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1 / 2)

童然认出了视频里的少年,也终于知道了那天在医院门口撞见混血帅哥时为什么会觉得熟悉,他们的确早就见过面,在一年……不,算上他错过的五年时间,应该是六年之前,他二十岁生日那一天。

那天他并没有在国内,生日前夕,他的某部作品入围了莫斯科国际电影节,他和团队提前一周就到了参赛地,可惜颁奖典礼结束后,他未能如愿拿到最佳男主角的奖杯。

辛雪见他不太开心,就提议去附近某个野雪场滑雪,正好给他过一个特别的生日。

——的确是够特别的。

童然对于当天的记忆其实很混乱,好像是自己心情不好,滑着滑着就和大家分散了。

没多会儿,他感觉到地面在震动,先以为是地震了,抬头却看见峰顶沉睡的积雪好似浮云塌陷,狂暴的雪浪咆哮着倾泻而下。

是雪崩!

意识到这个念头,童然整个人都懵了,大脑一片空白,仿佛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忽然,一道身影飞快地从他面前滑过,随风飘来一句“followme”。

他猛地醒过神,下意识抬腿想跑,结果被固定的雪板绊了个正着,直接扑进雪里,雪杆也摔得老远。

就在他以为自己要完蛋时,忽然身子一轻,人就被抱了起来。

最后他是被人扛在肩上逃命的,颠得他都快吐了,人也因为惊吓过度而晕乎乎的,只隐隐记得耳畔嘶叫的风,以及追赶在身后的汹涌雪潮。

等他从医院里醒过来,已经找不到救他一命的少年了,而他也不曾看清少年的模样,唯一印象鲜明的只有对方所戴着的红色雪镜,以及雪镜下露出的半张轮廓。

一如此刻镜头里的人。

“他叫什么?”童然忽地坐直,指着屏幕问。

杨信年愣了愣,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陆思闲。”

“哪个lu,哪个sixian?”

“陆游那个陆,见异思迁的思,赋闲在家的闲。”

“……”

这介绍……感觉怨气很大的样子。

童然不禁又想起了雨夜里的争吵,陆思闲不想练什么?slopestyle?可视频里他明明表现得那么快乐,和自己以为的清冷形象判若两人,怎么想也应该是喜欢的吧?

他心里闪过种种猜测,又不好直接问,总不能说其实那晚我见过你们吵架吧?

“这个人是杨叔队里的队员吗?”童然迂回地打听。

杨信年不答反问:“是不是觉得他很厉害?”

“难道不厉害?”童然也不懂这个项目,可陆思闲看上去就很牛逼的样子。

“是很厉害。”杨信年微微敛了笑,盯着屏幕说,“这是他十八岁时参加的比赛,拿到了那年世界单板滑雪锦标赛slopestyle项目的冠军。”

童然顺口接道:“那他现在多大?”

杨信年:“二十一。”

童然:“……”

所以当年把他当沙袋一样扛着跑的人,居然只有十五岁吗……

“怎么了?”见童然表情怪怪的,杨信年忍不住问。

童然忙摇头:“没事,杨叔你是教练吗?”

杨信年:“不,我是领队。”

童然:“那你带的不会是国家队吧?”

杨信年没有否认:“单板slopestyle是14年被引入奥运会的,我们这支队伍16年才组建,所以知道的人不多。”

“真是国家队!”虽然早有预料,但真真实实地听到还是让童然兴奋不已,“那我有机会去你们队里参观吗?”

“训练的时候不行,不过……”杨信年关掉视频,打开通讯簿,“我们交换一下号码,队里休息时我联系你。”

“谢谢杨教练!”

“是领队……”

杨信年是真心热爱自己的事业,几乎和童然聊了一路的单板slopestyle,下车时,童然已经从零认知的小白升级为略懂一点皮毛的小白。

两人在出站口道别,童然打了个车去自己预订好的经济型酒店。

路上,他闲着没事搜了搜陆思闲的消息,出来的新闻居然还不少,第一条就让他肃然起敬——滑雪天才陆思闲回归中国国籍,将代表中国出战2022年冬奥会。

新闻里放了张陆思闲手捧奖杯的照片,比现在更年少些,脸上还带着点婴儿肥,对着镜头也没露出个笑,微扬着下巴,看上去自信又自负。

童然读完新闻才知道,原来陆思闲在18岁之前还是芬兰籍,可想想那双瞳色迥异的眼睛,倒也不意外了。

除了国籍相关,其余的新闻多是陆思闲又参加了什么比赛拿到了什么成绩,童然也不是很懂那些比赛的含金量,只知道陆思闲基本都在前三名之列。

一连翻了七八页,带陆思闲名字的标题渐渐少了,不过内容预览里还是有标红,其中一条18年的新闻引起了童然的注意,上面说陆思闲因伤病将缺席2018年的冬奥会,但具体是什么伤并没有提。

童然微皱着眉,又特意回翻了刚刚的浏览记录,发现陆思闲拿成绩的新闻大都集中在15-17年间,18年以后便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