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第 3 章(1 / 2)

童然满脑子问号,另外……

“邵总又是哪位?”

“哈??那肯定是启明集团的邵阙啊!”化妆师颇有些嘲弄地笑道,“前年童影帝和邵总的婚礼可是圈内头号盛事,你不知道?”

“……”邵阙他当然知道,自己原就是启明娱乐旗下的艺人,启明娱乐又隶属于启明集团,那邵阙自然就是他的终极上司。

可知道归知道,他跟邵阙根本不熟啊,连话都没说过几句!

何况他虽然喜欢同性,却绝不会喜欢邵阙那种花花公子,更别提结婚——等等,这些好像都不是重点……

“app,我是不是穿越到平行时空了?这个世界里还有另外一个我?”因此才会和他的人生轨迹相似,却又有不同的发展。

“宿主一直在原来的世界。”

童然仿佛被雷劈了,又像被一头摁进了寒冬腊月天的雪水里,连骨头缝都渗着寒气。哪怕一觉醒来换了个身体,哪怕脑子里多了个app,所造成的冲击都不如此刻一句。

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那我为什么会换了身体?和邵阙结婚的‘我’又是谁?”

“宿主的身体已被他人寄居,因此,本程序为宿主另外寻找了一具失去生命体征的载体。”

什么意思?童然好似有些明白,却本能地抗拒答案,直到app用通俗的语言又解释了一遍,他才不得不接受现实——他被夺舍了,和他穿原主的情况不同,他是在活着的状态下被别的灵魂强行夺走了身体。

“那个冒牌货到底是谁?又是怎么抢走我身体的?!”app找到他时,他已经做了五年的游魂,只剩下最后一抹快要消散的意识,换言之,他差点儿就灰飞烟灭了。

“抱歉,因权限限制,本程序无法检索他人隐私信息。”

童然沉默良久,问:“那你能让我回去吗?回到我自己的身体里?”

“宿主,请节哀。”

当晚,童然没再返回备采间。

比赛结束后,他浑浑噩噩地回到宿舍,本想去阳台上吹会儿风静静心,推开门却发现有人在了。

那人就蜷坐在阳台一角偷玩手机,听见动静后抬起头,接着锁掉屏幕,轻笑着说:“今晚跳得不错。”

童然正要关门的手顿了顿,视线牢牢黏在对方的手机上。

节目组是不允许训练生们偷藏手机的,但规定只针对原主这类“平民”,而角落里的少年名叫荀觅,是潭市首富荀家的太子爷,也是本季《全民偶像》的人气top,自然享有一定的豁免权。

童然现在急需了解外界信息,原本爱答不理的表情说变就变,颊边凹出浅浅的酒窝:“谢谢,能借用一下你的手机吗?”

荀觅微怔,神色莫名地盯着他看了会儿,随即拍拍裤腿站了起来,递出手机。

童然伸手去接,却发现手机被捏得死紧,他困惑抬眼,就听荀觅问:“你有怪我吗?”

我干吗要怪你?童然眼中茫然更甚,难道这人做了对不起原主的事?

可他翻遍原主记忆也没找出线索,只看出刚进厂那会儿原主和荀觅关系不错,可惜节目组不做人,利用剪辑营造出原主倒贴荀觅炒cp的假象,还强行将两人安排在一个寝室。

自那以后,荀觅粉丝就恨透了原主,各种污言秽语、人身攻击甚至死亡威胁……原主多少有耳闻,便有意和荀觅保持距离,关系不错也渐渐疏远为点头之交。

但这件事和荀觅无关,对方虽不曾为原主澄清,可也从未配合过节目组的污蔑,更没有落井下石过。

“不怪。”童然很确定原主的态度。

“是吗?”荀觅语气却冷了几分,松开手机,擦着他的肩离开了。

“……”你这是希望我回答怪的意思?童然只愣神了一秒便不再想了,反正手机已经拿到,谁有空去琢磨少男心。

他迅速点开搜索页面,输入自己的名字——

【昔日影帝蝉联金扫帚,细数这些年童然毁三观的表演】

【童然新片再遇滑铁卢,网曝已与经纪人分道扬镳】

【网传邵母以八字不合为由棒打鸳鸯,童然为嫁入豪门不惜改名童亦辰】

【影帝蜕变之路:童亦辰(童然)与邵阙喜结连理,“打工人”晋升豪门贵夫】

……

一条条新闻标题映入眼帘,每一条都能让童然窒息。

然而这些只是冰山一角,十五分钟后,他捂着胸口出了宿舍,艰难地挪向医务室。

五年时间,他从口碑极佳的青年影帝沦落为演技毒瘤,所参演的影片部部扑街群嘲,被官媒点名批评,网上还充斥着他辣眼睛的表情包。

而除了业务水平之外,他的私生活也沦为大众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什么为讨好邵家公子不惜女装、什么被邵母支票甩脸还要强颜欢笑,以及各种与邵阙的绯闻对象明争暗斗的戏码。

一直到童亦辰如愿嫁入邵家,又得到邵阙赠予的股份晋升为启明娱乐第一大股东,烂透的名声才有了洗白的迹象。

一路刷下来,童然肺都要气炸了。

如果只是换了个世界,没有牵挂、没有羁绊,他完全可以当做重新投了次胎潇洒挥别过去。但现在分明是将他割裂成了两半,过往二十一年的人生由冒牌货继承和延续,而他却只能被禁锢在陌生的驱壳里,以旁观者的身份看着冒牌货一边享受他的“遗产”,一边利用他的身体做尽他所不齿和憎恶的事,叫他怎么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