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道祖是克苏鲁 > 第十一章 拜月

第十一章 拜月(1 / 2)

“张九皋带你去林子里打猴子?这他也想得出来?”

回到望舒小居,茯苓一副气冲冲得模样,上来就拧着李凡的耳朵,“走就走罢,这老道也不先知会一声!真急死我了,还以为把你丢了!还有清月你也是,仙汤灵药,就那个味你也一个劲往嘴里灌呢!”

“小子知错了……”

李凡借机装嫩,抱着望舒仙子的大腿蹭,不蹭白不蹭。

‘李凡的心情上升了一点。’

望舒真人也笑吟吟得不介意,“好了茯苓,反正没跑丢,寻回来就是了,如何,让你办的事可都办完了?”

“是,小姐。我从山门请来一小截尾巴,正在锅里炖着呢,”茯苓正色回道,又把手一抬,取出一面旗,一把剑,捧在手里,“另外还替清月请了道牒法箓,替他寻了个牧龙童子的差事。”

“牧龙童子?”李凡好奇得看着茯苓手里的旗与剑,一时都没留意到晚上的菜色很不对劲。

旗是三角灵旌,黑底红边,上边用朱砂画符,写着认不出的密咒。剑是四尺长剑,剑身用铜锁扣着,锁在鞘里,封口用黄符贴着,看上去像是某种仪式的利器,不似拼杀之用。

“牧龙童子不错,”望舒真人颔首,指指令旗法剑朝李凡道,“竹山养着不少灵禽珍兽,其中有四条小龙,老在山涧里关着不行,得定期放出去溜风,需找人看着。”

什么……

牧龙?字面意义上的?

李凡一阵傻眼,“你说的这个龙,就是我知道的那个龙?”

茯苓白了他一眼,“龙不就是龙,哪里还有这个那个的,放心吧,也不止你一个童子伺候,明天跟我去就是了。看两遍就会的,而且可以随便出山,薪俸也不低,跑一趟能给五千金呢。要是遇上什么事,直接撕开黄符,祭起法斩了罢了。”

被她直接把令旗和法剑塞到怀里,李凡还是有点傻眼。

不是,你说的倒轻巧,这是牧龙,不是遛狗啊姐姐!

‘玄天剑意表示宿主不用担心,龙很好吃的。系统也表示同意’

不是,你们吃过啊?这一届的龙都混得这么没排面的?

“这些琐事,明天你再和茯苓请教吧,”望舒真人看看天色,朝李凡笑笑,“天色不早了,今晚我带你出去拜月,等会儿回来正好饱餐。”

听到要拜月,茯苓似乎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先告退离开了。

‘请宿主在拜月前做好心理准备。当前心情,100/100。’

连系统也这么认真,再回想到之前一秒一点得掉心情,李凡也咽了口唾沫。寻思着要不要专门准备些甜点饼干什么的顶不住可以嚼一嚼。

望舒仙子似乎看出他紧张,微笑着,“不用担心,这次主要是教你修行大道,我就不入定了,在旁边照看着,如果情况不对,你又有落到道祖那里去的迹象,会把你及时拉出来的。”

李凡咽了口口水。

他现在稍微也对这个世界神经病修道法有一丢丢的概念了。仔细回想起来,第一次拜月的时候其实非常之凶险,就拿这个心情值来说,100点,平常心情都很少有往下掉的时候,很快也能涨回来,可当时那真是滴滴答答分分秒秒的在心情下降,哪怕是有镇静一点的天赋撑着都快掉得见底,最后还是被玄天剑意刺破了掌心扎醒的。可要是再来一次,还有没有机会活着醒过来呢?

李凡抱着望舒仙子的大腿随她飞出洞天,偷眼望望还在不住舔着嘴角的望舒真人。

他李凡也不是傻子,只不过有的时候会被这具年轻肉体旺盛的荷尔蒙分泌所干扰,不由自主得把优先思考权下放一点点罢了……这能怪他吗?这是激素决定的呀!

