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强渣了我以后 > 22、今后事(三)

22、今后事(三)(1 / 2)

("最强渣了我以后");

“我不会再回来了。”

五条悟花了一秒听清这句话,

又用了几秒,才理解了她的言下之意,紧随而来的,

就是对自己理解能力的怀疑。

以往不管他怎么欺负她,

对她再怎么恶劣,

她也总是温柔的,

忍耐的,退让的。虽然有时候五条悟也会觉得她这种态度很无趣,

会想象如果她真的愤怒地反抗他会是什么模样,

他又会怎么应对,

但是当这一刻真正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好像并没自己所想的那么期待。

他好像并没有准备好,面对这样的她。

清水樱没有站在原地等他,她似乎已经完全不在乎他会对她的一句话做出什么样的反应,甚至于就连“我不会再回来了”也只是通知他一声,

没有征求他同意的意思。

所以话一说完,

她就拖着行李箱打算离开,

却在开门的瞬间被他握住了手腕。

“这样说,

是要和我结束的意思?”

他问。

清水樱的视线垂到了手腕上,都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有余力分神,

她只是突然想到,

又是手腕,好像他拉住她的时候总是会选择握住她的手腕,他们有真正意义上好好地牵过手吗?

好像没有。

即使是在床上他们也鲜少有十指相扣的亲密,

更多的时候就像现在一样——他总是会握住她的手腕,压在枕边,以一种她无法反抗的姿态。

可是,

在梦境里,她是见过他真正喜欢她是什么样的啊,原来他也会那么温柔那么迁就那么纵容,会总是想要搂着她亲一亲再亲一亲,她一掉眼泪他就会把她抱进怀里哄着,走在外面随时都会牵着她的手。

那才是喜欢一个人的姿态吧。

她觉得有点累了,所以也只是轻声说:“不算是结束的意思,悟,你忘了吗,我们从来就没有开始过。”

他微微一怔。

他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就要脱离他的掌控了,彻底脱离,这种感觉真是让人发疯,可就像是笼中困兽,再怎么原地打转也找不到出路。

在她离开前,他沉默了很久,最后一次开口:“钥匙你带上吧,我不会换锁的。”

这是他第一次对她示弱吧?即使只是这么微弱的程度。

如果是今天以前,她可能会很开心,会觉得长久的坚持看到了曙光,但在已经决定离开的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

她静了很久,背对着他,最终只是笑了笑:“不用了。”

“它本来就不是属于我的东西。”

*

追溯起来,她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他产生依赖的呢?

是八岁那年吧。

那年她被五条家的人带回到本家,小孩子对于身边环境的变化总是分外敏感,清水樱虽然年幼懵懂,但已经能够隐隐察觉到在这个冰冷偌大的日式古宅里没人喜欢她,只有那个雪发蓝眸身份尊贵的男孩不会伤害她,他会保护她。

出于小动物趋利避害的本能,她总是跟在他身边,怯生生地躲在他身后,像只甩不掉的小尾巴。

可是五条悟并不总能陪在她身边,“最强”年幼的时候还不是“最强”,他也有很多的课程和训练需要完成,所以常常会离开本家。

尽管他离开的时候一再向泪汪汪的清水樱承诺很快就会回来,但他走之后她还是大哭了一场。

那是她来到五条家三个月后的事。

因为某些原因,五条悟外出了两个星期,清水樱不被允许和他一起离开,只能留在五条家。

她以为接下来这段日子会像以前一样在孤独中等着五条悟回来,然而第二天她就被告知,接下来的日子里,都会有老师来这里教导她。

教导她……如何做一个没有思想没有自我,无条件服从五条悟,甚至心甘情愿把一切都献给五条悟的人,成为一个供他操控的傀儡和乖巧温顺的娃娃。

这是违反人性的洗脑,是彻头彻尾的犯罪。

可是清水樱只有八岁,她太小了,根本分辨不了“老师们”灌输给她的观念到底是好是坏,也理解不了她们教她说的话,做的事都隐藏着怎样可怕的深意,只是乖乖地按照她们的意思去做。

只是时间似乎太短,这么短的时间,还不足以将她彻底驯化成不会自我思考也没有独立人格的清水樱。

两个星期后,五条悟回来了。

清水樱按照“老师们”教导她的内容,怯生生地和他说话,她不再称呼他为“悟”,而是称呼他为“主人”,她的主语里甚至不再出现“我”。

年幼的五条悟脸上闪过一丝错愕,他敏锐地察觉到了她的异常:“……为什么这样和我说话?”

清水樱被他骤变的脸色吓到了,“老师们”教她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能对悟大人说谎,所以只好磕磕绊绊地回答他:“是、是老师们教的……”

男孩苍蓝色的眼眸里一片阴翳:“他们还教了你什么?”

“他、他们还说……我依附着主人生存,是低人一等的存在,要心怀感激,绝对不能有自己的想法也、也不能有私心……将来要把一切都奉献给主人……”说着说着,清水樱绞着手指困惑地小声嘀咕,“可、可是‘低人一等’是什么意思呢?”

她还太小了,甚至理解不了某些词语的含义。

“这群混账!”

听完她的话,男孩尚且稚气的脸上闪过一丝狰狞,清水樱从来没有在他身上看见过这么愤怒——真是称得上暴怒的一面,他站起身脸色阴沉地冲出房间找人算账,当天五条家的宅子就塌了一半,修缮工作持续了好几天。

自那以后五条家再也没有安排过“老师”前来教导她。

清水樱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她其实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五条悟会什么会那么生气,也不知道外面时不时响起的巨大声响是怎么回事,她只是害怕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才会这样,一个人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过了没多久,房间的木制拉门被推开,冬季晚风裹挟着庭院中千枝梅的清冷幽香鱼贯而入,就连他的白色浴衣上也带着凛冽的气息。

五条悟走到她面前,微微蹲下,双手按在她的肩上平视她,语气是前所未有的认真:“从现在起,忘掉那群蠢货交给你的一切。记住,我不是你的主人,你也不是我的所有物。”

“你不需要为我奉献一切,也不需要为我牺牲。你不依附我而活,也并不低人一等。”

“樱,你是人,是和我、和其他所有人一样,有着独立人格的人。”

年幼的清水樱呆呆地望着他。

明明是光线模糊的夜晚,那双苍蓝色的眼眸却亮得像是有火在燃烧。

*

当年她还小,对于年幼的自己差一点就会被拐上弯路这件事并没有什么清楚的认知,只是为五条悟自那以后花了越来越多的时间陪她玩而感到高兴。随着年龄的增长,知识的增加,三观的成熟,她才逐渐明白当年的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她离万劫不复只差一步。

离开的时候,她又一次不期然地想起了那个夜晚,想起了那个男孩曾经告诉她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