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再见男团,我改行魔术大师 > 第16章 第 16 章(已补)

第16章 第 16 章(已补)(1 / 2)

由于辛雪和杨信年下午还有事要办,他们只在福利院待了一个多小时就走了。

童然则留下来陪院长妈妈吃了顿午饭,切了蛋糕唱了生日歌,又给小朋友们表演了几个早就准备好的小魔术,才在孩子们依依不舍的目光下离开。

回到酒店后,童然难得没有练习,而是躺在床上发呆。

今天和辛雪的见面对他冲击很大,解了他许多困惑,却又有更多的谜团冒了出来。或许只有在见了童亦辰之后,他才能完全解惑。

思及童亦辰,他不禁忆起辛雪转述的那几句醉话,难不成邵阙一直暗恋他?不能吧,他俩话都没说过两句,而且每次见面邵阙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特殊之处,哪里就舔狗了?但想到网络上的经典名言——聪明人的暗恋才是暗恋,他又觉得万一呢?虽然不喜欢邵阙的为人,但他不得不承认对方是个聪明人,想要隐藏心迹并不难。

莫非童亦辰恰好知道了这个秘密,所以才会利用他的身体去接近邵阙……

“靠!”童然忍不住爆粗,光这么想想就给他恶心坏了。

这时,放在耳边的手机忽然响起,他偏头瞟了一眼,是康富有。

“可可啊!你怎么不在家呢?”

童然猛地从床上弹起:“康董,你来家里找我了?”

“可不是吗,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应,叔还说给你个惊喜呢!”

“什么惊喜啊?”惊吓还差不多……

康富有中气十足道:“可可!我那兄弟,就上次一块儿吃饭那个赵导,邀请你明天去申市试镜!”

童然一喜,真是瞌睡来了就递枕头!

“所以叔过来接你,咱们马上去机场!”

童然:“……”

本来打算回去再坦白的童然,此时不得不得如实交代:“康董,其实我现在在江市……”

“江市好啊!离申市开车就两三个小时吧,哈哈嗝、什么?你怎么跑江市去了?”

“我来处理点私事,明天就回来了,所以就没说……”

康富有沉默片刻,“可可啊,我老家有个小孩,当年背着家人去申市打工,路上就被人拐跑了,到现在还没找回来。”

童然:“……”

“还有啊,我隔壁邻居老王有个儿子,说去见网友……”

童然知道不让康富有说完对方是不会罢休的,于是默默听了康富有举了好几个例子,才慢声道:“康董,你知道童亦辰以前的经纪人辛雪吗?”

“那个母夜叉,我当然知道啊,咋了?对了,我以前的同学的表弟也是十八岁……”

“……”因为辛雪脸上的红斑胎记以及她的行事风格,圈里给起了个外号叫母夜叉,但童然就很不爱听了,刻意提高音量,“康董!我遇到辛老师了,她觉得我还不错,想来我们公司带我!”

这一回,康富有沉默得更久,好半晌电话里才有了声音:“嘟嘟……”

挂了?童然一脸懵,什么情况?

难道康富有不愿意?

童然正想要拨回去问,康富有的电话又来了。

“你说真的?!”

“真的。”

“母夜——咳,辛老师真愿意来我们公司,还要带你出道?”

“愿意。”童然已经和辛雪谈过,对方的意思是接下来就不相夫了,只教子,教童然一个。

“好!好好好!辛老师啥时候来,她在江市是吧,我马上买票,你帮我约一约,我和她亲自面谈!”

“不用。”童然赶紧阻止,“康董如果没意见,明天辛老师可以陪我去试镜,试镜完就回来,到时候你们再详谈?”

康富有何止是没意见,简直快高兴疯了。

辛雪当年能带红童亦辰,如今一定就能带红童然。

就算他们公司的实力比不上启明,但也没有那么多艺人抢饭碗啊,全公司都只服务童然一个,所有资源都给可可,他就不信可可红不了!

但激动过后,他又想起公司的财政现状,一时心急如焚。

他不想让童然担心,草草聊了几句就挂了。

童然不知道他的心思,忙给辛雪打了通电话,告知了明天试镜的事。

于是次日早上八点,辛雪就开车来接他了,车上还有杨信年。

“我打听过了,”路上,辛雪忽道,“今天童亦辰确实要过来,人昨天就到申市了。”

童然正喝着酒店拿的盒装牛奶,闻言呛咳了一声,想要说什么,看了眼杨信年又忍住了。

他其实还抱着一点微弱的期望,希望app出了错,毕竟按照许多电影小说的发展,主角见到自己的身体后又穿了回去……

“宿主,本程序不会出错。”

“小p啊,正视自己,你连基础的加减乘除都会错。”

向来莫得感情的电子音似乎有些不平静,“那是恶意攻击导致本程序出现了bug,如今已经修复!”

“哦,一秒钟回答我,16x99+78等于几?”

“……”

童然无声一叹,其意不言自明。

等他们抵达申市已经中午了,三人在入住的酒店吃过午饭,辛雪便带上童然直奔试镜所在的新咏大厦。

她在大厦们口刹了一脚,让童然先上楼,自己去停车。

而童然跟着前台进了会客室才发现,网剧竞争大到超乎他的想象,偌大的房间里黑压压坐了一片人,其中还有他的熟人——三公c位兼队友,贝亚楠。

“童然?!”贝亚楠显然比他还要惊讶,语气几乎称得上质问,“你也来试镜?”

“不然呢?”还能是找你叙旧?童然忽地一顿,略带疑惑地问,“你不是在比赛吗?请假了?不会被淘汰了吧?”

贝亚楠仿佛被一根铁锥直插心脏,痛得好一会儿没能说话。

他确实被淘汰了,原本名列前茅的他因为三公时的狼狈表现而脱粉无数,后援会大粉还卷钱跑路,导致在出道夜那晚他只得了第八名,与成团名单失之交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