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04(1 / 2)

即使到了现在,流夏在被拘捕后又疑似与黑手党有染,大多数的粉丝还是相信他的,都在官方出正式的通告宣布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就连anti也不认为流夏会做这种事,大家都觉得他被陷害的可能性更大,最多也就冷嘲热讽两句“圣人居然也会落到这种下场”。

久羽流夏从四岁就开始演戏了,十几年来几乎没有隐私,就算做坏事也没有什么机会。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想要陷害他的人也不会从这方面入手。

但是最近两天,忽然出现了另一种声音。

杀人案也许是巧合,但是被黑手党带走确有其事。对方用了暴力手段袭击了东京警署,只有久羽流夏被完好无损的带走了。而且对方根本没有隐瞒自己的身份吗,是横滨的黑手党。

久羽流夏也许没有杀人,但他跟黑手党的关系绝不简单。有知情人说,港口黑手党现任的首领的年纪,有个十五岁的儿子并不奇怪。

黑'道少主久羽流夏的词条悄无声息的上了推特趋势,等被发现的时候,热度已经很高了。

按理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久羽流夏一直以青少年偶像的身份活动,就连首相也曾公开称赞过他是“当代年轻人的楷模”。

文章是个风评不怎么好的狗仔写的,内容从流夏母亲结婚开始。跟一般人士结婚的女明星并不少,隐瞒结婚对象身份的更多,但是像久羽惠这种完全扒不出痕迹的就没有了。甚至在久羽流夏开始演戏之前,大众都不知道她的孩子是男是女。

如果丈夫是黑手党就说得通了。

“怎么样,这个文章。”穿着皮氅的男人从墨镜上方看向坐在对面的少年。长得不错,但是比起杂志上漂亮到惹人怜爱的久羽流夏,就显得相当普通了。

“你似乎很吹捧他,天谷奴先生。”少年说道,他看上去有些不满,“我要他不能翻身,这完全不能达到我要的效果。”

“哈哈哈,毕竟我对他也很有好感嘛。”天谷奴零笑着说道,他坐在沙发上,翘起了一条腿,语气自然地说道,“不过不用担心,平川君,我这个人很有职业道德的,就算他是我很欣赏的人也不例外。我记得你拿到了原来只打算邀请他的剧本吧,这还不够吗?”

平川佑介的脸色狰狞了一瞬,很快又平静了下来,他冷笑一声,“我自然是不在意你喜欢谁,但是我付给你钱了,你完成你的工作就好。”

天谷奴零低声笑了起来,似乎在嘲笑他,但是语气还是相当的温和,“当然了,你付过钱的,我会为你做事。”

“就没有更快的方法吗?”平川佑介站了起来,有些急躁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从我出道他就压我一头,无论是谁都没办法跟「圣人」比,就算我转型去做偶像,想避开他,他也像针对我一样。我用了五年才稍微有些名气,他从出道就是巅峰。”

平川佑介越说越急促,语气也越来越快,“我找了私家侦探去跟他,什么都拍不到,甚至工作二十小时后背都是挺直的。”

“只要有他在,我一辈子都红不了。”他抓起了桌子上的杯子,阴恻恻地说道,“所以我要他永远的滚出这里。”

天谷奴零低头看着手腕上昂贵的金表,就像没听懂委托人充满嫉妒心的恶毒的言论一样,十分善意地提醒道,“既然你针对了他这么多年,应该也知道,他的背景并不简单吧。惹恼了他背后的人,你又打算怎么办呢?”

“呵呵。”平川佑介笑了一声,说道,“天谷奴先生,普通人没办法修改监控的。”

“喔,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种手段,真是让我吃了一惊。”天谷奴零做出了惊讶的表情,好奇地问道,“是怎么做到的?”

“是……”平川佑介刚要开口,却又停了下来,说道,“不值一提的小手段。天谷奴先生,后续的事情还需要你继续跟进。”

“我知道了。”天谷奴零也站了起来,压了压帽子,笑着说道,“我是个很有职业道德的骗子,平川君。既然这样我就先告辞了,有别的事请继续联系我。”

离开了地处偏僻的会面所,天谷奴零拨通了另一个人的电话,“哟,赤司少爷。”

赤司征十郎接到了这通电话,并没有多么意外,冷静地问道,“是他。”

天谷奴零笑了两声,没有说话。

“你的佣金再加一倍。”赤司说道。

“我喜欢钱,但我并不缺钱,小少爷。”天谷奴零声音低沉,他说道,“钱不能完全的收买我。”

赤司征十郎叹了口气,耐下心来说道,“欺诈师先生想要什么呢?我可以做出承诺的东西都可以。”

“回答我一个问题。”

“您说。”

“我的委托人说,久羽流夏是个圣人。”天谷奴零低声笑了起来,“你觉得呢?”

“是个笨蛋。”赤司征十郎不假思索地说道,完全没有经过思考,“所以才放心不下。”

*

被幼驯染定义为「笨蛋」的久羽流夏理所当然的完全不知道这件事,对着中原中也笑的十分温柔。

他和中原中也相识是个意外,没想到还有机会再见面。而且他们的缘分并不止于此,港口黑手党给流夏安排的临时住所就在中原中也的楼上,怪不得当初太宰治说“是绝对安全的地方”。

中原中也有些被他扰乱心绪,但是基本的事情还是没有忘记的。

他如今和太宰治一样,是干部候选,正在到处轮岗,基本各处的工作都要去做一遍,为了增强对港口黑手党事务的了解。

原本是两个月轮换岗位的,前天却忽然接到通知让他回来,中原中也本来还在想是什么情况,结果就见到了久羽流夏。

和上次见面的时候差不多,是个麻烦的家伙。但是更漂亮了,一样的让人没办法生气。

而且他绝不是在追星什么的,只因为是认识的人,所以碰巧有些关注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