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爽文女配她杀疯了(快穿) > 第35章 【民商】姨太太她杀疯了

第35章 【民商】姨太太她杀疯了(1 / 2)

火喷子响起来的时候,不仅何家人震惊,连后面军/车里的熊三唐都看的目瞪口呆。

因为今天是来何家提货的,不宜声张,邵铮没带属下,副官熊三唐亲自开车来送他。

最开始,看到青奚跟何家产生冲突,熊三唐还觉得有些奇怪。

一晚上时间,他们足以调查出来,沈青奚和柳玫是何家的两位姨太太。

怎么何林要对两个娇滴滴的姨太太出手呢?

结果还没等熊三唐想明白。

就见青奚直接扣动扳机,那漂亮娴熟的手法,配上那张美艳倾城的脸,冲击力简直不是一般的强悍。

但见那穿红色旗袍的卷发美人儿从车上走下来,拿着火喷子的姿态潇洒从容,像是一株带刺的玫瑰。

又美又野。

“乖乖,这特娘的也太狠了吧。”

熊三唐看的直咂舌,转身冲身后坐着的邵铮龇牙咧嘴的说道:“大哥,要不你换个目标,这女人一般人可降不住。”

车子后排。

邵铮单手托着下巴,一双黝黑的眼睛盯着前面身穿红色旗袍的女人,许久都没有转移视线。

显然,刚刚青奚开火喷子的飒爽姿态,同样惊艳到了他。

人都有慕强情结,不管男女。

如果说昨天晚上在邵铮眼里,青奚是只善于言谈的精明狐狸,那今日的青奚,就是朵肆意绽放的烈焰玫瑰。

仅仅见过两次,就让人印象深刻。

邵铮的目光在青奚那张精致美艳的脸上扫过,然后一点点向下滑落。

白腻修长的天鹅颈,一字肩,前凸后翘的身段,以及不堪一握的盈盈细腰,不得不说,这女人从外貌上来看,无一处不美,对男人有着致命般的吸引力和诱惑力。

“我看起来……”

压下眼睛深处的炽热欲/望,邵铮克制般的收回视线,那张冷厉英俊的脸似乎是笑了那么一瞬,这才沉声反问道:“像是一般人?”

这女人,一般人降不住。

但人称‘常胜将军’的邵帅,从来都不是一般人。

熊三唐闻言就笑了。

这么多年了,邵帅一心扑在事业上,身边就没有过女人。

兄弟们私底下都觉得,邵帅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这么多往他身上扑的女人,怎么邵帅一个也不要。

现在看来啊,邵帅这眼光高着呢,要找就找最好的。

昨天在红玫瑰,熊三唐调侃了一句‘看上就追’,被邵铮一个眼神顶了回去。

结果这才过了一晚上,邵帅这男人本性就露出来了。

“我当然知道大哥你不是一般人。”

熊三唐轻咳一声:“可根据咱们查到的资料,沈青奚是何林的四姨太啊。”

“无妨。”

一身戎装,周身气度看起来克制又冷冽的英俊男人整理了下衣服,不慌不忙的将军/帽戴上,然后推门下车。

探出身的瞬间,就听他沉稳冷静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抢过来便是。”

听到这话,熊三唐咧了咧嘴。

抢女人都能说得这么正经,大哥不愧是大哥,牛逼。

-

何家大宅门口。

看着从车里走出来的美艳女人,别说何林与徐婉言,就连一帮下人们都难以置信到了极点。

四奶奶……竟然会开火喷子!

不,她甚至敢对着老爷和大奶奶开火喷子,不要命了吗?

在城里这么肆意妄为,指不定就是要被巡防队抓走的!

“沈青奚你这贱蹄子,你疯了吗!”

眼看着老爷被打的抱头鼠窜,徐婉言心疼极了。

她用自己瘦弱的身体将何林护在身后,一张寡淡的脸怒气冲冲的瞪着沈青奚:“你敢用火喷子打老爷,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把她给我捉起来,我就不信这光/天/化/日的,这贱蹄子还敢杀人!谁打她一棍子,我赏一块银元!”

所谓重金之下必有勇夫。

一块银元可不是小数目,听到大奶奶开出的价格,很多何家的下人们都心动了。

沈青奚哪怕拿着火喷子,说到底也就是个娇滴滴的女人。

而且这火喷子开了这么多次,弹匣八成已经空了。

就算没空,她还真敢对着人打不成?

一时间,有好几个下人手持长棍将青奚,以及下车的柳玫围了起来。

何林躲在徐婉言身后,怒声吼道:“还不赶紧给老子打,妈的,这疯女人,昨天砸了老子脑袋,今天还敢对着老子开火喷子,老子这次得把你吊起来打个半死,卖去娼/馆里给男人玩/弄!”

听到这话,门口的二姨太邹欣怡脸色大变。

就连三姨太柳玫都不受控制的抖了抖身子,表情惊恐。

显然,这几年在何家没少被磋磨,她俩对何林有着很深的畏怯。

“四奶奶,得罪了!”

