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强渣了我以后 > 27、傀儡戏(四)

27、傀儡戏(四)(1 / 2)

("最强渣了我以后");

最初和清水樱建立傀儡契的时候,

五条悟没有想太多,他只是为了救她,为此他暂时成为傀儡也无所谓,

之后等清水樱恢复过来,

再解除傀儡契就好了。

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会有任何变化。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

他渐渐感觉自己的目光开始不受控制地被她吸引,

几乎无法把视线从她身上挪开。

她淡金色的长发。

她茜空般的眼眸。

她白皙粉嫩的脸颊。

她樱花般柔润的嘴唇。

她纤长柔软的手指。

她秀气精致的锁骨。

还有她柔弱得仿佛不堪盈盈一握的脖颈。

每一处都那么惹人怜爱。

仅仅只是注视着她,

他喉咙处就仿佛火烧般干渴,某种疯狂的,

隐晦的,

从未有过的欲/望从心底萌芽,蠢蠢欲动,

只需要一点星火就能烧成一片火海。

最初,他并不明白那种欲/望到底代表着什么。

直到有一天,

他梦见了清水樱。

她白皙纤弱的双手搂着他的脖子,

他好像在欺负她,以至于她一直躺在他身下呜呜哭泣,

并不是悲伤或者难过的哭声,更像是小奶猫撒娇示弱的喵喵声。可她越是哭,

他就越是不想放过她,在梦里他几乎对她做遍了所有能做的不能做的事,强行握住她的腰让她没办法逃走,

她散乱的发丝,

雪白的肌肤,

哭红的眼眸,还有每一次亲吻每一次触碰,都让他感到一阵兴奋到极点的颤栗。

梦里他一直缠着她,

恨不能纠缠到天荒地老,仿佛永远不知道疲倦和厌烦,毕竟她的一切都那么惹人怜爱,让他永远都不会对她有烦腻的一天。

梦醒之后,五条悟对着自己的床单陷入了沉默。

是因为身边的女孩子只有她,太久没接触别的女孩子,所以潜意识里才把她当做了这种的女主角了吧?

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他在一天之内浏览了不下五百张各种少女偶像团体的照片,甚至把她们的视频翻出来看,虽然她们长相不一定比清水樱好看,但身材都很有棒,性感眼神和表情的诱惑力绝对比一脸天真稚气的清水樱强多了。

但是没用,当天晚上,他梦境里的女主角还是清水樱。

之后的每一次梦境,他都会梦到她。

虽然绝大多数时候是不可描述的那种梦,但也有很温柔清新的梦境,有一次梦里,他仅仅只是陪着她坐在湖边看樱花,他们就那样看了一晚上,即使什么都不做只是注视着她,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心里仍然残留着一种极其温柔的满足感。

于是他渐渐明白了,不是因为他总是解除清水樱才会在青春期做那种梦,而是因为他想梦见清水樱,所以她才会出现在他的每一种梦境中。

但……这是不对的啊。

他明明……不喜欢她不是吗?

为什么他的目光开始不受控制地停留在她身上,为什么他完全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为什么即使在梦里他也总是梦见她?

后来他才从族人口中得知,这竟然是【傀儡契】的副作用之一——为了方便控制傀儡,作为【主人】的一方对于【傀儡】最大的愿望,会体现在【傀儡】身上。

虽然清水樱不知道他们之间有傀儡契的存在。

但是她喜欢他,所以她潜意识对他最大的愿望是——

“希望悟也喜欢我。”

傀儡契回应了她的这份心愿。

想明白了这一切,五条悟开始抗拒自己对她的这种爱/欲。

他可以接受救她而和她建立傀儡契,可以接受因为救她而自愿成为【傀儡】这一方。但是以他的骄傲和自尊,实在无法忍受自己的情感被一个傀儡契所操控,被驱使着去做不是自己发自内心想做的事。

可是在傀儡契的影响下,对她的爱和欲/望,就像深深扎进了他的骨头一样,强大到几乎成了他的本能。

他不想败给它。从十四岁到十八岁,五条悟尝试了种种方法来反抗和逃避,他回避她,不理她,故意恶劣对待她……各种方法他都试过了,但无一例外全都败下阵来。

她的每一次哭泣每一个微笑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牵引着他的情绪,让他不由自主地猜测她是因为什么而微笑,又是因为什么而皱眉,她望着天边的夕阳时在想什么,她接住飘落的樱花瓣时垂下的眼帘里是什么样的情绪。

他甚至想知道她做的每一个梦。

想知道她的梦境里,会不会像他梦见她一样,她梦境里的男主角也全是他。

对她的爱和欲/念竟牢固至此。

保护她的欲望和蹂/躏她的欲望相互交缠依偎,如野草般旷野生长,有的时候,五条悟甚至会觉得自己是不是分裂了。

一半的五条悟说,他应该远离她,保护她,放她自由。就像他曾经打算的那样,就像他曾经承诺过的那样。

可是另一半的五条悟则只有一个念头。

他想占有她。

他想占有她。

他想占有她。

他真的好想……占有她。

这种欲/望简直有如毒/药一般融入了他的血液之中,让他早就上了瘾。就像快要渴死的人看见水却不能喝,她对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笑容,每一次呼吸,甚至就连她什么也不说什么也做,仅仅只是静静地站在他的视线范围内,对他来说都是致命的诱惑。

可是他什么也不能做。

忍耐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极致的煎熬和折磨,特别是他也知道她喜欢他,只要他提出来,她就一定会心甘情愿地为他献上自己的一切。

可他竟然真的在这种情况下,忍耐了四年。

一千四百六十一个日日夜夜。

足以让人疯狂的一千四百六十一个日夜。

越是忍耐,对她的占有欲越是与日俱增。

进入高专后,他们认识了新的同学,她的身边不再是只有他,而是多了家入硝子和夏油杰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