“哪知道爱妃如此警觉,竟把朕当做了登徒子。”

跪在地上的珍珠闻言险些惊掉了下巴。

白日皇贵妃先抽了辛淑妃,后面又抽了那些言官,又有虞相在后面撑腰,可谓是嚣张跋扈到了极点。

怎么到了皇上嘴里,皇贵妃还成了受委屈的那个呢?

难不成……皇贵妃要复宠了吗。

这么想着,珍珠有些开心,毕竟椒房宫里现在就她一个宫女,着实冷清。

“原来是这样,那倒是臣妾大惊小怪了,珍珠,你且退下吧,今日之事切勿外传。”

青奚挥手示意珍珠退下,叹气道:“椒房宫现在今非昔比,没有半点往日的热闹,只有臣妾和珍珠两人。因此臣妾睡觉都不踏实,生怕半夜里出什么状况。”

正所谓灯下看美人。

她穿着白色的蚕丝睡袍,一头乌黑秀发就这么披散着,脸上还带着几分惺忪睡意,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种慵懒闲适的娇媚。

寝宫里的红色蜡烛被点燃起来,火光影影绰绰的晕在虞青奚那张妖冶动人的脸上,可谓美到了极点。

说来也是奇怪,许久不见虞氏,这女人竟然越发妩媚动人了。

一颦一笑,一嗔一喜,尽是勾人风情。

“爱妃可是在责怪朕将你禁足在椒房宫?实在是你那日过于冲动,那般对待淑妃,惹得前朝后宫非议,朕也是无法。”

陈衍看着床榻上的虞氏,到底是声音放柔和了些,在床边坐下,说道:“不过这段时间风头已经过去,朕明日就下令接触你的禁足,并且保证将椒房宫恢复原样。”

这便是陈衍哄人的一贯策略。

嘴上说点好听的,再赏赐些东西,便能哄得女配团团转。

殊不知,这椒房宫的盛世恩宠,全都是在给柔福宫的辛淑妃做挡箭牌。

论这后宫妃嫔们最眼红、最恨谁,自然是椒房宫的皇贵妃虞青奚。

青奚只当不知,笑道:“臣妾多谢皇上。”

她生的本就极为貌美,此时一笑起来,在影影绰绰的灯光中,魅惑妖冶的过分。

皇上瞧着那张脸,只觉得喉咙发痒,顺势去牵她的手。

青奚不动声色的躲开了。

“看来爱妃心里还是在埋怨朕,只是有些事情好叫爱妃知道,朕为国事操劳,也是不容易。”

陈衍脸色微僵,索性叹了口气,说道:“你兄长这人,向来强势的很,朕最近和他意见相左,少不得便会闹些不愉快。但他毕竟是朕的大舅哥,看在爱妃你的份上,朕能退让的地方,肯定是退让的。只是虞相他……哎,不提也罢。”

啧,要不说这男人白莲起来,就没女人什么事情了。

陈衍这番话,明里暗里抹黑虞梦章,还要佯装出一副大度宽怀的模样。

“既然皇上不想提,那就不提了。”

青奚便顺着他的话说道:“我兄长为人正直果敢,乃治国良臣,皇上有他辅佐,定能无忧。”

“……”

陈衍张了张嘴,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接话。

就虞梦章那个疯子,竟然也算治国良臣?

他觑着虞氏的脸色,再想想白日这女人对自己的态度,心想应该还是在气头上,得继续哄。

说不得待会儿还得‘雨露施恩、好生操劳’一番,才能把人彻底治理妥帖了。

再看看虞氏窈窕的身段,和蚕丝睡袍脖颈下面细腻白皙的皮肤,陈衍眼神微深。

然而,还没等皇上有进一步的动作。

就听外面珍珠说道:“启禀皇上、皇贵妃娘娘,柔福宫的大宫女深夜赶来,说是淑妃身体不适,想请皇上过去一趟。”

淑妃白日被虞氏打了两鞭子,晚上又听说皇上去了椒房宫,自然是气的大半夜睡不着。

美色当前,又刚好来了兴致,陈衍蹙了蹙眉,有些不太想离开。

“既然如此,皇上便去柔福宫吧。”

