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 1 章(1 / 2)

“童老师连着三天夜戏了吧?”

“没办法,献礼片要赶在国庆上只能压缩拍摄时间,幸好童老师够敬业。”

“童老师真的好温柔啊,年纪轻轻就拿了影帝却一点架子都没有,刚才还让助理给我们买奶茶……网上居然还有人爆料他脾气不好!”

“那是你没惹着他……呀,童老师要休息了,我们去那边吧,别吵到他了。”

……

童然随手搭了件羽绒服,躺在了片场安放的懒人椅上,他放松肌肉、调匀呼吸,十分珍惜来之不易的半小时睡眠时间。

朋友圈里流传的“2分钟入睡法”果然有效,没多久,他的意识渐渐模糊……

“童然!都几点了你还躲这儿睡觉,我找了你半天!”

谁?好吵。

“你聋了,听不见我跟你说话吗?”

童然艰难地睁开眼,只觉得头痛欲裂。

他下意识揉了揉眉心,忽地一顿——视线所及处不是他熟悉的片场,而是一方狭窄的楼道间,门口还站着一个神情不善的陌生男人。

不,也不能说陌生……童然发现自己脑中多了一段记忆,属于另一个人的记忆。

记忆的主人也叫“童然”,今年十八岁,正在参加一档名为《全名偶像》的男团选拔赛。

比赛头几期,“童然”一路顺风顺水,人气稳居前三。但首场公演结束后,他不知得罪了哪路神仙,莫名其妙就被针对了。先是网上有人爆出他各种黑料,再是节目组不做人玩阴间剪辑,混合双打之下,他就成了观众心中强拉top炒cp、陷害队友、刷票作弊的嚣张皇族,排名直线暴跌。

突如其来的网络暴力,以及同期训练生们隐隐的排挤,都给“童然”带来了极大的压力,只能借着自虐式加练发泄情绪。

可就在第三场公演开场前,“童然”忽感胸闷心悸,想找个清净的地方透透气,哪知猝死在了楼道间。

而此时,童然却成了“童然”。

“……”

望着面前凶神恶煞的选管,一位姓童的先生缓缓闭上了眼睛。

“童然!你到底在磨蹭什么,还想不想上台了?”

上台?童然眼皮一跳,猛然意识到自己正面临着一个大麻烦——第三场公演即将开始,可他四肢不协调五音不全,是要上台站桩处刑吗?

“不想。”

“那你还不——”选管的愤怒凝固在脸上,“什么?”

“不想上台。”

“……”选管跨步冲来,扯着他的衣服就走,“不想你也得上,要不就等着你们那个穷逼公司赔到破产吧!”

一路上,童然也没挣扎,他还在梳理着原主的记忆。

记忆并不是连贯的,主要集中在参赛以来的三个月,要么就是诸如亲人离世、签约公司等人生大事。而选管之前说的也没错,原主的经纪公司的确又小又穷,连原主初舞台选歌的版权费都是东拼西凑来的,根本付不起违约金……

好在,童然感觉自己继承了原主的身体记忆,冥冥中好像知道该怎么唱跳。

“你傻愣着干吗,进去啊。”

童然一回神,发现不知不觉已走到了备采间门口。

“你怎么回事?”见他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选管越发不耐烦,“腿瘸了还是不认门?是不是得用八抬大轿来抬你啊?”

童然转过眼,温和地问:“附近有防疫站吗?”

“什么——”

“建议你去打一针狂犬疫苗。”

童然扔下这句话就进了门,哪管背后洪水滔天。

此时的备采间里很热闹,相熟的训练生们聚在一块儿闲聊,有人注意到童然来了,却也懒得招呼。

童然也不在意,径自坐去了空置的一排。

刚落座,一个娃娃脸的训练生便凑了过来:“小然哥你怎么才来,我看你脸色不大好,是不是太紧张了?”

童然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娃娃脸,心里默报出对方的资料:贝亚楠,十八岁,原主三公的队友兼c位,仗着和top炒cp吸血上位,又深谙茶艺之道屡次带原主节奏,为节目组的移花接木提供了丰富的素材。

他有意无意地扫过对方的领夹麦克风,笑问:“我粉擦那么厚,你还能看出我脸色不好?”

贝亚楠愣了愣,盯着童然好似刷了层墙粉的小丑妆,隔了好几秒才回:“他们说你脸色不好。”

“谁说的?”童然瞥了眼几位队友。

贝亚楠这回是真卡壳了,磕磕绊绊道:“啊,对哦,谁说的?哈哈,我就是听说。”

“哦,听谁说的?”

“……”

成功堵住了贝亚楠的嘴,童然满意地翘了翘唇。

他漫不经心整理着演出服繁复的褶领,脑中预演着待会儿的舞台——既然决定要上,他就绝不容许自己灰溜溜地退场。

正走神间,扩音器里传来了pd的声音,提醒各位训练生比赛即将开始。

室内一静,训练生们慌忙坐回位置。

童然也微敛了神色,呼吸也不由轻了些,忽然,意识里猝不及防地响起一道机械音:“检测到宿主气运值归零,须在1小时内完成一场有百名观众的魔术表演,否则必死无疑。”

童然:?

“鉴于宿主毫无魔术基础,本程序已将新手道具和教程发放至宿主邮箱,请查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