咳咳,总之李凡当然看得出这个仙子对自己食欲大发,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只是一直在强行按捺着,大概是想着留着以后再吃滋味更佳营养更好分量更足。

但假若李凡等会儿真的有入魔的风险,甚至现出一点魔形来,望舒仙子看在眼里,还能不能压抑出食欲把他救回来,还是会忍耐不住放任他魔化然后大饱口福,都是说不准的。

只能赌一赌了,赌望舒真人能按捺住对他的食欲……依靠更大的食欲……

这一次飞得就比较远了,一路飞到深山老林里,望舒真人才带着李凡落在墨竹林深处的一处法坛里。

和之前秦剑师值守的法坛规制基本类似,也是中间一处魔尊石像,四面各有四十九个蒲团摆着。只不过那魔尊的扮相明显有区别,不是八臂六首人身,而是个……也看不出是个啥,你说是触手吧也不像,你说是蛇吧也不对,就和一团纠缠在一起的蚯蚓似的,好像白水里煮烂的大肠团在一起了……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哇噻,真的是看一眼都觉得反胃。

“尊天魔,”望舒真人指指法坛上那团恶心的线虫,“这些是用一时心气紊乱显化魔形,又及时在月落天明之前,恢复道体人身的真人遗蜕,制作而成的神像魔体,是用来侍奉天魔,感应煞气的。

一旦有人拜月出了岔子,临渊入梦见着了脏东西,就会激起虚空中的煞气。平常入定很难看出来,但尊天魔被煞气感染就会复活,那个时候我就知道该把你唤醒了。”

李凡似懂非懂得点头,有这么种闹钟似的预警机制在,多少放心一点。想来之前秦剑师也是这样把他拉出来的,但想象眼前的这玩意居然会活过来,实在是……

望舒仙子看着那尊天魔出神说道,

“拜虚月,本来要金丹的底子,用神藏法修成神光护体再修行才算保险,但金丹本就难求。为了突破门槛,不知有多少修士冒险一试,化身成魔的,甚至有练气期就开始偷偷冒险的,其实也不算少见了。

只是清月,你拜过月也该知道,天道可不是常人能把持住的,万一心生执念,就有魔形显化的危机。更何况你这种第一眼就能看到道祖的幸运儿呢?

所以哪怕法坛上都有一座尊天魔,与一名元婴真人守着。拜月入魔的人,其实依然多的很。就连你们那一批童子,本来也没有人教你们入定,不过是走个过场,叫尊天魔感应一下有没有暗藏煞气,伺机潜入我山门捣鬼的魔胎罢了。

想不到,反倒是查出来你这个道子,还正好碰上虚月当空,呵呵,时也命也……”

想到和自己一齐进山的其他二十个童子,李凡也不由得默认。

望舒仙子摇摇头,朝李凡展颜一笑,引着他在蒲团上坐下,“再过半个时辰,双月伴生,如果不是虚月当空在上,那你就可以正常修行,说白了也很简单,只要看着月亮吐纳入定,依旧修行在练的后天功法就是了。

入定后修行的速度会巨幅提升,但依然有临渊入梦的风险。这在后天,就叫做神识外游,感应天地,就是所谓的‘悟道’。

但在先天,神识是与太素天道相合,悟性越高,反而越有可能,会见到深渊虚空之中,是物非物的先天怪形,甚至是太素道祖。

当然,大多数时候,大多数人,其实资质愚钝,在虚空之中什么也看不到,但万一看到了,那就有入魔的风险。

因此只有极少数人心如磐石的道子,或者金丹以上修过神藏法,抑或是有大毅力大恒心的修士,才能在被大道沾染现形后,依然能找回本心,恢复道体。

但倘若等月落日生,天色大亮,依然不能记起自己的人型的话,魔形就收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