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道祖是克苏鲁 > 第十五章 物源枢机

第十五章 物源枢机(1 / 2)

当然第二天李凡还是帮鲲问了问,还有没有朱果了,再给两个啃啃,顺便也打探下蕴含归尘真炁的天才地宝下落。

茯苓倒是一口答应了下来,“这些是小事,小姐的库藏里可不缺这些灵食,你是要为筑基准备?我把五行大宝都帮你寻一些来就是了,今儿先领你去见个师兄。”

‘玄天剑意表示,唉,想当年……’

你可别想当年了!师兄是个什么鬼!

李凡警觉得问道,“这个师兄,和茯苓姐你很熟吗?有咱们这么熟吗?”

茯苓白了他一眼,“胡说什么呢,牧龙的职差当然要有个师兄带着你们。

陆师兄是杜工师的弟子,最近两年刚成就的金丹,工师传的是天工机关一系,没有道号,师兄单名是一个瑜字,以后他若能成就元婴,也有拜入山主座下的机缘,和我们也可算是一脉的。

你不是想学机关术么,路上有什么问题,你正好可以请教他。”

李凡了然,这大概是茯苓担心他被观主那派的人欺负,特地给找的靠山,“叫茯苓姐担心了。”

“不必在意,托你的福咱家小姐成就化神,我走出去也倍感风光呢,呵呵呵呵!”

茯苓欢笑着,随手放出一艘七帆大宝船,载着李凡飞天。

得,还真是境界增长,排场也得跟着长呢……

于是李凡跟随茯苓,乘坐宝船到了外门娄观道塔,拜见了那位陆师兄。

“陆师兄,这是真人座下童子清月,初入宗门,如有什么不懂事的地方,陆师兄你不用客气,只管教训他好了。”

“弟子清月,拜见上师。”李凡把鲲顶在脑袋上,稽首行礼。

“师妹言重了,清月不必多礼,叫陆师兄就好了。刚闻得真人突破化神境界,真是我竹山之幸事啊。恭喜了。”

这陆师兄面相倒是颇为年轻,是个神情俊朗,看上去颇为开朗的阳光青年,乍一看仿佛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年龄似乎还比茯苓小些呢,居然已经是金丹期了,看来资质不差,运气更好。

“有什么事先问过师兄再说,到山外切勿惹事……”

茯苓又叮嘱了李凡几句,懂事,听话,小孩子不要乱搞事情巴拉巴拉的,就拜别离开,忙自己的事了,还真就是个大姐头一样。

陆师兄倒也客气得很,“清月,牧龙童子要做什么,你可清楚?”

李凡点点头,一大早来的路上茯苓倒是和他说过,“奉剑伺候,听得师兄令下,就请法剑出鞘。”

是的,他这个差事,全称叫作侍剑牧龙童子,唯一的职责就是捧着法剑全程在后面跟着。

陆师兄倒是点点头,“不错,牧者飤也,放而食之,收而藩之,牲而祀之。虽曰龙者,实类牛马。

不过龙毕竟是龙,动辄有百五十丈巨身,所以要持银铃金钟,铜鞭铁剑牧之。”

陆师兄把手里的铜鞭递给李凡看看,那是条十三节水磨竹节硬鞭,以红铜铸成,每一段有铜节相连,鞭锏呈六棱形,每一面上都烙有一个咒文法印。鞭身隐隐透着血光,挥舞间居然卷起一阵罡风,直逼开方寸间的灵炁,看起来就是件凶得不得了的法宝。

“此为打龙鞭,如果那些畜生不听号令,先以银铃导之,再以金钟警之,后以铜鞭打之,最后依旧死不悔改的,祭出法剑,斩之。”

陆师兄单手奉鞭,另一只手拿着和李凡一样的三角小旗,“好在那四条小龙只是顽劣了些,倒也不笨,吃得一鞭子就乖巧了,寻常也不会叫你祭剑的。还有娄观道两位师弟,等他们持钟铃过来,我就带你们去苍龙涧。”

李凡若有所思,这银铃金钟,他之前被那三个蒙面修士劫入墨竹山的时候倒也见过,大概也是类似的法器吧。

“陆师兄,听茯苓姐说您是杜工师的弟子,天工机关师传承,小子对机关术也很感兴趣,不知能否和您请教?”一时不见另两人过来,李凡也就主动找话聊到。

陆瑜笑眯眯得点点头,“有何不可,真人昨日才讨去《枢机概要》,就是替你求的吧?你可看过了?”

“是,弟子昨晚草草翻看了一些,但还是有些不懂的地方。想请教师兄,”李凡也不客气了,取出概要问道,“这‘物源枢机’,具体是何物?”

陆瑜一下子睁开了眼,仔仔细细瞧了瞧李凡,“哦?你初学机关,倒是直取核心嘛,那你以为呢?”

李凡想了想,“书中说这是机关造物的运转核心,物之动原,心之枢机,还零零总总得说了不少天道和原理,以小子的理解,这大致是以外物织造,能将天地灵炁转化为动能的核心动力装置吧?不知道师兄有没有这物原枢机的实物,好让我开开眼界?”

李凡也是草草翻了翻,这概要中,前边是原理,后边什么乱七八糟的零件制法都有,和工具书似的,当然其中许多的工具配件,结构和原理上也没有多大的新颖的,比如舟船车马,竹牛木雀什么的,其实就相当于用仙侠世界的真炁能量,取代了电力火力驱动工具运转。是一些字面意义上的,真炁机。

可其中有个‘物源枢机’的部件,李凡却想不大明白,这看起来是某种真炁发动机,大致是内部灵炁驱动枢机运转,再带动其他机关部件,这就可以替代修士的心脏一般的存在,使得机关造物可以自行自转。

可问题就来了,‘物源枢机’,这发动机的动力又是哪里来的呢?

光看文字描述,这东西是动力的源头,可既不烧煤,也不加油,零部件也没见到用铀石核燃料棒的,简直就好像,凭空用手工部件做了个永动机出来。但摆明了不是,以李凡那点微薄的知识也能看出,这枢机外面和机关牵引,但内部结构其实更像是一个关仓鼠的笼子。

就是不知道在里面跑笼的‘仓鼠’,到底是什么东西……

陆瑜接过《枢机概要》随手翻了翻,“这本概要是师傅编给自己的弟子看的,我们这些工师座下的学徒,要先跟着师兄长徒在坊中作三五年金工,各种各样的机关巧件,都自己亲手打磨一遍造一套出来,然后师傅才会选出些手脚灵活,又聪明有悟性的收为弟子,参习这卷概要,知道其中的原理。

你也不必急,现在可以先死记硬背,等修成金丹,习得神藏法之后,不要用眼,而是以神识再观看这卷经牍,就能看到工师用法术收录在概要中各种机关部件的图形尺寸,和许多基础道具的秘传制备之法了。

至于‘物源枢机’的实物,如果你想看的话……”

陆瑜把墨竹简还给李凡,然后在他面前平摊右手,掌心朝上,卷起袖子露出前边右臂,“就是此‘物’了。”

李凡瞪大了眼睛,鲲也鼓着眼凑头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