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道祖是克苏鲁 > 第二章 花非花

第二章 花非花(1 / 2)

什么物非物的?

李凡咽了口唾沫,他只看到两个血淋淋的窟窿瞪着自己,血管和粉肉还一颤一颤的。

正在他不知该如何作答之时,从身后闪过一道虹光,颅顶爆起一片雷响。

老道松开手,把李凡扔回蒲团上坐着,虽然瞎了双眼,行动却全无半点阻碍得从他身边走过,把那亮得发光的赤剑往怀里一揣,双手掐诀作辑,弯腰叩首拜倒,

“山主。”

山主?

李凡缩着脖子扭头望去。

却见一个面如净玉,唇若丹砂,身长九尺的男人笑吟吟得望向自己。大概就是那什么山主了。

他倒没有作道士打扮,袒胸露怀得披着身红袍,也未曾扎巾戴冠,就这么披头散发的,但也不显得怎么邋遢,举手投足间,倒颇为潇洒帅气,气度不凡。

恩,果然这种事吧主要还看脸。

“秦剑师,看着如何?”那山主向老道问话,面上依然笑吟吟得看向李凡,全然没有看到满地血肉狼藉似的。

“回山主,”老道士告状似得,把手朝李凡鼻子一指,“这小子是个道种。”

什么道种,怎么听着像是骂人的话哩。

李凡皱眉,偷偷往一边移了一下,老道的手指也跟着他的鼻子移。

靠,你眼珠子都扣掉了吧!这还看得见?

“此子观星望月,居然能临渊入梦!入定时激起的煞气,把尊天魔都养活了!可一身道体却安然无恙,丝毫没有魔形显化的痕迹!连带神智都稳如常人,如此泰然自若的大勇气,这正是天生的求道种子啊!”

您太客气了,泰然自若什么的不敢说,一脸懵逼倒是真的……

但老道一边说着追随着山主,把脸扭过来的瞬间,却着实把正在心里吐槽的李凡骇得一阵心惊胆裂。

只因那老道转头拜一拜的工夫,他自己抠得血肉模糊的眼眶里,居然又长出两个眼球了!

而且明显就是刚才现长出来的!绿豆似的两粒,不知是从哪条血管肉芽里冒出来,被粉红青黑的神经突触缠着,虚悬在眼眶的正中央,一抖一抖,一颤一颤的,分外的……就那种……又吓人,又恶心,还特么有一点点滑稽……这种心情还挺莫名的……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5/100,极度危险!’

李凡也顾不得系统还在鬼叫,紧张得在蒲团上坐好。

因为那个山竹,呸呸,山主,已经叉着腰,和个大红螃蟹似得晃荡到李凡面前,蹲在地上瞅着李凡,还凑过来和狗似的嗅了嗅。

“恩!第一次拜月就能入定,难得!入定既能临渊,难得难得!而且居然还没骇出一身屎尿来,实在是太难得啦!果然是天生的道子!”

山主一脸赞同得朝老道点头,老道也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

李凡就用眼睛斜他们,你们这旮旯只要大小便不失禁就能当道子的标准,是不是订的也太低了?

然后山主也扭过头来,睁大了眼,两对眼白里上下翻腾,满满当当得聚集起六只瞳孔,一齐凑到李凡的面前问道,

“那你看到什么了?是物,还是非物?”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4/100,极度危险!’

这一瞬间李凡真的吓尿了,一点点……

不是,你们有病是吧!安安稳稳得长两只眼睛两只眼珠不好吗!而且不要一直川剧变脸似得一扭头就变一下啊!正常人哪个吃得消啊!!

被吓到心里逆反,李凡也实在没啥好脾气得说道,“什么物非物的,我不知道,我只记得自己好像看到一片星穹,天上还漂着一串紫色的泡泡……”

“啊——!不见不闻不说!不喜不怒不悲!不恐不惧不怖!”

老道士突然放声大吼,一下子打断了李凡的话,足尖一点就跳出三丈开外,左足尖点在一节竹叶上立定,右腿虚盘在臀下坐稳,伸出双手捂嘴,伸出双手闭目,伸出双手塞耳,正正好好塞住眼耳口鼻七孔,所以还能匀出两只手来捧剑……

恩,多出来那六只手是他刚才从道袍袖子里生长出来的……

瓦特法克……这些都什么玩意啊……

李凡没有听到系统开口,呵呵,大概是他现在自己都已经精神麻木到,见到这种场景也无所谓的境界了吧……

倒是那个山主露出了一脸至福的满足感,就那种,憋久了蹲马桶上,一下子全身心放松输出的那种,至上的幸福感……

好吧,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只有作死的宿主,没有给错的系统,搞不好这个世界的修行者,大部分都有严重的精神疾病和心里问题……

“闻道可死矣。”山主捂着脸,泪流满面。字面意义的泪流满面,眼白里六只瞳孔,从眼角直接多溢出三倍的血泪,那些眼泪叮叮当当得滚落在地上,化成一颗颗红色的珍珠。

“感谢小友助我修行,这些就是本座的答礼。”

他说着抓了一把血泪凝结的珍珠,塞到李凡怀里让他揣着。

李凡,“……”

特码的谁要啊!不过李凡可不敢作死,他依稀记起刚才有个蒙面人说过,搞不过关要送去给山主下酒,大概就是指眼前这疯子,所以就硬着头皮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