青奚笑道:“等明日我出宫去一趟,去找兄长好好聊一聊。”

这便是答应要去找虞梦章麻烦了。

事情办得出奇的顺利,而且虞氏这次竟然脾气如此好,没有半点闹腾。

陈衍多少觉得有些惊诧,但好在目的已经达到。

看来虞氏还是爱着自己的,这女人就是嘴硬,稍微哄一哄心就软了。

这么想着,皇上心里有些得意。

“既然这样,那便辛苦爱妃了,朕去看看淑妃。”

深深的打量一眼虞青奚,做足了深情的戏码以后,陈衍起身匆匆去了柔福宫。

青奚坐在床上,方才的笑脸已经收起,表情浮现出一抹厌恶。

这狗皇帝,瞧着就让人反胃,迟早要搞死他。

陈衍不是想用女配来牵制虞梦章,顺带给辛漾做挡箭牌吗?

既然如此,那就先把这满后宫的火力,都转移到淑妃身上吧。

对了,还有皇后,是这个女人害的女配堕胎小产。

青奚眼睛里浮现出一抹凉意。

不如趁着接下来的机会,先把这两人一起给解决了。

而在柔福宫的淑妃见到皇帝来了,便欢喜的和陈衍一起躺下歇息。

她今日被虞氏抽了两鞭子,心中怒气难消,身体也吃痛,只想躺在皇上怀里说些体己话。

但让辛漾没想到的是,不知为何皇上今晚出奇的急色,竟然不顾她身上有伤,强行要了她。

淑妃难受极了,却只能忍痛被动承受。

快结束的瞬间,陈衍脑海里不知为何竟浮现出虞氏那张娇媚妖娆的脸,喘着粗气下意识呓语道:“青奚……”

这话刚喊出来,皇上就自知失言,赶忙闭嘴。

但辛漾还是听到了,等一切回归平静的时候,她躺在床榻上,满眼恨意。

绝不能让虞氏那个女人复宠!

可惜和淑妃想的大相径庭,第二日虞氏便在满后宫嫔妃们红着眼的注视下,高调复宠了。

皇上解除了她的禁足,还将大批的绫罗绸缎、奇珍异宝仿佛不要钱似的朝着椒房宫里送。

“虞氏竟然又复宠了,当真气人。”

“我等到底是没有虞氏有福气,不仅有虞相那样的兄长,还能有皇上的六宫专宠。”

“什么六宫专宠,等虞相完蛋那天,有她好看的。”

“你且小些声,据说昨日虞氏将淑妃吊在太极殿外鞭笞。”

“这事儿我也听说了,好像是淑妃用砒/霜毒杀了徐泽,大家都说她手段毒辣,疑似是妖妃。”

“什么,妖妃竟然是辛漾,难道不是虞氏吗?”

关于妖妃之事,大家本来认定是虞青奚,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辛漾也成了怀疑对象。

但唯一不可改变的是,虞氏高调复宠,不知道惹得多少妃嫔暗中嫉妒眼红。

而荣宠有加的辛淑妃,在虞氏的衬托下,便显得无足轻重了。

虞氏复宠的消息,也第一时间传进了凤仪宫。

贴身大宫女来汇报的时候,皇后正在用膳。

“一帮蠢货,只知道盯着虞氏,却不知淑妃才是皇上的心头所爱。”

凤仪宫里,皇后冷笑道:“要说这虞氏也是表面风光罢了,有她那个兄长在,皇上哪里能容得下她,就连……”

就连前段时间虞氏小产,都是皇上暗中鼓励皇后去做的。

毕竟这兄妹俩一个是权相,一个是皇贵妃,若真再生个皇子,那这陈国就彻底要拱手让人了。

皇后说到这里,没有继续往下说。

倒是她的贴身宫女急道:“奴婢去看了,送去椒房宫的可都是好东西,咱凤仪宫都没这待遇,虞氏算个什么东西,以她那个猖狂得意劲儿,以后又要在您面前作威作福了。”

“什么好东西本宫这里没有,何必眼皮子浅到盯着椒房宫。皇上赏她点小玩意,她便开心得不行,帮着皇上去对付自己兄长,到底是没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