“谁让你不知死活,要得罪大奶奶和老爷呢!”

“回头你还是自己跟老爷求饶吧。”

何家的下人们对视一眼,然后扬起手里的棍子,就准备要朝着沈青奚和柳玫打下去。

看他们这架势,显然是没准备留手。

徐婉言与何林狞笑的看着这一幕,等着看沈青奚和柳玫皮开肉绽,跪地求饶。

两个供人玩/弄的姨太太而已,还想翻出来什么浪花?

面对身前高高举起的棍子,青奚倒是半点没带惊慌。

她甚至收起了手中的火喷子,还反手将柳玫护在身后。

滴滴滴!

就在这个时候,后面突然传来刺耳的鸣笛声。

众人下意识回头,然后都是一阵征愣。

因为鸣笛的……是军/车。

再接着,就见一个身穿戎装,模样英俊的男人从车里走下来。

他的个头很高,估计能有一米九,那一身戎装将他的身材完美彰显出来,宽肩窄腰外加两条比例逆天的大长腿,俊的令人惊叹。

当然,更让人侧目的还是他周身冷硬的气质,以及肩膀上那一排的金色星星。

纵观整个芦城,这般年轻英俊,还身居高位的人只有一个。

邵铮。

“总算出来了。”

邵铮走出来的瞬间,柳玫狠狠地舒了口气。

她都不敢想,这个时候如果邵铮不来帮忙,何林会不会直接让人把她和沈青奚打死在这里。

青奚倒是没有半点意外。

看着从车里走出来的英俊男人,她下意识挑了挑眉梢。

昨晚在红玫瑰,邵铮一直坐着,想不到站起来竟然这么高,身材修长气势惊人。

尤其是这男人还一身戎装,纵使模样英俊冷冽,也掩盖不住他身上野性的张扬。

这幅皮相,确实优渥的很。

看到邵铮,何家的下人们都迟疑着放下手里的棍子。

徐婉言则是有些茫然,她一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恪守妻子礼节,所以也不知道这人是谁,但单看这打扮,就知道来头不小。

“老子说了让你们动手,你们聋了吗!”

何林等了好久没瞧见沈青奚被打,气的直骂娘。他从徐婉言身后站起来,一遍骂一边朝着斜后方看过去,再然后倏然瞪大了眼。

邵铮,何林自然是认识的。

这位爷可是个狠角色,整个芦城的富绅豪门都想巴结的对象。

怎么一声不响的来何家了呢?

八成是因为买火喷子的事情!

邵铮亲自上门,这种待遇,整个芦城都找不出两家吧?

这面子,真的给足了!

想到这里,何林也顾不上收拾沈青奚了。

他忙不迭朝着邵琛跑了过去,一张脸上堆满热情的笑意:“哟,什么风把邵帅给吹来了?您看您来也不提前打个招呼,我这门口正乱着呢,处理俩不知死活的臭娘们,让您见笑了。”

何林昨天被青奚砸了脑门,现在还包扎着绷带。

又因为刚刚被那火喷子吓得不轻,所以何林这幅姿态,配上那张谄媚的脸,实在是有些过于滑稽。

听到何林称呼青奚是‘臭娘们’,邵铮蹙了蹙眉。

就连熊三唐也察觉到不对劲。

按理说,青奚应该听命于何林,昨晚青奚跟邵铮约好,今天十点来何家提货,也就是齐福海的那批火喷子。

怎么现在看这样子,何林却对邵铮的到来半点不知情?

“你们这群没眼色的,还不赶紧将沈青奚和柳玫这俩贱蹄子抓起来。”

何家大宅门口,徐婉言看到自己丈夫对邵铮的态度,便知道这人来头很大。

她先是对着邵铮和煦的点了点头,然后冷声冲着下人们说道:“耽误了贵客和老爷谈事情,仔细我扒了你们的皮!”

在何婉言看来,男人就是自己的天。

自己男人和另一个厉害的男人谈事情,女人肯定不能瞎掺和。

不仅不能掺和,还要把丢人现眼的沈青奚和柳玫赶紧抓去后院,关起门来打。

听到大奶奶的吩咐,何家的下人们丢下手中的棍子,准备抓人。

何林殷勤的弯腰对邵铮说道:“邵帅,里面请。”

然而邵铮却没动。

他冷冽的目光在何林身上扫过,直到把对方看得不自在的时候,才冷声说道:“我今天过来,是受沈青奚沈女士的邀请。”

什么?

何林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就连准备将青奚拿下抓去后院的徐婉言都一副见鬼了的表情。

沈青奚竟然能邀请到邵铮?

开什么玩笑!

“邵帅,里面请。”

在何林以及徐婉言震惊的注视下,就见沈青奚将火喷子收起来,冲着邵铮粲然一笑:“您要等的人,半个小时后就到。”

等人,等什么人?

