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1 / 2)

因为工作的关系,童然不止一次来过纽约,自然也参观过时代广场。

而眼前所见的一切,都与他记忆中一般无二。

他仔细观察路上的行人,从头发丝儿到皮肤都真实得和他没有区别。

不止如此,他们的表情也丰富而生动——自他面前经过的棕发少女捧着杯可乐,正望着一面广告屏发呆;路边的黑人青年骑坐在明黄色的单车上,嬉笑着将手里的网球扔向朋友;斜前方的写字楼门口站着两位亚裔,一身剪裁合宜的西装裙,从头到脚都透着精致;小孩子扑跑着撞到他腿上,稚嫩的童音带着明显的西语口音。

“app,这些人真的只是数据吗?”童然由衷生出一种敬畏感。

“虚拟场景并非由数据构成,具体原理远超宿主所在位面科技,宿主可以将他们视作一种能量体。”

“能量体?那他们有生命吗?”

“他们具备活着的表象特征,一样有情绪、有性格以及思维能力,但并非生命体。虚拟场景内的一切都模拟自现实环境,即便一只老鼠,宿主也可在现实中找到相对的本体。因此,这里的‘观众’足以给予宿主有效的回馈,请宿主加油。”

童然环视周围,忽然觉得自己赚大发了。

只用十点积分就能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感觉就像网游里开启了地图坐标似的,只需轻轻一点,天地任可行。

等等,他现在身处的环境可不就像小说里那些100%拟真的全息游戏吗?而他自己就是游戏里唯一的玩家,要用魔术来攻略一位位npc。

正满心感叹时,童然忽听见一声急促的“小心”,他下意识转头,就见一颗网球朝他正面砸了过来。

“咚——”网球击中额头,发出沉闷的一声响。

童然捂着脑袋,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游戏有调节痛感功能吗?

真他妈痛!

“抱歉,哥们儿。”一个身形壮硕的黑人慌忙跑了过来,紧张地问,“你还好吗?”

童然甩了甩脑袋,“没事……”

杰曼心虚地打量着面前的东方少年,见人好像真的没大问题才松了口气,蹲下/身捡球。

可他刚站起来,又被童然拦住了。

“hi,请问你有空吗?”

杰曼愣了愣:“怎么?”

“有没有兴趣玩一个游戏?”童然扫了眼骑在单车上,正抻着脖子朝这边望的黑人青年,“和你的朋友一起。”

杰曼回头招呼了一声,黑人青年跳下单车,快步走了过来。

等弄明白了是什么事儿,黑人青年问:“什么游戏?”

“这个游戏来源于我家乡的一种秘术,你们可以理解为巫术,”童然飞速转着念头,面上却轻松自如,“或许你们遇见过这样的情况,你们想找一件东西,却怎么也找不到,当你们试图放弃时,它又会忽然出现在你们眼前。”

黑人青年连连点头:“没错!我经常遇见这样的事。”

杰曼也附和道:“我前几天就遇见过,我以为我的球拍丢了,可等我买了新球拍,发现旧的球拍就在储物室里,可我找了好几天都没找到!”

“这很寻常。”童然像个神棍信口胡诌,“在我的家乡,巫师们可以通过占卜来召唤失物,因为当你和一件物品长时间接触,你们之间就会产生能量纠缠,而人类的意念可以感应到这种纠缠,只要意念够强,属于你的那件东西自然就会回到你身边。”

黑人青年和杰曼都面露怀疑:“你在开玩笑吗?”

“如果你们不相信,我们可以做一个实验。”童然手指状似随意地掐出个圈,“你们谁带了硬币?对了,先说明一下,这个实验有失败的可能,所以面值最好小一点,以免找不回来。”

黑人青年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低头翻出钱包,从中找出枚5美分的硬币。

童然拿过硬币,捏在指尖问:“看清楚了,这是你的硬币对吗?”

黑人青年仔细看了看,“对,没错。”

“ok,仔细盯着它,不要放松,不要眨眼。”童然示意让杰曼伸出手,“现在,我要把它放进你朋友的手心里。”

他转头冲杰曼道:“我该怎么称呼你?”

“杰曼。”

“好的,杰曼。”童然把硬币压在他掌心正中,并将他的五指蜷成拳,中间留出一点空隙,“我要你就这样紧紧握住拳,然后从1数到10,听明白了吗?”

杰曼:“明白。”

“很好,开始吧。”

童然退到一边,耳畔响起杰曼清晰的报数声,等对方终于数到10后,他忽然问:“现在,你是否感觉到手里的硬币在变烫?”

杰曼先是一愣,接着慢慢瞪大了眼:“是的!”

黑人青年则满脸怀疑地问:“杰曼,你真的感觉到了?”

杰曼很不高兴被质疑,根本不等童然的指令,直接就摊开了手:“真的!不信你拿去试——”

他蓦地失声,表情如同见了鬼——交错的掌纹间留下了一圈焦黑的痕迹,像被烫伤一般,圈中是美国第三任总统杰斐逊的头像,也是5美分正面的图案。

但除此之外,再无一物。

“硬币呢???”

杰曼不可置信,用力搓着“焦痕”,仿佛妄图从中搓出一枚硬币。

明明一秒钟前他还能感觉到硬币的存在,他的手心现在都在发热,怎么转眼就消失了呢?

快银也没这么快啊!!!

“你忘了我们的实验吗?”童然双手揣在裤兜里,好整以暇地问。

“什么?”

“我刚才说过,只要意念够强,属于你的东西就会回到你身边,但这枚硬币并不属于你。”

杰曼立刻看向朋友。

黑人青年同样被刚刚的一幕惊呆了,这会儿才堪堪回神,忙摊开双手以示清白,“我没有啊!”

“等等!”杰曼的声音陡然飙高,一只手颤抖地指向对方,“表!表!你、你的表!”

黑人青年下意识去看表,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可当他将手心翻转过来的一瞬间,直接就甩出了“黑人问号脸”的经典表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