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第 4 章(1 / 2)

荀觅走到童然身前:“你在做什么?”

童然睁开眼,见荀觅正盯着他的手,心念一动,将铜币藏于手中,又陷于指缝。

当他摊开手,掌心中空无一物:“没做什么。”

荀觅挑了挑眉,突然倾身,一把擒住他右手,也理所当然地摸到了竖夹在指缝间的铜币。

童然:“……”

“宿主,你应该自省。”意识里,app的声音适时地响起。

童然憋屈不已:“这小朋友不讲武德,我藏得挺好的。”

“观众没有义务配合你的表演,他们的思想是独立且变化的,所以经常会出现意料之外的干扰。而优秀的魔术师能够引导观众的反应,让他们不知不觉间陷入自己的预设,从而顺利地完成表演。”

这就是魔术师操控人心的秘密,也是“错误引导”的精髓。

童然不是不知道,但作为一只菜鸟,他还远远修炼不到那个境界。

他从得意洋洋的荀觅手中抢过硬币,不咸不淡地问:“找我有事吗?”

荀觅微敛了笑:“马上就要出晋位名单了。”

“嗯,怎么了?”

荀觅直望进童然的眼睛,却窥不见对方半分的波动,他张了张嘴,半晌只道:“没什么,祝你好运。”

一刻钟后,选管来叫人了。

所有训练生齐聚演播厅,每个人的状态都很紧绷。

高位的怕下跌,低位的怕淘汰,中不溜丢的又怕挤不进出道位,只有童然心态平和,依旧转着他的铜币。

最终结果没什么悬念,至少在童然身上如此——他被淘汰了。

如果能等到三公那期节目上线以后再关闭投票通道,他有极大的可能逆转,但现实没有如果。

在隐隐的抽泣声中,童然和十几名被淘汰的选手齐齐站上舞台,准备最后的发言。

由于童然在三公的表演给了pd极为深刻的印象,轮到他发言时,pd的语气格外温和:“有什么话想对支持你的观众说吗?”

“我想说谢谢。”代替原主谢谢你们。

其实原主对舞台并没有很强的执念,他生性内向,不习惯聚光灯下的名利场,也没有练就宠辱不惊的心理素质。但现实驱使他走上了这条路,路上一些人愿意陪他同行,在乌烟瘴气的**环境中坚定不移地支持他、不放弃他。原主感激也承担,不敢叫支持者失望,才会想要更努力、更优秀,才会硬扛着压力超负荷训练。

而现在,童然接管了这具身体,尽管并非他的主观意愿,但他实实在在承了原主的情。

可如果为了这份情而绑定未来的人生,像个傀儡、或者赎罪者一样活着,他也不愿意。

在这一点上,他和那个冒牌货似乎没什么区别,不同在于,他会永远尊重这具躯体,像尊重自己一样,不轻慢、不亵渎,永远心存敬畏和感恩。

童然目光专注,笑容真切:“今天的告别只是暂时的,大家不必为我难过。或许下一次,你们会见到全新的、不一样的我,同样让你们为之骄傲的我。”

pd从中听出点儿别的意思,试探地问:“哦?我们的魔术先生是有什么新计划吗?”

童然眉目舒展:“或许改行当个魔术师?”

就像那晚的舞台,没有人相信他的话。

但多年以后,有童然的粉丝想要重温旧梦,当他们点开这期视频,入眼便是整齐划一的弹幕——梦开始的地方。

不过现场没有预言家,未来也还未曾来。

晋位名单发布结束后,童然本来想回寝室收拾行李,又见其他训练生们都在告别,他也不好表现得过于冷漠。

原主在比赛期间没交到什么朋友,但离别在即,每个人的心理防线都会缩守几分,不论是出于客套或者真心,总有那么几个训练生来和童然拥抱。

荀觅也是其中之一。

“抱抱?”荀觅噙着笑,微微展开双臂。

童然大方地抱了上去。

“童然。”荀觅轻唤了一声,却很久没有下文。

直到两人分开,童然才听见一声微不可见的“对不起”,他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

荀觅:“回去记得加我微信。”

童然:“……好。”

这时,童然敏锐察觉到一抹不善的注视,刚转过头,就见贝亚楠微红着眼眶,委屈而幽怨地望着他。

——又来了!

童然心里直翻白眼,每次原主和荀觅在公开场合有所接触,贝亚楠总会像幽灵一样突然出现,摆出一副深宫怨妇的模样,好似荀觅归他所有,只能和他天下第一好。

但贝亚楠和荀觅同属启明娱乐,cp有职粉操作,群众基础相当广。

在cp粉的眼中,贝亚楠可不就是正宫吗,至于被他所针对的童然,那必须是心思不纯的恶毒小三。

“原来楠楠这么舍不得我。”童然不容许只有自己恶心,故意问,“你也想抱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