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强渣了我以后 > 求而不得(五)

求而不得(五)(1 / 2)

初春时节,清水樱去了一趟医院。

之前因为身体不好,她服用过一段时间的药物,虽然距离现在已经过去挺长一段时间了,但她仍然担心残留的药物会不会对宝宝产生影响,于是打算去医院做一个全面的检查。

毕竟现在她可是处在备孕的关键时期。

好在检查的结果是好的,清水樱放下心来,离开医院回家的路上刚好路过浅草寺。

这是东京都内最古老的寺庙,在日本历史上层屡次被火灾所损毁,江户时期德川家康曾下令重建寺庙,令其变为一所规模宏大的寺院。迄今为止,浅草寺中的建筑仍然保持着“江户风格”,灰瓦红墙,庄严肃穆。(注:浅草寺的介绍引用自百度百科。)

每到春季,寺庙里外栽种的樱花便会竞相开放,站在高楼上,淡粉樱花与远处的富士山上的白雪遥相辉映,风过花落,宛如一场樱花雪。

浅粉色的花瓣落进她的鬓发间,清水樱微微一愣,看向寺庙内初开的樱花,才恍然已经是这个季节了。

听说浅草寺求签一向灵验,既然都到这里了,就进去求个签吧。

或许是还没有到旅游旺季,今日又是工作日的缘故,寺庙里此时并没有多少人,清水樱只在路上看见了一个披着长发穿着袈裟秀气高挑的青年,想来应该是寺庙里的工作人员。见他一直盯着她看,清水樱也好奇地看了他一眼,她礼貌地对对方点了点头,然后收回了视线。

擦肩而过。

到了抽签的地方,清水樱付了钱,握住签筒虔诚地摇了摇,“啪嗒”一声,一根带着号码的签便掉在了地上。她拾起签,根据号码去找对应的签文。这种签文一般是由中文写就,晦涩难明,为了方便求签之人理解签文,签文下都有日文写好的解释。

她今天的运气似乎不太好,手中号码对应的签文经过岁月的腐蚀,下面的小字注释都已经模糊不清了。

无奈之下,清水樱只能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到签文本身上——

【玉石未分时,忧心转更悲。】

【前途通大道,花发应残枝。】

——这是什么意思呢?

她握着手中求来的签,困惑地歪了歪头。

“……即使现在有如玉与石混在一起仍未分离明晰,但其发展趋势和结果已经像通往光明大道般的明确了。如果你这时因为一无所获而忧虑心烦,更甚者打算放弃当前目标而改变方向的话,你将会变得更加迷惘和失去理智,而且极有可能选择曾经放弃过的目标作为所追求的结果。”一个温和清越的嗓音在她身边响起,似乎是带了些许戏谑的意味,“不巧,是【末吉签】呢。”(注:1)

前面一大段签文解释清水樱听得懵懵懂懂不太明白,但最后那句【末吉签】她是听懂了的。虽说抽签就是各种结果都可能发生,但抽到【末吉签】还是让她有些郁闷——更不要说解签的人还是这种戏弄的近似于幸灾乐祸的口吻——实在是让人心里不舒服。

她有点不高兴地看着出现在她面前的男人:“你们给顾客解签都是这种态度吗?如果是抽到【凶签】的客人,是不是还要嘲讽一番呢?”

出现在她面前的男人正是刚才擦肩而过时一直看着她的高挑青年,离得近了清水樱才发现对方有着非常秀气雅致的容貌,黑发如瀑,细长的深紫色眼眸似乎有种奇特的蛊惑力,是会很招女性喜欢的俊美青年。

长得再帅也没用,寺庙里的工作人员怎么可以对抽到末吉签的客人发出嘲讽呢?

清水樱气鼓鼓地想。

她那副过于孩子气的神情和眉眼间的陌生都做不了假,却让原本带着笑意的黑发青年神情凝滞了一秒,刚才擦肩而过时就有的违和感终于明显到了让他无法忽视的地步,原本游刃有余的姿态消失殆尽,他定定地望着她——

“……你不认识我?”

【这话问得真是奇怪。】

清水樱盯了眼前的青年许久,好奇道:“这是什么新型的搭讪方式吗?”

不过,他这样一说,她才突然觉得对方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熟悉感。

可她确定自己以前并没有见过他。

不过这也说不一定,毕竟她和杰结婚后,原本聪明的小脑瓜就退化成了金鱼的记忆。

小金鱼如果忘记了以前有过几面之缘的人也是有可能的。

清水樱带着点歉意地补充道:“对不起呀,我结婚后记性就不太好了,可能以前见过你,但是我真的不记得了,不好意思啊。”

对方像是没有注意到她的道歉,听完她的话,半散长发的青年神情不变,只是脸色白了些:“……你结婚了?”

声音轻到几不可闻。

她都二十多岁了,超过法定婚龄好几年了,结婚难道是什么值得让人难以接受的事吗?

“是呀。”虽然感到奇怪,清水樱还是点了点头,“我已经结婚十年了。”

“……是谁?”他说,“是悟吗?”

“什么‘悟’?”清水樱鼓起脸颊,“我不认识你说的人是谁。请不要再继续追问了。”

毕竟只是陌生人,一直问她的私事也太没有界限感了吧。

清水樱心里嘀咕道。

对方像是怔了怔,他似乎在一瞬间明白了什么,但是现实并没有给他过多整理情绪的时间。他很快挂上了那种浮于表面的伪装式的温柔笑容:“抱歉,是我冒犯了。”

“没关系。”清水樱一向好脾气,对方道歉后她也没有计较。

青年自我介绍是浅草寺的僧侣,也就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出于对她的歉意,可以带她在寺庙里逛逛,免费烧柱香送她个御守之类的。对方态度真诚,反倒让清水樱不太好拒绝,便也同意了他的请求。

短暂的接触下来,清水樱很快就和青年熟悉了。她发现对方实在是个非常温柔好相处的人,更让人惊喜的是他们竟然在兴趣爱好上有许多相似之处,所有她感兴趣的话题他也有着不浅的了解,明明是才认识不久的人,却像是已经相识很久了一般有种奇特的默契。

除此之外……她总觉得对方身上有种让她分外怀念的熟悉感。

就像是盛夏时的绿豆雪糕,就像是秋季黄昏时被染成橙红色的天空。

离开前,清水樱问他:“谢谢你今天带我逛寺庙,但是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呢?”

青年沉默了一会,微笑道:“我姓夏,不介意的话,可以称呼我夏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