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03(修)(1 / 2)

久羽流夏陷入了沉思。

他们会吵起来,也有他的原因,所以他也得做点什么才行……

“请不要吵了。”流夏站在中间,努力安抚着双方的情绪,“大家都是朋友。”

听到他的话的太宰治挑了挑眉,和港口黑手党顽固对抗了两年的组织,也就是久羽流夏能说的出大家都是朋友这样的话了。

现在能保持着这样安稳的情况已经是他预想中最好的结果了,比较意外的是对方居然是久羽流夏的粉丝这件事。

可等他反应过来,他们可能就会危险了。今天的小队里除了他没有别的异能者,而且他的异能并不是战斗的类型。相反的,对方虽然是倾巢而出,但是根据得到的情报,对面的异能力者可是很多。

嘛,这种情况他也早就预料到了,带着精致花瓶出来,还要保证花瓶的安危,他早就留好了后手,算算时间大概也该过来了……

果然,敌方的首领冷哼了一声,“谁和那种家伙是朋友。”

港'黑的小队长也炸毛了,“我就算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和这家伙做朋友的!”

流夏看起来有些失落,那两个人立刻站不住了,敌方首领率先说道,“那是之前!我现在和佐藤君已经是一生的挚友了!”

“没错!我和松本就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太宰治:“?”

更让人费解的是,久羽流夏这时候居然笑了起来,露出了如同刚开放的樱花般温柔美丽的微笑,说出了太宰治完全不理解的离谱的话,“看到你们关系这么好,我真的好开心。”

……作为一个对偶像完全不感兴趣的人,太宰治此时居然也产生“值了,为了这样的笑容好像做什么都可以”的想法。

不仅是他,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沉醉,箭头中心的松本和佐藤更是晕乎乎的,松本当场把手中的枪扔到了地上,对太宰治说道,“你上次说的条件我答应了,休战吧。”

太宰治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从外面传来了巨大的机车声,紧接着,高处的巨大玻璃破碎开来,骑着红色机车的少年破窗而入,破碎的玻璃就像炸开的烟花,在他身边形成了十分绚丽的美景。

他灵巧的落在了地上,好像不受重力束缚一般,刹车与地面摩擦发出巨大刺耳的声响,戴着黑色帽子的矮个子少年从车上跳了下来。

他穿着短款的皮衣,帽子下是赭色的头发,从发型到穿着都非常时髦,是个漂亮的少年。

“是中原大人!”

“中原中也怎么来了?”

对于中原中也耍帅的行为,太宰治啧了一声,听到声音的少年转过脸来看他,语气凶恶地说道,“喂,混账太宰,我可是一下飞机就被你叫来了,如果不是正事我就宰了你。”

太宰治表情有些复杂,没有接他的话,朝着松本问道,“这不是随口说说的儿戏,你真的要加入港口黑手党吗?”

从天而降的中原中也:“哈?”

他这才看向了佐藤的方向,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蜂」的人?上次不是说宁愿死也不肯跟我们合作吗?”

佐藤有些羞恼,从身上把藏着的匕首之类的东西全都扔到了地上,说道,“我说的话反悔过吗?而且你们那边……福利看起来还挺好的,咳。”

他的眼神不住的朝久羽流夏身上瞟,嘀咕了一声,“能跟流夏做同事,别说港'黑了,军警我也去。”

中原中也闻言看向了流夏,流夏居然朝着他走了过来,他有些局促地拽了拽衣角。

“是你。”久羽流夏对中原中也笑了笑,“又见面了。”

久羽流夏的行动牵扯着在场的人的心,他对着中原中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心中打出一个问号。

——大家都是黑手党,你凭什么偷跑?

“啊。”中原中也冷淡地说道,伸手将帽子压低了些。

“我一直在找你,但是没有找到。”流夏看上去很高兴,说道,“居然在这种时候见到你了,果然是命运的安排吧。”

中原中也听到这话,脸上忽然染上了一层红晕。很了解他的太宰治知道,这大概是要发怒的前奏,没想到中原中也居然只是有些别扭,说了句,“别说这种话。”

“我是真的很高兴……你愿意和我交换sns吗?”

“随便你。”

“是我的照片……?太好了,我还以为你讨厌我呢。”

……中原中也,没想到你个浓眉大眼的也在偷偷追星。

太宰治深吸一口气,问「蜂」的首领松本,“还来吗?”

“来。”没想到松本完全没有任何过激反应,表情还十分梦幻,“加入你们那里,流夏迟早有一天也会对我说「和我交换sns」之类的话吧?我锁屏也是流夏的……”

太宰治:没救了,这世界只有我一个正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