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1 / 2)

因为pretty过于娇羞的反应,场面一时有点尴尬。

田娇熟知pretty只敢在熟人面前浪的性格,忙不迭解围:“那个……大佬还没到,不过老大已经到了,我们先上去吧?”

四人前后脚上楼,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了一声怒吼——

“施志,你还敢来!”

几人互看一眼,同时加快了脚步。

到了黄水晶房,童然见九鱼正和一个高瘦青年隔桌对峙,那青年五官不错,只是皮肤不太好,脸上布满了痘坑。此刻,他正一脸嘲讽地说:“我为什么不敢来,我是兔子屋的高级vip,再说,这家店又不是你开的,住海边吗管这么宽。”

九鱼气愤不已:“这里是交流魔术的地方,不是给你赚流量用的!”

“我那不也是交流魔术吗?观众知道了魔术的秘密,自然就有兴趣学了。”高瘦男嗤笑一声,“再说,你以为你那三脚猫的工夫能有多少流量?”

“操!”

九鱼一拳就挥了出去,却被房间里的其他人给拉住了,就连田娇和pretty都冲了过去,纷纷劝说他不要冲动,又指责高瘦男别太过分。

高瘦男轻蔑一笑,正要说什么,忽然注意到门口的童然,他眸光微闪了闪:“哟,来了个小帅哥,以前没见过啊。”

童然瞟了他一眼,转头问k喵:“他谁?”

高瘦男:“……”

k喵也一副不当回事的语气:“就老大以前收的徒弟,叫什么来着……”

“哦,好像知道,”后来田娇特意有跟童然解释,童然也就知道了九鱼和徒弟之间的恩怨,他颇有些好奇地问,“不是去当魔术解密博主了吗?怎么又来了?”

k喵:“可能是肚子里那半桶水都倒光了吧,做不下去就又来偷师了。”

童然煞有介事地点头:“你们不禁制这样的人来吗?”

k喵阴阳怪气:“人家可是兔子屋的高级vip。”

两人旁若无人的态度气得高瘦男心火直冒——

“你们什么意思?!”

“嗯?都堵在门口干吗?是在吵架吗?”

两道声音先后响起,童然回头,见旁边站着个相貌斯文的男人,对方背着电脑包,戴了副金属框眼镜,一看就感觉很有学问的样子。

屋里的人见了男人纷纷叫着“刘哥”,似乎只有童然不认识对方,不过他用脚趾头想也能猜到男人就是众人口中的大佬,于是也乖巧地叫人。

男人冲他温和地笑了笑,目光隐含打量,接着便擦着他的肩膀进了屋。

今天的黄水晶房明显重新布置过,原本的长桌被搬去了角落,左面墙上挂了一幅投影幕布,幕布前立着个深棕色的讲台,剩下的空间则错落摆放着几张高脚圆桌,每张桌子周围都各有三把高脚凳。

男人取下电脑包放在讲台上,一边拉开背包拉链一边招呼:“都找个位置坐吧。”

一屋子人立刻行动起来,童然被k喵拉去了九鱼那桌,三个人互相看了看,同时笑起来。

“你还好吗?”童然小声问。

九鱼一副不想多提的样子,转而问:“你魔术准备得怎么样?”

童然:“应该还行。”

九鱼瞟了眼正在调试投影的男人,“刘哥参加过好几次专业比赛,眼光很高。”

童然:“不怕,我有炭。”

九鱼:“什么?”

童然捏了捏指关节,半真半假地说:“自备金手指。”

九鱼挑了挑眉:“看来是很有信心了,那我就拭目以待。”

这时,投影仪也调试好了,讲台前的男人敲了敲桌子,淡笑着说:“今天好像来了几位新朋友,听说还有别的社团过来的,那我先在这里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姓刘,叫刘云醉,因为我母亲喜欢李白的诗,所以就取了那句‘应是天仙狂醉,乱把白云揉碎‘。我从高中开始接触魔术,到现在快十年了,不敢说对魔术有多了解,只是和大家分享一下经验。”

刘云醉并没有让其他人也跟着介绍的意思,说完就直接开始“演讲”。

但他的“演讲”和童然所预想的完全不同,没有魔术演示,也没有理论讲解,而是单纯的看魔术。

投影幕布上陆续播放着国内外知名魔术师的表演片段,刘云醉不谈原理,只从魔术所呈现的效果进行鉴赏和分析,偶尔也会和大家做一些小互动。

尽管刘云醉随口提到的许多专业术语童然并不是很懂,但半场演讲听下来,他还是感觉受益良多,尤其是对观众心理剖析的部分给了他极大启发。

拿上午菜市场那位老大爷举例,他的开场白设置不应该用“游戏”,而是应该选择“测试”、“实验”等相对稳重的词汇。

“观众的想法是多变的,如何引导观众是魔术表演中永恒的课题,这里就不得不谈到台词的重要性。优秀的魔术师每句话都有效果,可我们中很多人从不注意台词的设计……”

讲台边刘云醉滔滔不绝,童然身边的k喵却偷偷叹了口气:“道理我都懂,可做起来实在太难了,又要表演得不露痕迹,又不能按照语言习惯去说话,还得说一句想三句,时刻注意暗示埋坑什么的,简直是在为难我胖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