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强渣了我以后 > 2. 预兆(二)

2. 预兆(二)(1 / 2)

等到清水樱好不容易赶去温泉,已经过去有一段时间了。

“樱你好慢哦。”

“等你好久啦,快来快来!”

同伴们早已泡在温泉里了,冥冥和庵歌姬热情地招呼她过去,家入硝子坐在她们旁边,见自己闺蜜来了,递给她一杯西瓜汁。

清水樱脱下穿在外面的浴衣,踏进温泉里。

烟雾缭绕,夜晚视野模糊,沉下去足足及脖子的水位,可以替她掩盖掉许多不能示人的痕迹。

前辈们显然也没能看清什么,只是照常感叹了一下她过人的身材就开始闲聊。

冥冥:“再过不久,樱和硝子就都要毕业了吧?想好以后要做什么了吗?”

清水樱所就读的学校是全日本唯二两所咒术学校,学校位于东京,全名是“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专门培养对付咒灵的咒术师。毕业之后的学生会从事的工作往往也都与咒术相关,不是祓除咒灵,就是对付居心不良的诅咒师,留校成为老师教导学生的也不在少数。

冥冥和庵歌姬是她们的前辈,比她们大一级,一年前就已毕业。庵歌姬去了另一所位于京都的咒术学校当老师,而冥冥则选择成为咒术师。

家入硝子显然是很早就想好了自己将来的安排:“我会选择留校当校医,在此之前先去考个医师执照之类的。”

“樱呢?我没记错的话,樱和硝子都是少有几个擅长用[反转术式]进行治疗的人吧。樱毕业后也打算留校吗?”

清水樱有短暂的迟疑:“……可能吧。”

“你和硝子都打算留在东京的学校吗?”庵歌姬说,“不如樱来我们京都吧?京都的学校正缺少会治疗的咒术师。”

冥冥笑:“歌姬,你直接这样挖人没用的。与其说服樱来京都,不如去说服五条君也许效果会更好哦。”

听出学姐的言外之意,清水樱有些窘迫。

“哈——?!”庵歌姬没听出冥冥话语下的调侃,闻言嫌弃道,“我才不想去找那个性格恶劣的家伙。”

……于是话题顺理成章地拐到了“五条悟那家伙长得帅实力强大又高又有钱为什么还没有女朋友”——“一定是他性格过于糟糕没女生能忍”的批判大会上。

清水樱和家入硝子都没有说话。

“诶等等,这个是什么?”

庵歌姬突然凑近,好奇地看着清水樱的锁骨:“这个红色的印记……”

红色印记?

她心里紧了一瞬间,肯定是五条悟那个混蛋刚才咬的时候留下的……

“是蚊子。”安静了很久的家入硝子突然出声,“……昨天被蚊子咬的,樱酱找我借了驱蚊水,但是好像没什么用。”

“快入夏了,这几天蚊子的确已经开始猖獗了。”

前辈们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便忘记了这件事,转头提了另外的话题。

清水樱握住果汁的手指有些僵硬。

……昨晚,她并没有找硝子借过驱蚊水。

*

泡完温泉,回大厅的路上,像是有某种心照不宣的默契一样,清水樱和家入硝子同时落后于两位学姐,直到前方彻底没有了人影,才停下来。

沉默了许久,终究还是清水樱还开了口。

“……你都知道了?什么时候?”

“之前只是一直觉得有点怀疑,今天才算是确认吧。”家入硝子按住额角,似乎感到非常头疼,“是五条君?不,是我蠢了,除了他还能有谁……但其实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啊,你们谈恋爱是很正常的,老师同学都不会多说什么,为什么要这么费心瞒着大家呢?”

“因为……”即使只是在心里重复一遍这段话,她仍然感到一阵被针刺痛般的错觉,“因为,我们没有在谈恋爱。”

“没有在谈恋爱?”家入硝子下意识重复了一遍,她喃喃了几句,“你们、难怪……”

“什么时候开始的?”

“……半年前。”

“不谈恋爱是他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她沉默着,不回答。

“我明白了。”家入硝子点了点头,忍了又忍,最终还是忍不住爆发了,“太过分了,他什么意思啊!虽然五条君平时在我心里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我实在没想到他能人渣到这种地步!”

“那……那你呢?”气愤过后理智回炉,到底还是对朋友的关心占了上风,家入硝子担忧地看着她,“樱,你是被他胁迫了吗?你别担心,即使他再强,也不可以做这种强迫别人的事……”

“没有。”她白着脸,轻声说,“没有强迫,我自愿的。”

“为什么……”家入硝子完全无法理解,“你这么美,性格这么好,只要你想,愿意和你谈恋爱的人能从这里排到东京塔,为什么……”

她卡在了一半没有再说下去。

其实不需要问为什么,樱能忍受在不谈恋爱的情况下,还继续和他保持这种关系,原因是什么……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可是……”家入硝子欲言又止。

她勉强笑着打断了家入硝子的话:“我知道他不爱我,没关系的。”

“没关系的。”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

她们到达大厅的时候,同学们已经聚在一起开始玩游戏了,家入硝子挽着清水樱加入其中,她脸上带着笑,似乎和平日里没什么区别,只是清水樱却莫名觉得有些不安。

几局过去,轮到加入硝子当国王,而恰好被她抽中回答问题的,却是五条悟。

“真巧诶,是五条君。”硝子脸上带着温和的笑,“那现在开始提问啦,因为是游戏嘛,所以如果有问得不恰当的地方,希望五条君不要介意哦。”

“诶——?”他懒洋洋地拖长了尾音,“那我倒是有点好奇是什么问题了。”

“问题很简单。五条君有女朋友了吗?”

清水樱的手指微微停滞了一下。

然后就听见他漫不经心的语气:“没有哦。”

“那有喜欢的人吗?”

五条悟笑了一下:“这是第二个问题了吧。真心话可是只用回答一个问题的哦?”

“不过回答你也无所谓。”他随意地把手中的牌翻过去丢在地上,“我没有喜欢的人。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我没有喜欢的人。】

【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明明是早就知道的事……为什么在听到他的回答的时候,还是会觉得……难以呼吸呢?

仅仅是维持着表面的得体,就几乎要用尽所有力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