何林听得很懵。

邵铮探究的目光在青奚身上扫视片刻,点点头,然后和她一起走进了何宅。

留下被无视的何林面色一阵青白。

他本以为邵铮是冲着自己的面子才来的何宅,结果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

何家的下人们则是面面相觑。

本来以为,今天三奶奶和四奶奶一定会遭殃的。

可现在看起来,好像情况不对劲啊。

“老爷,这……”

眼看着沈青奚陪着邵铮走进了自己家,徐婉言心中怒极,却又不敢随意发火,呆愣愣的看向何林:“这是什么一回事啊?”

“我他妈怎么知道怎么一回事!沈青奚这贱蹄子,竟然能请的动邵帅!”

何林同样满脸震惊,他低声骂了一句,然后急匆匆跟了进去,讨好般的喊道:“邵帅,您慢点走,当心脚下。”

无论怎么说,邵铮这种狠角色,何家是惹不起的。

先不管沈青奚怎么能请的动这尊煞神,好好招待着才是真的。

徐婉言也明白这个道理,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跟着沈青奚回来的柳玫,然后慌张回内宅。

男人们要谈正经事儿,她作为女人,要赶紧张罗着上茶、做酒菜。

“柳玫,你没事吧,吓死我了!”

等何家两口子进去了,二姨太邹欣怡小跑着过来攥住柳玫的手,见她全须全尾没受伤,这才松了口气:“你和沈青奚也太大胆了。”

刚刚沈青奚开火喷子的画面,可把邹欣怡给惊得够呛。

“别担心,我没事。”

柳玫握住邹欣怡的手往里走,嘴上说道:“欣怡,我们今天就能脱离何家了,到时候咱们姐妹三个人一起走,去过安生日子。”

脱离何家,过安生日子?

邹欣怡只觉得柳玫在痴心妄想:“哎呀,你是不是傻了,咱们几个女人怎么能跟何家斗?你该不会以为沈青奚拿个火喷子,就能带咱们走吧。”

何家在芦城的能量太强了。

仅仅靠着一把火喷子,怎么能行。

“欣怡,你信我。沈青奚很厉害,真的很厉害很厉害。”

柳玫自己都没察觉到她此刻的语气有多夸张,简直像是在炫耀一般的说道:“她一定会带我们离开的,一定会。”

再厉害,还不是要被何林两口子娶回来做姨太太,任人磋磨。

邹欣怡不信,在柳玫脑门上点了一下,责怪道:“沈青奚刚进门,不知道何家的厉害,怎么你也跟着她找死啊。我和你说,待会儿你别犟了,拉着沈青奚跟老爷服个软,实在不行就撒撒娇,免得又是一顿毒打,听到没有!”

邹欣怡是被何林、徐婉言两口子打过的,知道其中的痛苦滋味。

她不想这两个姐妹再被毒打了。

然而,柳玫却坚持道:“何林那王八蛋敢打我,沈青奚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沈青奚沈青奚,怎么柳玫出去一晚上时间,张嘴闭嘴都是沈青奚。

也不知道沈青奚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

邹欣怡气急了:“你就跟着她作死吧!”

可说到底,都是自家姐妹。

哪怕邹欣怡生气,还是没松开挽着柳玫的胳膊。

她在心里想,大不了等柳玫跟沈青奚被收拾的时候,她去陪何林一晚上,替俩姐妹求求情。

虽然每次陪何林睡一次都恶心又难受,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两个姐妹被打死啊!

再说青奚。

她带着邵铮进了何家的宅院,一路朝着正厅走去。

邵铮此刻早已经回过味来,目光在身旁美艳的女人身上扫过,沉声道:“沈女士这是拿我邵某人当枪使了。”

看样子,何林跟沈青奚应该是有什么矛盾。

牵线卖火喷子一事,何林多半不知情,是沈青奚一人做的。

但因为害怕被何林追究,所以沈青奚拉着邵铮来借力打力,既赚了钱,又有了靠山。

不得不说,这女人胆子很大,但手段确实厉害。

至少,邵铮就被他唬住了。

“现在这世道,一个女人想要安稳活着,总得动动脑子。但邵帅请放心,您要的火喷子,今天一定能带走。”

到了这个时候,青奚倒是没有再隐瞒,直接说道:“至于待会儿,免不了要借邵帅的势,带着我的两个姐妹离开何家,还请邵帅看在昨晚喝酒的交情,帮个小忙。”

沈青奚竟然要脱离何家?

不过这也正常,以这女人的容貌品性,怎么可能愿意委身何林这么个孬货。

而且沈青奚脱离何家,正合邵铮的心意。

至少……不用找何林抢人了。

邵铮心中转了好几个心思,面色却并不显,只是冷着脸说道:“仅仅是喝个酒的交情,可不够深。”

这话,有歧义啊。

青奚的目光,不动声色的在邵铮那张正经的脸上扫过:“那怎么才能跟邵帅有更深的交情,我看看自己有没有这资格。”

“交情不如钱好使,昨天答应给沈小姐四千大洋的辛苦费,改成两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