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强渣了我以后 > 24、傀儡戏(一)

24、傀儡戏(一)(1 / 2)

("最强渣了我以后");

他最终没有选择出现在她面前。

回程的路上,

五条悟看着电车外渐落的夕阳,他和清水樱初遇的场景清晰地浮动在眼前,好像一切就发生在昨天。

清水樱到来的前一天,

五条悟就知道自己会迎来一位未婚妻,

当然“未婚妻”不过是表面说辞,

五条家所有人都默认了她真正的地位不过是一个生育机器。担心一向叛逆喜欢和家族对着干的少家主不愿意接受这个未婚妻,

家族派来的说客絮絮叨叨地对五条悟念叨着“这个女孩血脉不同常人”、“家族都很期待她能诞下少家主的孩子”、“延续五条家血脉是少家主应尽的职责”云云……

穿着白色浴衣的少家主站在庭院中,望着天边的云卷云舒,

丝毫不回应,

全当身边人说的话是在放屁,

等到对方费尽口舌无话可说时,他才终于开口:“你们的提议是好的,我也很愿意为了家族的延续尽一份力,但是我觉得你们忽略了一个致命的问题。”

对方一愣:“请悟大人指教。”

少家主悠悠道:“我今年才八岁,生不了孩子。”

明白自己是被少家主戏弄了,

说客有些不悦,

意有所指地说:“悟大人,

家族当然不是让您现在就繁衍子嗣,

您不会不明白这点,请不要拿我寻开心。毕竟这可是家主的意思,

不是我希望您如何,

而是家主……”

五条悟瞥了他一眼,不冷不热道:“你是在教训我?”

对方骤然意识到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个普通的八岁男孩,他是御三家之一五条家的少家主,

是“六眼”的拥有者,是咒术界未来的“最强”,根本不是他拿着鸡毛当令箭就能轻易得罪的对象——他惶恐地跪下:“悟大人,

我……”

五条悟懒得再和傻逼虚以委蛇,语气恶劣道:“父亲有什么命令让他亲自来告诉我,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我说话?”

少家主一连让数位说客滚蛋了,实在找不到人,五条家主无奈之下只好亲自来见他,岂料儿子并不买账,语气随意,说出来的话相当混账:“这么想要继承人,与其寄希望于我,不如父亲您和家族里的几位长辈再多努努力,毕竟……”他似笑非笑,语气讽刺,“等再过几年你们想努力恐怕都没机会了。”

不怪五条悟和吃了炸/药似的输出爆/炸,实在是家族的态度太让人火大。

身为御三家之一的少家主,五条悟很小就接触到了咒术界里最阴暗的部分。

关于咒术师的起源,咒术界明面上对外宣称是因为在很久很久以前,人类的负面情绪产生了咒灵,为了消灭咒灵咒术师便应运而生,然而真相远比这要残酷血腥得多。

几千年前,人类中其实并没有咒术师的存在。面对因为战\\乱\\饥\\荒而频繁滋生的强大咒灵,人类只能节节败退,除了等死毫无办法,几乎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名叫“清水琳”的女性站了出来——她宣称自己虽然本身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但是经由她孕育的孩子,却能够获得足以战胜咒灵的特殊能力。

她牺牲了自己,在短短三年内生下了三个孩子,人们惊喜地发现由她所诞育的子嗣竟然真的拥有了足以对抗咒灵的能力,原本已经被逼到悬崖边上的人类,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他们看到了反败为胜的曙光。

但“清水琳”仅仅是一个人,即使不间歇地怀孕生子,耗费十几年时间也不过只能得到十几个咒术师,和数量庞大的咒灵相比,实在太少太少。

就在这时,“清水琳”告诉人们她的血脉其实并不特殊,她的族人中的部分女性有着和她相同的体质,他们平日里族内通婚诞生的孩子不会有任何异常,然而和外人诞育的孩子却拥有战胜咒灵的能力。

所以,只要让她的族人们和她一样奉献自己,诞下子嗣,人类咒术师的数量早晚能多到战胜咒灵!

