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强渣了我以后 > 7. 清醒梦(二)

7. 清醒梦(二)(2 / 2)

“什么事?”

“关于杰的。”

她完全是条件反射——等到说出口,她才懊恼地发现自己第四次叫错称呼了:“……是关于夏油君的。”

五条悟嘴角的弧度似乎淡了些,但这短短的一瞬像是错觉,很快,他就重新扬起了唇角,语意不明地应了一声:“啊,原来你来找我就是想说这个。”

听他这样说,她又有些不安了起来,但还是硬着头皮继续说:“我想知道……”

接下来,清水樱连续问了五条悟好几个关于夏油杰的问题,这些都是她梦里梦见过的,比如夏油杰父母的名字、家庭住址、喜欢的东西讨厌的东西……但是五条悟是真的不做人,全程用“嗯”或“啊”来回答她,要么就是“不知道”,完全不配合。

她最后都无奈了:“悟,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敷衍我?”

“敷衍?”他扬了扬眉,似乎很诧异,“我不是在认真回答你的问题吗,怎么能算是敷衍呢?”

“可是你一直在说‘嗯’或者‘啊’呀……”清水樱不习惯和人争吵,只好软软地求他,“那、那你可不可以说点别的话呢?”

“那你可不可以不要一直提他?”五条悟反问,“你问这些是想做什么?”

“我是想了解一下——”

“‘了解’?”他打断她的话,像是觉得有趣似的刻意加重了这两个字,然后笑了一下,“你刚才叫他什么?——杰?不是称呼都改了吗,应该已经很了解了吧?”

清水樱不明白他为什么唯独对她的攻击性这么强,为什么这么不愿意和她好好说话,委屈和难受在心底来回拉扯,她咬住唇:“我只是想问你几个很简单的问题而已……到底要怎么样你才愿意好好回答我?”

“别这么委屈,求人要有求人的态度对吧?”他轻慢地摸了摸她柔软的脸颊,“这样吧,你让我开心一点,说不定我心情好了,就愿意好好回答你的问题了呢?”

*

五条悟这个人,虽然总是笑着,但绝不是个好说话的人。良好的出身和过强的实力给了他随心所欲的资本,对他来说这个世界似乎并不存在他想做但是做不到的事,这也就导致很多时候他和正常人之间总有种距离感——换言之,他能体会别人的感受,却很少愿意花心思去体谅和迁就——因为没必要。

这种一定程度的冷漠导致很少有人能真的被他放在眼里,所以很多时候,他想怎么样就要怎么样,地点,时间,方式,从来都由不得清水樱选择或者拒绝。

而她总是愿意顺着他的。

更何况,不管怎么过分,他始终是把握着底线的。

但今晚的五条悟似乎格外反常,格外越界。

更过分的是,她实在没想到,他竟然想——

“不行、不能——”

“为什么不能?”他轻而易举地握住她纤细的手腕抵在枕头旁,俯视她,“刚才给你机会你也并没有拒绝啊?为什么对别人能那么热情,却总是拒绝我?”

握住她手腕的手修长有力,丝毫无法撼动,让她完全没有挣扎的余地。

清水樱躺在他的身下,看着那张俊秀的,帅气的,一如往昔让她迷恋的脸,突然觉得心脏的位置有些发凉。

“……为什么要这样做?”

“需要理由吗?不需要理由吧。”他懒散地回应,“当然是因为我想,所以就这样做了。”

“就只是这样?”

“不然还能怎样?”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万一……“她几乎快压抑不住嗓子里的更咽了,“有没有想过万一……”

“万一怀孕怎么办?”他接过了她几乎说不下去的话,了然般的应了一声,“啊,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个。”

他突然靠近她,苍蓝色的眼眸里印出她的模样,嗓音既甜蜜又恶劣:“所以呢?那又怎么样?你总不会想要我负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