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强渣了我以后 > 求而不得(一)

求而不得(一)(1 / 2)

“她绝对、绝对喜欢我!”

五条悟按着游戏手柄,操纵着手中的游戏角色和夏油杰打得你来我往,或许是挚友间特有的默契,以至于游戏中状况如此激烈,他们竟然还能有余力分心说话。

夏油杰:“她和你告白了?”

五条悟:“没有。”

夏油杰:“你和她告白她接受了?”

五条悟:“……也没有。”

夏油杰:“那你凭什么确定人家女孩子喜欢你?”

这话真是一针见血。

五条悟心绪一乱,按键划开,操作一个不慎就被夏油杰抢到了机会,游戏到了赛点,回天乏术,五条悟看着游戏屏幕上蹦出来的“k.o”,扔下手柄不满道:“喂杰你是故意的吧?”

夏油杰笑:“战术而已。悟,是你太沉不住气了。”

游戏厅里到处是游戏背景音,少年少女们的尖叫和大笑成了点缀的音效,嘈杂的环境让他们之间的话语听起来略显失真。

夏油杰也放下游戏手柄,他拿起可乐喝了一口:“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这么肯定别人喜欢你?”

五条悟并没有正面回答他,反而重新提了一个问题:“杰,你相信梦里发生的事吗?”

“梦里发生的事?嗯……为什么这么问?”

五条悟:“从八岁起,我就一直在做一个梦。”

梦里的他在八岁那年,得到了一位家族送给他的未婚妻。

那是个有着淡金色长发,茜空色眼眸,肤白如雪的女孩子,虽然年纪还小,但已经不难看出她长大后惊人的美貌。

她抱着一只毛绒小羊,怯怯地望着他。

出于某些原因,五条悟让她留在了自己身边,小姑娘有个很美的名字,清水樱。

人如其名,她就像樱花一样柔美,也像樱花一样脆弱易碎,似乎一阵风吹过,就会从枝头坠落凋零。

说句实话,五条悟并不喜欢这样的女孩子。

太弱了。

柔弱,脆弱,软弱。

完全不是他会喜欢的类型。

无拘无束的灵魂,永远不会被软弱怯懦的灵魂所吸引。

他换着方法欺负她,想看看她鲜活起来的模样,想探寻一下她苍白的表面下是不是会隐藏着别的颜色,最好能愤怒地反抗他,光是想想她那双美到极致的眼眸里燃起火焰的样子都会让他有股跃跃欲试的兴奋,毕竟——那种姿态才最漂亮。

可是不管他怎么欺负她,无视她,冷落她,她还是像条小尾巴似的依赖地跟在他身边。

不反抗也不拒绝。

慢慢地,五条悟也觉得无趣了。

他不再欺负她,但也不再和她交谈。

他并不讨厌她。

他只是看不起她。

其实这没什么可难过的,真的,五条少爷成长到现在,真的没几个“看得起”的人。绝大多数人在他眼里都是无关紧要的路人甲,连名字都不必记住,剩下的一大部分是早晚要碾碎的“烂橘子”,还有极少极少的一部分是“有些在意的人”,除此以外寥寥无几的才是能被他放在眼里的人。

【但是清水樱喜欢他。】

或者再具体点——她爱他。

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他们都已经十四岁了,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五条悟觉得有点麻烦了——老实说,清水樱是他“有些在意的人”,但并非他“放在眼里的人”。她甚至不会被他划分到朋友的范畴中,更何况是娶她?

于是十四岁那年,他解除了他们之间的婚约。

但也是在那一年,清水樱失踪了。

她彻底消失在了他的梦境里。

……

从八岁到十八岁,五条悟总是会梦到那个过于真实的梦境。但是现实中的他并没有在八岁那年迎来自己的未婚妻,就像是八岁那年上帝开了个小差,本应该来到五条家的清水樱并没有来到他的身边,她似乎只是他梦中杜撰的虚拟人物。

留给他的全部印象是她很爱他,很依赖他,失去了他,她就会像樱花一样坠落凋零。

有时候从梦境中醒来,会短暂地分不清现实,直到发现自己身边并没有那条乖乖跟在他身后的小尾巴,他的心情都会有片刻的复杂。

这仅仅只是个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