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道祖是克苏鲁 > 第五章 指点

第五章 指点(1 / 2)

《基础剑气入门》

单从名字上看,就和那些什么《参天星斗归元化煞玄冥铸胎神功》的,不是一个画风。而且都不用打开,是一眼就能看的出来。

颜色都不对的!

和五行遁法那边的墨竹完全不一样,这竹简是黄的,摸起来就好像编制的竹席,看起来经常被人翻阅,都有点起毛了。

然后李凡抬起头,看看刚才小胖王爷取书的书架,就见到书架上堆放的到处都是这样黄色的旧书简,一眼望去,架子上除了《基础剑气入门》,居然还有《进阶剑术指导》《高级剑法精讲》《实战剑诀演习》,列在《竹山剑》的条目下面,好像是四册配成一套的。

李凡就那个藏狐的表情你明白吗?

“你和人家抢个屁啊!那架子上不是还有!”

李凡指着架子上一堆《基础剑气入门》大骂右手。

右手竖起食指摇了摇,指指《基础剑气入门》,竖起大拇指,指指《进阶剑术指导》,平摊手背摇摆了一下,作了个平平无奇的手势,再往后剑法和剑诀,就干脆拇指下戳点踩了。

李凡就用眼虚着自己给自己加戏的右手。

系统,这玩意到底是怎么回事?

‘玄天剑意品鉴竹山剑道,表示基础剑气入门还可以,剑术指导平平无奇,剑法剑诀都是精挑细选的垃圾。’

“我特么知道它想表示什么!我是问这玄天剑意是哪里冒出来的!啊!是抽奖抽的那个吗!?”

是钻到右手手心里的那把小剑,原来当时不是幻象么?

‘宿主初次抽奖时在服务区之外,奖品无法送达,玄天剑意主动表示愿意充当奖品,已与系统签约,现在宿主可以正常使用。’

……不是,系统抽的奖品可以就地签约这么随便的吗?

这时右手前臂也竖起来,冲着李凡,四指并拢,拇指快速张合,作出鸭子讲话的手势,一边讲还一边指指点点的,先指指天,接着指指门外,又指指李凡的鼻子,然后指指书简,最后比了个砍头的手刀,杀气四溢。

啥…………

‘玄天剑意表示,它之前被虚星所困,实力大损,刚才居然被门口的飞剑用剑光挑衅,不能忍,宿主资质还可以,它要指点你修行,将来斩断那把墨剑报仇。’

哇靠,这甚么剑意啊,这么小心眼……

“……不是,系统,你帮我翻译翻译,我只能拿两部道法,这次是来找筑基和金丹修炼功法的,哎呦喂!”

结果玄天剑意比李凡的悟性高多了,比了个ok,直接操纵着右手往前冲,差点把李凡的肩膀给拉脱臼了。

李凡也是无奈,就被右手连拖带扯着走到后面的书架,一把就从书架里抓了一支墨简,塞到李凡怀里。

这又是啥玩意?

《太阴五罗剑鬼神藏秘炼纲要》。

‘李凡的心情降低了一点’

右手就在一旁竖起三根手指,手舞足蹈得比划。

‘玄天剑意表示,墨剑金丹期以前的剑术是天下正数前三,金丹期以后的剑法就是天下倒数前三了。

这部五鬼剑虽然也不怎么样,但五行剑炁都有祭炼之法,而且是难得的神藏法,金丹之前练好这个就够用了。以后可以再换更好的。’

墨剑?剑鬼?神藏?

……算了,反正这些经卷上修真界的术语,李凡一个都不认得,选啥都一样,至少玄天剑意是专业的。

于是李凡抱着一本黄简一卷墨牍,走出了经楼。

从刚才那把明光闪闪的宝剑前绕过去,就看到庭院外,小胖王爷正叉着腰,冲身后一个豹头环眼,猿背蜂腰,鹤势螂形,身高九尺,扮相仿若庙里的星官天王一般,异常神俊威严的武人道,“皇爷爷!就是他!抢我的机缘,还打我的脸!”

武人闻言,把一双不怒自威的鹰目朝李凡一瞪。

‘李凡的心情降低了一点’

李凡的右手不甘示弱得比了个中指。

喂你够了!那货提着沙包大的拳头走过来了!

还不等李凡开口解释,望舒真人已闪到他身边,只瞅了武人一眼,“你是哪里的山神,竟敢威压本座的童子?”

武人仿佛才看到望舒真人一般,闻言大惊,砰得一声跪在地上,五体投地,姿势熟练得令人发指,“小神不知真人驾到!有失远迎!孽徒得罪了童子,万望恕罪!”

小胖王爷也是一愣,看看他的皇爷爷,又看看面前的真人,二话不说,一个标准的叩头就要拜下去,结果却仿佛被气墙托着,涨红了脸跪不下去。

望舒真人看看小胖脸上的巴掌印,又看看李凡,“你打的?他得罪你了?”

李凡赶忙摇头,“没有没有,我没打他……是我的手打的。”

武人和小王爷倒吸一口气。

望舒真人蹙蹙秀眉,“清月,不可欺压同门,更不可滥杀凡俗……”

武人和小王爷长出了一口气。

“要是你逞强斗狠,走入歧途,太早坠了魔道,一身肉就不够分的了。”

武人和小王爷,“……”

遇着这种无妄之灾,李凡也是无语,“谢仙子教诲,清月记下了。”

“孺子可教,”望舒真人笑着点点头,然后看向面前两人,“至于你们,不要在山上待了。”

她话音未落,一拂衣袖,武人和小王爷就消失无踪,也不知道是被什么神通给挪移走了。

嘶……这就是仙凡之别么,差距太大了吧……

“好了,让本座看看你选了什么。”望舒真人接过李凡怀里的黄简墨牍看了一眼,忽然一愣,“有高人指点你了?”

那可不是么……虽然是不是‘人’就不好说了……

李凡瞥了一眼右手。

“本教的底蕴,确实比不上中土的名门,金丹期以后的御剑法门,大都是从旁门掠来的。因此内门弟子中少有主修剑道的。也少有人知道,竹山剑法是创派时散修所传的古剑术,其实颇有一两分精妙,不逊于那些正经剑宗。

太阴剑经也不错,如今的天道是虚月当空,太阴剑意最好修行,只是剑仙一道,杀伐太重,若是收不住手就有入魔的风险。你既然选了剑修,更要恪守道心,切勿多生事端,与人争强斗狠。”

望舒真人既然有双重确认了,那这两门功法大致都可以练得。

而且不用多说,经此一段插曲,这些剑仙睚眦必报的性格李凡心里大致也有数了。

好在玄天剑意在望舒真人面前就不作死了,一时消无踪影,仿佛刚才真是李凡和自己的右手闹精神分裂一样。

修行中人,自然各有各的缘法,望舒真人也不多问,既然取了初期的修行功法,就带着李凡往自己的洞府飞去。

她的洞府在一座飞峰之上,峰顶有一弯寒潭,远远望去就见森森白气,腾地而起,池水深蓝如墨,一眼望不见深浅。

望舒真人引着李凡,落到漂浮于潭心水面上的水阁小居内,朝着院内唤了一句,“茯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