可能对于人类来说,“清水琳”是恩人,是圣人,是无私奉献了自己的存在。

但对于她的族人来说,她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罪人。

自那以后千年来,清水一族的女性不停地遭受着追杀和抓捕。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有权有势的家族将抓来的女性豢养起来,让她们生下有着自己家族血统的孩子,为了防止她们逃跑,也为了防止她们伤害与其□□的男性,她们被折断手脚,毒哑嗓子,刺瞎双眼,毁去容貌。她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生孩子,永无止境地生孩子,直到死亡结束自己悲惨的一生。

随着时间的推移,咒术师的数量越来越多,咒术师和咒术师之间可能诞下咒术师,咒术师和普通人也可能诞下咒术师,清水一族的女性起到的作用越来越微弱,就在这个有着悲惨命运的一族即将解脱的时候,咒术界又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

原来清水一族的女性不仅仅能诞下拥有咒力的孩子,她们中的极少部分人,诞下的孩子甚至能拥有极其稀少罕见的特殊能力。

比如……六眼。

这个消息让咒术世家为之疯狂,所有人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这代表着家族辉煌的延续,拥有过这种女性的世家都曾经在历史长河中迎来过鼎盛时期。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近五百年来,拥有这种体质的女性越来越少,几乎销声匿迹。

清水樱是近年来找到过的唯一一个。

也难怪五条家就算拼着和其他两家撕破脸的风险也要把她带回来,原来是有这么大的利益可以图谋。

五条悟无不嘲讽地想。

等到真正见到她的时候,他才发现清水樱和自己想象中的不太一样。那是一个有着淡金色长发,茜空色眼眸,柔弱美丽得像樱花一样的女孩子,怯生生地被五条家的人拉着走到他面前,手里还不忘抱着她的毛绒小羊,看起来软软糯糯的,很好欺负的样子。

他说:“她就是五条家准备给我的未婚妻?”

“回悟大人,准确说是送来侍奉您的人。家主吩咐过,如果您满意,她就是您的未婚妻。”

“如果我不满意呢?”

“那就送她去‘应该去的地方’。”

五条悟知道他们所谓的“送她去应该去的地方”的地方是什么意思,他曾经在书中见过多年前被其他家族豢养起来的清水一族的女性。她们有的人从出生起就剥夺了人权,被永远地限制在暗无天日的小小房间里,让家族中不同的男性和其□□诞下拥有家族血脉的孩子,从第一次初潮开始就不停地经历着怀孕生子的过程,死亡对她们来说甚至是一种仁慈。

五条家的意思显而易见,他们不会动少家主的“未婚妻”,毕竟他和清水一族的女性诞生的孩子可能会强大得超出所有人的预料,让她去给五条家的其他平庸之辈生孩子反而是种浪费。但如果他不愿意接受清水樱,甚至现在就表现出排斥的意味,那么她的下场就是五条家的生育机器。

在他成长到足够强大能凭个人实力庇佑她前,他们的婚约反而是对她的保护。

幼年的五条悟沉默着站在走廊上,身姿挺拔如松,他敛眉垂眸俯视下面那个懵懂又怯生生的小姑娘。

她对自己的命运还一无所知。

他虽然厌恶家族拿他的婚约当要挟的戏码,却没办法眼睁睁看着这样一个无辜的女孩坠入地狱。

半晌。

“让她留下来吧。”他说,“告诉父亲,我同意了。从今天起,她就是我的未婚妻。”

*

清水樱很黏他,大概是因为小孩子更能敏感地察觉到别人对她的态度,她知道五条悟是这个大宅里唯一对她好的人,所以总是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像个甩不掉的小尾巴。

五条悟有点无奈,他早就习惯了自己一个人行动,无牵无挂走路带风,视线永远都不必往下看,可身份尊贵高傲冷漠的少家主身后老跟着个软软糯糯的小尾巴算是怎么回事呢?看起来一点都不威严。

但是……这只小尾巴真的很可怜,她这么小就失去了爸爸妈妈,被人当做生育工具一样送到他身边,没有人关心她没有人对她好,想来她也是太害怕了才会一直跟着他吧,毕竟如果不跟着他,她又该怎么办呢?

她这么无依无靠,就像路边的小花一样谁都能踩一脚,如果他也不理她,他也不保护她,不知道她会被人欺负成什么样。

而且他承诺过会保护她,他向来说话算话,当然不能食言。

于是少家主开始学着陪小姑娘玩,学着逗她开心,学着在她难过哭泣的时候换着花样哄她,学着在她想念爸爸妈妈的时候把毛绒小羊塞进她的怀里……

“樱可是我看着长大的。”

这句话绝不掺假,五条悟觉得自己今后再也不可能在哪个女孩子身上投入这么多的时间和耐心了,因为人生只有一次,无法重来,他不可能再陪着谁一起长大,看着她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小姑娘变成亭亭玉立的少女。

春去秋来,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

变故发生在他们十四岁那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