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强渣了我以后 > 求而不得(二)

求而不得(二)(1 / 2)

“……经过诊断和讨论,我们认为清水小姐表现出这种症状,是患上了严重的创伤后应激障碍。”

“创伤后应激障碍?”

“简单来说就是ptsd。患者因为经历、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或受到死亡的威胁,或严重的受伤,或躯体完整性受到威胁后,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注:本段关于ptsd的解释引用自百度百科。)

“能治愈吗?”

“心理治疗是治愈创伤后应激障碍最有效的方法。此前,我们已经尝试了催眠疗法、精神分析疗法、认知行为疗法等疗法,伴随药物辅助对清水小姐进行治疗,但是收效甚微。我们了解到清水小姐幼年时曾因为亲眼目睹双亲惨死而罹患ptsd,经历了很长时间才逐渐变得与常人无异。然而这一次受伤濒死的经历似乎对她的精神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冲击,以至于勾起了她童年的记忆,双重刺激下,常规的疗法对病症起到的效果已经微乎其微。”医生摇了摇头,“目前我们只能尽可能采取控制的手段,尽力不让清水小姐的情况继续恶化下去,但要彻底痊愈,恐怕……”

剩下的话虽然没说出口,但双方彼此都心知肚明。

距离夏油杰叛逃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他在叛逃当日,杀掉了包括自己父母在内的一百多个人。

如果五条悟和家入硝子赶到现场的时间再短一点,清水樱也会顺利成为他手下的众多亡魂其中之一。

但活下来对她来说似乎并不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

家入硝子能用反转术式顺利治愈她心脏的伤口,然而精神上的创伤却实在无能为力。清水樱的精神状态原本就不稳定,她醒来后咒术界高层派人告诉了她夏油杰叛逃的消息,进而得知了夏油夫妇的死讯,他们已经下发了针对夏油杰的通缉令,并希望如果她有任何线索都能及时提供给他们。

“夏油阿姨和夏油叔叔……真的,是他亲自动手的?”

她低下头,呜咽出声:“……为什么啊?”

“夏油君想要创造一个只有咒术师存在的世界,走上这条路需要很大的勇气和决心吧?所以在此之前要斩断一切退路和软肋。”被派来通知她消息的人淡淡道,“清水小姐,你并不是被他心软放过的那个人,老实说,如果不是五条君及时赶到,你现在已经和夏油君的父母一样身处停尸间了。”

直到他离开,清水樱也没有再说一句话。

自那以后,清水樱的精神状态每况愈下,越来越不稳定。咒术师的咒力来源是自身的负面情绪,她本身已经是特级咒术师,如果彻底失控,可能会造成极大的伤亡和破坏。咒术界高层担心她会彻底疯掉变成诅咒师那样的存在,于是在医生对她有了“几乎不可能治愈”的判断后,他们秘密下达了处死清水樱的命令。

然而这个命令没能顺利执行,五条悟执意要保下她,被高层派往前来执行抹杀命令的术师根本没人是他的对手,全都无功而返,五条悟甚至威胁高层如果他们执意杀掉清水樱,那么他并不介意与其为敌让咒术界换一批新的血液。咒术界高层不敢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处死一个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的人,无奈之下退了一步,撤销对清水樱处以**的命令,只要求五条悟时刻监视她,限制她的行动。

双方达成微妙的平衡。

为了监视清水樱,也为了保护她,五条悟把她接到了自己的住所。然而没过多久,他就发现高层所谓的“监视清水樱”和“限制她行动”的要求根本是多此一举。

清水樱的状态太糟糕了,糟糕到现在的她,根本没有余力去伤害别人。

严重的创伤后应激障碍让她经常失眠、噩梦、惊惧,甚至出现幻觉。她的感知和情绪逐渐封闭麻木,从最开始五条悟和她说的每句话她都会回应,发展为四五句回应他一句,但最后甚至不再回应。她似乎并不是赌气或者有意沉默,更像是完全处于自己的精神世界和幻觉里,以至于听不见他所说的话。

她的记忆力也越来越糟糕,经常忘记很多东西,对于时间的认知也越发模糊。今天的清水樱可能是十八、九岁的清水樱,明天的清水樱也许就变成了八、九岁的清水樱。有的时候她甚至会认不出五条悟,对于房间里突然出现的这个陌生的大哥哥感到异常惊惧,恐惧排斥他的接近,哭着喊着问夏油杰在哪里,直到哭累了睡着了在梦里她还会叫着夏油杰的名字求他来救救她。

可分明,让她陷入如今地狱般境地的人,也是他。

五条悟请了很多知名医生来对她进行治疗,效果不仅不显著,随着时间的推移,清水樱的状态甚至逐渐向着深渊不可挽救地滑落下去。

他是在某一天突然发现,除了创伤后应激障碍,清水樱竟然还患上了解离症。她开始频繁地出现幻觉,[自我]开始滑落甚至消失,幻觉频发,记忆错序,时间感和空间感降低。他带她出去散心,她常常会在走到一个地方的时候突然停住,眼里全是茫然和惊慌,她对于自己怎么来到这个地方印象全无,没有任何记忆,似乎她已经不再能操控自己的身体,她甚至已经不再是她自己。

“继续这样下去,她会彻底迷失在幻觉中吧?要么毁灭别人,要么毁灭自己。像清水樱这样善良心软的女孩子,她不会选择伤害别人的,毁灭自己似乎是她唯一的出路。”

有人用冷静的口吻对她的结局下了判断。

五条悟不信他们说的话。

他对此嗤之以鼻。

可是他也真的不愿意看见清水樱继续这样下去。

她终于在他面前乖巧了,顺从了,不再和他对着干了,她也没力气和他对着干了。可他宁愿她还是以前那个一逗就炸毛的小奶猫,怒气冲冲很有精神地挠他,也不想看到现在这样脆弱得仿佛随时会碎掉的清水樱。

所有办法都几乎用尽的最后,他去了夏油杰家里。

夏油夫妇已死,夏油杰叛逃,清水樱病了,这所曾经热闹温馨的屋子如今空荡荡的,已经很久没有人再光顾过了,孤寂得像是被整个世界永远地遗忘在了角落里。

也许,它将永远,永远地孤寂下去。

家具和地板上已经铺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黄昏的阳光透过老旧的纱窗照进来,隐隐约约能看到在光束中翩飞的细小尘埃。

就是在这个时候,五条悟看见了挂在墙上的两本画册。

那是一只小狐狸和一只小奶猫的故事。

温柔的小狐狸救赎了年幼时深陷黑暗的小奶猫,他把差点就会永远沉沦在黑暗中的小奶猫拉到了阳光下,给了她一个温馨快乐的家。

从那以后,小奶猫一直爱着小狐狸,依赖着小狐狸。

她希望小狐狸能快乐起来,为此做什么都没关系,付出什么都没关系,她甚至愿意把自己最喜欢的小羊也送给他,愿意和他组建一个家庭来留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