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道祖是克苏鲁 > 第七章 往事

第七章 往事(1 / 2)

“小姐,这一大清早的怎么又脱光了,不要太逍遥了啊,亏得清月睡懒觉还没起呢,快把袍子披上。”

茯苓端着茶具来到客厅,一见望舒仙子翘起雪臀趴在床榻上,也是一阵头痛。

望舒仙子冲女婢撒娇,“茯苓啊,你帮我看看,昨晚上我在湖底睡着了,屁股上不知道被什么虫子叮了一口似的,有没有留疤啊……”

茯苓眉头抖了抖,也是两人处久了没大没小的,上来就抽了一巴掌,打得仙子‘啊’得一声,“小姐你可是元婴真人,何况寒潭里的活物早给你吃光了,还有甚么东西能叮破你的皮?别消遣我了,快把肚兜穿起来吃早茶了!”

“欸……可是真的被刺了一下啊……”望舒仙子被茯苓扔了一身衣裙盖住脸,也只好懒洋洋得爬起来,斜扭着身子,没个正形得半躺在榻上,“今儿吃甚么茶呀,外山可有魔胎送进来下酒?”

“菊花茶,菊花糕,”茯苓没好气得为小姐斟满一杯,“听说昨晚,秦剑师险些道化魔形,山外差点连墨剑都请去,最后他咬牙断了自己三头一尾才止住的。真是惊险。”

望舒仙子却大失所望,吞咽着口水道,“好是可惜。上师若能突破化神是最好的,就算转化魔婴神胎,吃了也能大长我修为,可若是强行压制下来,停留在元婴道体的话,滋味就还差一点……

这样吧,茯苓,你代我去外山讨一块肉来,煮给清月吃,给他滋补一下。”

茯苓心有余悸得行礼,“是小姐。”

这时从廊厅里传来开门声,茯苓看看望舒仙子还把大半个白腿叉开在榻上劈着,曲指一弹,从储物玉镯里招出两卷轻纱帷帐,扶风而起在厅帘前挂上,把小姐的身子遮挡住。

“清月,天色还早,你长身体的时候可以再睡会儿。”

然后茯苓扭头看向从厅前走出的童子,猛得楞住了。

这分明是昨夜见过的道子,可又仿佛不是一个人。

眸子里金光闪闪,灿若星芒,通体盈盈,泛着阵阵白光,气息平和而炁体冲佩,仿若神莹内敛的锋芒,温婉和秀的暖玉。

看起来就好像……

“咦,清月,你居然自己悟出周天炁体循环了?”帷幕后的望舒真人颇为惊喜得开口。

“回仙子的话,得多谢茯苓姐姐提点,小子才能偶有所得。”李凡淡然得看了看纱帘幕后,望舒仙子那美好妖娆的身段,已经无所谓了,他领悟了天人化生,炁体循环的仙道,现在已经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了……

‘李凡的心情大幅提升了1点’

好吧或许还有一点……

“一晚上就开辟内景,周天循环了……这还有多久就要筑基了啊……”茯苓发现已经对正常的修行进度没有概念了。

望舒仙子随意拢起月袍,只在腰间抽了根丝带束上就从纱帘后走出来,舔着红唇笑道。

“茯苓不必介意,清月是看过太素天道的道子,修行起来本来就比寻常练气士快上千百倍。我不是早和你说过么,如果你想铸成金丹,观星拜月才是大道法门,要不然小姐我割一块肉给你吃,也是个捷径。”

茯苓猛得手抖了一下,把茶水都落到桌案上,脸上眉目低垂,“不敢,茯苓不敢妄求天道。”

“人各有志,不算什么妄求。”望舒仙子也不以为意,冲莫名其妙的李凡笑笑,“不过清月你炁行过周天,想必已经体会到大道的妙处了吧。”

恩,是懂了点,真的蛮爽的。李凡彻夜行气,此时也没有间隙,只觉得神清气爽,炁体充盈,身轻如燕,经脉内景中已经真炁充沛,五脏更是被五行真炁充斥,在炁海中形成了一团如银河一般的气旋,不断内转。等这团气旋最后充满炁海,然后凝成液态,并充盈于炁海和全身经络气窍中时,就算筑基完成了。

望舒仙子笑着,“我本想今日与你双修,亲自指点你经脉气穴的知识,合身度气感悟炁感的,想不到你境界如此迅速,看来是在虚星道祖处有所收货吧。那我也不多此一举了。”

……等等!老子是不是修行太快错过了一个亿!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李凡赶忙道,“咳咳咳咳,那个,仙子,其实吧,我觉得我修行还不是很稳固,还需要再双……指导指导……”

茯苓就用眼斜着这小色鬼。

望舒仙子笑着摇头,“你现在周天已成,炁海还不够稳固,我再送气给你,反而会有碍你修行。至于穴窍经脉的知识,死记硬背就好了,你日后自己去经楼取书看吧,我就不亲自演示了。”

卧槽啊……老子的初次双修体验就这么没了!好亏啊!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不过想不到,虚星道祖居然还会传授练气期的道法么?真是高深莫测……”望舒仙子想了想,“我原本合计着,怎么也要贴身教导你一个月,才能指点你形成周天,自己修行的,如今你反倒是自己顿悟了,什么都不教也不大好……”

李凡泪目。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这样吧,茯苓。今天你带着清月去外门转转,见见内外门的弟子。”

“是小姐。”

望舒仙子又问李凡,“清月,丹鼎炼器,符箓阵法,机关卜算,你有甚么想学的?”

老子什么也不想学,老子就想双修……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玄天剑意强烈建议宿主选择机关,系统也表示赞同’

你们两整掉老子一个双修的机会还有脸说!

“弟子想学机关……”李凡撇撇嘴。

“哦,想学机关术么……”望舒仙子眼睛闪了闪,点头笑道,“好啊,我去准备一下。”

她说着就轻足一跃,腾空而起,仿若飞天玄女,踩着随风飘摇的纱帘,从寒潭水面掠过,飞拂入云端中去了。

李凡怅然若失得抬头望天。

茯苓没好气得道,“别看啦小色鬼,小姐已经飞走啦,把茶点吃了。”

“哦,”李凡在茶几边坐下,吃一口菊花糕喝一口菊花茶,真是芬芳爽口,沁人心脾。

‘李凡的心情上升了1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