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第 2 章(1 / 2)

没人把童然的话当真。

观众们起哄叫着“变一个”,卢佳佳也一副看热闹的表情。

她自认为get到童然的点,两只剪刀手竖在头顶弯了弯:“是要跳蘑菇舞吗?”

“你这不叫蘑菇舞吧?”pd像雨刷般挥动着双臂,“应该是这么跳,对吧,童然?”

哪知童然竟摇了摇头:“不跳舞,是真的变蘑菇。”

pd愣了愣,他以为童然只是在活跃气氛,怎么像来真的?

“你确定?”

“确定啊。”

“那你要怎么变?”

“就这样变。”童然“啪”地打了个响指。

然而几秒钟过去,无事发生。

pd:?

“哦,差点儿忘了,”童然一拍额头,“我还需要一把伞。”

pd:“……”

pd深吸一口气:“好的,我找人送把伞上来。”

伞不难找,工作人员很快递上一把黑色的绅士伞。

童然修长十指自伞端一寸寸捏至伞柄,接着打开伞,由外而内向观众展示,证明这只是一把平平无奇的伞,并无玄机。

然后,他撑起伞问:“这样像蘑菇吗?”

pd:“……”

就这?

pd差点儿被口水呛到,这小子是不是在耍我?

一旁的贝亚楠简直快笑**,他先还不忿被童然抢走高光,尤其对方一副有备而来的样子,像是憋着什么终极大招,结果闹半天就这是种哗众取宠的低级表演?呵,真是有多大舞台丢多大脸,白给的机会都抓不住,活该烂泥扶不上——

“不像吗?”童然眨了眨眼,“那这样呢?”

“啪”一个响指,黑色伞布随之变色,深蓝中白点密布,就像蘑菇伞盖上的白鳞。

“或者这样?”又一个响指,蓝布被茶褐色取代,同样发生在顷刻之间。

“你这伞里有机关吧?”贝亚楠脱口而出。

说完又懊恼自己沉不住气,刚想描补,就见童然斜睨他一眼,唇角微微上翘。

贝亚楠心脏一缩,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要检查吗?”童然松开伞柄,向后退开。

“我……”贝亚楠猝然失声,嘈杂的现场也骤然安静——脱离了支撑的雨伞并没有掉下去,像是地心引力的谎言,它依然静止在舞台中央,就那么凝固地、悬停在半空。

贝亚楠:???

观众:!!!!!!!!

如果说伞布变色只是预期之内的陈旧戏法,大多人见怪不怪,那么现在的情况就已经完全脱离了他们的认知。

——这不科学!

舞台上灯光明亮,显然不是光影造成的视觉错觉。

雨伞四周空空荡荡,明显没有其它支点。

莫非是装载了什么隐蔽的动力推助器?可既然有动力,雨伞就不可能静止不动啊!

贝亚楠大脑一片空白,完全忘记自己拆台的目的,只循着本能探出了手,却一把抓了个空。

雨伞像有感知一般,在他即将触到伞柄时忽地上窜一截,然后如同气球般慢慢上升,上升。

贝亚楠:“……”

台上嘉宾选手站了一整排,台下观众人头密密麻麻,还有后台其余训练生以及上百工作人员,此时此刻,竟无一人发声。

每个人都仰着脖子,仰到后颈发痛,眼睛努力地追随半空中漂浮的雨伞,他们不关心雨伞要飘到哪里去、会不会落下来,就那么愣愣地望着,像极了那道来自英国的黑暗料理——仰望星空。

满场寂静中,处于神游中的贝亚楠忽听耳畔幽幽一声:“你看像蘑菇吗?”

贝亚楠迟钝地接受信息,涣散的眼神渐渐聚焦,凝聚在黑色伞柄玄月一般的弯钩上。

他猛打了个激灵,终于有了些许清明,当即就想回怼一句“像个锤子”,然而当他转头的一刹那,所有表情都凝固在脸上。

“嘭——”

空气轻微爆响,站在身旁的童然眨眼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朵超吨位蘑菇,一朵橙黄伞盖、血红斑点的充气大蘑菇!

“操!!!!!!”

一字国骂唤回了众人的神智,无数目光集中在狼狈跌倒的贝亚楠身上,但他们已无心嘲笑,顺着贝亚楠颤抖的指尖所向,所有人眼神呆滞,大脑晕眩,说不清究竟是舞台光照太晃眼,还是仰脖子太久头部缺血,只觉得眼前皆是虚幻,犹在梦中。

“是你吗……”卢佳佳神思恍惚地低喃,她都不知道自己在问什么。

但蘑菇知道,蘑菇里传出童然清亮又愉悦的声音:“是我啊。”

卢佳佳:“……”

全场:“……”

演播厅内一片死寂,静得可闻针落。

下一秒钟,观众席猝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尖叫,几乎掀翻屋顶的音浪,比今晚任何时候都要刺耳。

“我他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