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 2)

芥川龙之介愣住了,看着周围的一片狼藉,愣在了原地。

他还没来得及出手,有什么东西极快地从眼前略过,下一秒敌人全部倒在了地上,握着枪的手与地面链接在一起,被冻住了。

是就连他也会觉得凶残的程度。

芥川龙之介作为从小在贫民窟长大的孩子,后来又加入了港口黑手党,如果让他出手这些人可能都保持不了身体完整。他理论上是不应该觉得眼前的场景惊人的。

然而,做出这件事的人是久羽流夏——性格温柔待人友善,不存在任何缺点的超完美偶像——就十分微妙了。

芥川龙之介的眼神涣散了起来,他开始思考久羽流夏有双重人格的可能性。

从外表看不出来,其实久羽流夏自己也很慌张。

也许是太久没有使用异能力了,稍微有些失控,做出来的事也与他想法并不怎么相符。他原本只是想筑起冰墙作为堡垒,来作为防守,并没有想过要攻击的。

明明以前都很听话的,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虽然他也有两年没有使用过异能力了。

流夏强装镇定,对身边的芥川龙之介说道,“你觉得怎么样。”

“……出人意料。”芥川龙之介说道。

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之中,最后还是芥川龙之介先问道,“你这个,能撤了吗?”

他联络了港039;黑的相关人员,过会应该就会有人来处理现场了。出于同事爱,他还是提前问了问,尽力给同事省点力气。

“哦哦,没问题。”流夏立刻答应下来,这种事还不是轻而易……举?

久羽流夏伸出了手,指尖上方出现了淡淡的白雾,但是现场没发生任何的改变,依然冰封着。在初春的天气中,增添了些许寒意。

“试验一下。”流夏硬着头皮说道,加大了输出力度,很快的,天色暗了下来,天空中飘起了如同柳絮般的雪花。

“问题不大。”流夏说道,话音刚落,忽然以他为中心卷起了飓风,原本温柔的飘雪变成了暴风雪,利刃般的风刮了起来。

他听见了野兽的嘶吼声。

芥川也在风吹起来的时候消失不见,天地一片雪白,只剩下流夏站在那里。风吹起他的长发,白色的发丝与风雪纠缠在一起,完全的混为了一体。

“嗷——”

野兽的声音出现,这次的声音更近了。风吹得他睁不开眼睛,流夏用胳膊挡住了风,尽力得朝前走去。

此时风雪呼啸得更猛烈了,似乎在阻挡他的步伐。

流夏终于停了下来,将遮挡风雪的手拿了下来,他缓缓的睁开了双眼,露出了蔷薇色的眸子。

“对不起嘛。”流夏对着前方说道,他直觉地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确实没什么机会使用你,不要生气了。”

风逐渐平息了下来,恢复了原本的平静。在流夏的正前方出现了一只未成年的雪豹,白色的幼兽冲着流夏呲牙,清朗天空颜色的蓝色竖瞳紧紧盯着他。

流夏叹了口气,蹲下039;身来,冲着幼兽伸出了手,“回来吧,「风花」。”

是异能力的暴动,在风雪飞起时流夏就自然而然地知道了这件事。大概是对于主人的不满,让本该听话的异能力暴躁了起来,居然具现出了实体。

异能力的性格应该跟他是相同的吧,他本人有这么暴躁吗?

流夏陷入了沉思。

雪豹幼兽也平静了下来,朝着流夏走过来,步伐轻盈优雅,一跃而起挂在了流夏的肩上。

“不能像以前那样吗?”流夏趔趄了一下,差点摔倒。就算是幼崽,体感也有十几千克,没怎么接受过这种锻炼的流夏差点没支撑住。

“嗷。”

虽然对方不能说话,流夏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坚决不回去。

“那能小一点吗?”流夏托了托他,肩膀有些僵硬。

随着他的话语,风花变成了普通的猫咪大小,趴在流夏的肩上,朝他“咪”了一声。

连叫声也变了……看在可爱的份上就算了,就当自己是个宝可梦训练家好了。

下一秒,芥川龙之介重新出现在了他的身边,仿佛根本没有消失,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他身上多出来的挂件。

芥川龙之介与猫大眼瞪小眼,流夏忍住了笑意,拍了拍风花的脑袋,“宝贝,叫芥川叔叔。”

芥川叔叔:“”

流夏开心的笑了起来,伸手挽住了芥川的胳膊,笑着看向他,“不要在意那么多了,我们回去吧?”

久羽流夏笑起来的杀伤力太大,他实在是没办法拒绝。

养有了实体的风花并不是件麻烦事,异能力不需要进食排泄,也不需要清洁。在跟风花商量过后,甚至可以躺在变大的猫科动物柔软的肚皮上,是相当惬意的享受。

但风花并不是都会同意的,基本流夏提出三次,才会勉为其难地同意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