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强渣了我以后 > 30、火葬场(三)

30、火葬场(三)(1 / 2)

(最强渣了我以后);

“……他为什么在这里?”

两道视线突然之间都凝聚在自己身上,

带着咄咄逼人的意味,就像小奶猫被人抓住了后颈一样,清水樱瞬间紧张了起来,

向双方解释道:“横滨这边缺人,杰十几天前就过来帮忙了。悟是因为高层调令过来的,

刚好我手下没多少咒术师,所以才分给我……”

“……‘杰’?”五条悟扬眉,关注点完全歪了,“樱,

你和他的关系什么时候好到可以互相称呼名字了?”

“当然是在悟不在的时候。”

夏油杰微笑补充。

眼见气氛又变得焦灼起来了,清水樱只好无奈转移话题:“不要闹了,

今天的任务还做不做了?”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清水樱一直陷在一种奇怪的氛围之中。

倒不是她奇怪,

而是五条悟和夏油杰之间的氛围过于奇怪。虽然都说三角形是最稳定的结构,

但是这个理论套在三个人身上就会完全相反。不管是出任务还是汇报工作,

但凡三个人同时在场,

身边的环境就像变成了一个堆满汽油的密闭空间,

窒息又忐忑,稍微一点星火都能瞬间引爆。

清水樱不是不知道这种氛围是什么意思,现在叫修罗场,进阶版本叫狗血三角恋。

她只是不明白五条悟现在再来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他不喜欢她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了,

十年了爱情都没萌芽,

她没有那么天真,

会以为她一走他就会立刻爱上她,

然后悔不当初地追过来,试图和她和好——虽然他现在所做的幼稚举动也的确是要和她和好的意思——但那绝不是因为爱情。

顶多只是不习惯。

只是因为不习惯从来都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女孩突然离开而已。

但越是意识到这一点,清水樱就越是心凉。

她已经决心离开他,

却在离开后不久被告知怀孕的消息,这个孩子或多或少地打乱了她人生的计划,也让她永远不可能从和他真正意义上地一刀两断。每天只是要忍受怀孕初期的各种反应,她就已经非常难受了,不把怀孕的事告诉他是她自己的决定,但这不代表她愿意在自己非常难受的这种状态下还看见罪魁祸首一无所知地在自己面前晃悠。

他还总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仿佛她亏欠他良多。

她想让他离开横滨,但一直找不到一个好的时机开口。他并没有明确地表白,如果冒然拒绝,难免让人觉得自作多情。

这种微妙的情况暂时保持了下去。

直到某一天,清水樱在茶水间休息的时候,无意间听见五条悟和其他人的对话——

“……没有考虑过这方面的事。但是如果以后真的有孩子了,大概还是选择不要会比较好。”

“原因?生下我的孩子不是什么好事吧?”

随着脚步声的渐渐远离,清水樱僵硬的手指才稍微有一点点回暖。

她突然意识到她忽略了一个问题。

以往她总以为如果五条悟得知她怀孕,也不过是两种反应——第一种,选择为了孩子负责,第二种,即使有了孩子他也不想负责。

无论是哪种反应都是她不愿意看见的,所以她从来没有打算把怀孕的事告诉他。

但是她还忘记了一个可能。

他也有可能既不打算负责,也不愿意让她生下孩子。

他可能会逼迫她放弃它。

以他的实力和背后家族的力量,他如果想,绝对有无数手段做得到。

想到这一点,清水樱如坠冰窖。

现在宝宝还小,还能瞒过去,但是时间一久,如果他一直留在这里,他们相处的时间太多,她没有把握能一直瞒住他。

“悟想和你和好,他不是那种会轻言放弃的人。”夏油杰说,“他一向都是想做的事就一定要做到,普通的交谈对他是没用的。”

“……那该怎么办?”

“我有一个办法可以帮到你,他一定会选择放手。”夏油杰说,“只是要看你愿不愿意。”

五条悟年幼时期,心里就一直藏着一个疑问。

日本这么多咒灵,每年都会导致无数无辜的普通人被卷入其中,失去生命,可是为什么咒术界高层看起来似乎对于彻底消除这件事并不积极?

甚至消极。

但他没有直白地把自己心里的疑问问出口,而是选择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年龄渐长,看过的事多了,他逐渐明白为什么了。

【彻底消除咒灵符合普通人的利益,但不符合咒术界高层的利益。】

上千年来,咒术师和咒灵之间的斗争从未停止过。普通人没有对付咒灵的手段,面对这种超然的力量,只能寄希望于咒术师,咒术师能获得金钱、地位、名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咒灵脱离不了联系。强大的初代咒术师累积财富和土地,依靠血脉将术式代代相传,逐渐演变成最强大的三大咒术世家,这也是御三家的雏形。日本古代的大名就算拥有再多的权利和地位,面对咒灵这种超乎能力范围之外的威胁,仍然不得不仰仗咒术师。咒术师和权力高层之间的纠缠已经持续了上千年,日本古代从幕府时期开始,咒术界高层就是站在幕府背后的隐形“权威”,之后不论是皇权的衰落还是幕府的末日都影响不了其分毫,咒术界高层始终矗立在腥风血雨中巍然不动。

咒术界最强大的时候,甚至能左右日本首相的选举。

可是,这一切都有一个致命的问题。

当咒灵存在的时候,普通人需要他们的力量救命,政客需要他们的力量维持秩序,增加自己政治道路上的砝码,所以咒术师是祓除咒灵的“正义的一方”,咒灵越强,人们对咒术师的依赖便也越强。

可是,当咒灵不再存在的时候,咒术师也不再有存在的意义和价值,一切将归于平静,咒术界高层千百年来掌握的权力和财富都将随着时间的洪流一起湮灭。

这绝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

所以才会放任咒灵的存在,所以才会打压没有背景的强大术师,所以才会千方百计地想要得到清水樱。

死几个普通人算什么?

牺牲几个没有背景的咒术师算什么?

日本人民的平静和安稳算什么?

这一切哪有握在手中的权力地位重要?哪有延续家族的辉煌重要?哪有那些染血的纸币黄金重要?

明白这一切后,五条悟心中只有一种冰冷的火焰在燃烧,明明温度炽热到骨头都被融化了,然而呼出来的每一口气却都是冰凉的。

真是贪婪至极,这些人不止想要享有一世荣华,甚至妄想千秋万代!

——即使荣华富贵下是积累成山的白骨。

从那个时候起,他心里就隐约埋下了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