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不义超人从漫威开始 > 四百九十八章 进军赫瓦格密尔

四百九十八章 进军赫瓦格密尔(1 / 2)

站在芬里尔背上,看着一头有一头巨人或巨兽。

他们那狰狞的外表,雄伟的身躯,直将本土神明巴德尔刺激的两股战战。

“这……这这这……?”

巴德尔口吃良久,才终于将堵在嘴里的话说了出去。

“这样的阵容,见鬼的,如果他们愿意,以他们现在的人数,随时可以掀起一场诸神黄昏吧!!!”

“不必担心,孩子,妈妈永远站在你前面。

更何况海森堡陛下也会约束他们。

如果陛下无法约束野性难驯的巨兽,那哪怕死在这里,我也会为你杀出一条生路,孩子!”

弗丽嘉拎着长剑的右手微微颤抖,他无比紧张的对巴德尔说到。

巴德尔原本还有些怂,但听了弗丽嘉的话之后,他反倒再也没有了半点畏惧。

相反,他不爽的皱了皱眉,开口道。

“母亲,你永远都像这样瞧不起我,我……。”

话刚说到一半,前方无比巨大的伊米尔咧嘴一笑。

“啊哈,看看这是哪个没礼貌的丫头,果然是华纳神族的小弗尼啊!

小弗尼,你凭什么说我们野性难驯,如果算上年纪,我们大多都是你的长辈啊!”

“别叫我弗尼!!!”

弗丽嘉羞愤欲死,这小名除了自己老爹就没几个人叫过。

“我是弗丽嘉,巴德尔的母亲弗丽嘉,叫我的名字,伊米尔!!!”

“哈哈哈,好吧好吧,当初那个坐在我头上,催促我为她摘花的小弗尼彻底消失了。

我知道,你是弗丽嘉,你再也不是华纳神族的小女孩,而是阿斯加德的弗丽嘉,还有整个九界的神后殿下了!”

伊米尔并不介意弗丽嘉的怒火,他嬉笑着调侃过后,转而伸手朝加姆揪了过去。

地狱犬加姆这时候看上去格外可怜,他坐在芬里尔三狼对面,三个脑袋被芬里尔一家三口齐刷刷的按住了!

哪怕被按着,加姆也不会老实,他努力的耸动着自己的身子,同时死命看向满脸黑线的哈提。

加姆左边的脑袋:“啊,我的哈提妹妹,好久不见,你是否想念我英俊的容颜呢?”

加姆右边的脑袋:“哦,我的哈提妹妹,与你分别之后,哪怕盛夏,我也再嗅不到花香。”

加姆中间的脑袋:“呃,好侄女,别理会我那两个傻头的话,他们就是白痴,呵呵。

总之,好久不见,最近过得怎么样,在月亮上留下你的印记了么?”

“远远没有,如果月亮如此容易到手,那我又何必追寻呢?”

哈提笑着回答到,同时他松开了加姆的一个脑袋。

与此同时,芬里尔猛扑过去,直接将加姆扑倒在地,让这个精神分裂的傻狗彻底没了碰自己女儿的机会。

看着被扑倒的加姆,伊米尔嘿嘿一笑,伸出大手,直接将芬里尔提了起来。

一边拦住加姆,一边按住芬里尔,伊米尔咧着大嘴看向耶梦加得。

“啧啧,伟岸的尘世巨蟒,妖娆的绿蛇,你难道是疯了么?

你该知道,我们哪怕只是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都能酿成泼天的灾祸。

更何况,你直接将我们全部都召集过来!”

“没错!”

伊米尔话音刚落,远处的苏尔特尔便举起了自己手中的火之高……

咳咳,暮光之剑!

拎着暮光之剑,苏尔特尔呸的吐出一大口熔岩。

“伊米尔,冰霜与酷寒的主宰,你我之间终有一战,而你也终有一死!

来啊,看看我们究竟是火焰更为炙热,还是寒冰更为凛冽吧!!!”

话音落下,苏尔特尔直接一个跳斩,朝伊米尔冲了过去。

伊米尔也在冷笑过后,高高举起了自己的锤子!

而就在这时,一个无比淡然同时又格外清晰的声音传进了虚空之中。

“守住!”

这声音响起瞬间,一只黄毛巨兽猛然从芬里尔头上跃出,直接冲到了苏尔特尔和伊米尔之间!

迎着上下不同的武器,巨型皮卡丘耳朵一颤。

“皮卡(守住)!”

伴着技能的使用,苏尔特尔和伊米尔的攻击全都被他硬生生挡住了。

而在一旁,所有巨兽全都呆愣的盯紧了皮卡丘……。

半晌之后,无比震惊的利维坦最先开口了。

“哇~~哦~~。

他~的~画~风~和~我~们~差~了~好~多。”

“你闭嘴,慢性子,别特么用你那蜗牛一样的语速挑战我的神经!”

世界树松鼠拉塔托斯克无比快速的说道,同时他大尾巴一摆,直接扑到了皮卡丘的身上。

“见鬼,这淡黄的皮毛,柔软的须发!

我从未见过如此眉毛的兄弟姐妹!

这是谁的孩子,或者是谁的祖宗?”

“皮卡?!!”

皮卡丘被拉塔托斯克的拥抱吓了一大跳,他嫌弃的将松鼠推到一旁。

与此同时,盯着皮卡丘的众人也朝耶梦加得看了过去。

被众人看的一愣,巨蛇转向芬里尔,疑惑道。

“老哥,这是什么情况?”

“哈哈,还没给你介绍呢,这位就是伟大的海德堡陛下的伙伴,他的名字叫皮……皮皮……。”

“皮卡丘(我不是皮皮)!!!”皮卡丘怒到。

“对对对,皮卡丘,他叫皮卡丘!”

芬里尔咧嘴一笑,接着人立而起,拉着皮卡丘朝中人介绍到。

“诸位还不知道我老弟耶梦加得呼唤你们的原因对吧!

那我就给在座的各位解释一下!

就在两天之前,我的儿子斯库尔因为挨了揍,所以呼唤了我的帮助。

而我在赶到之后,立马用我超人的勇气和亲和力,与袭击我儿子的那位陛下缔结了亲密的友好关系!”

说到这里,芬里尔活动了自己的脑袋,他将披风猎猎作响,背后火焰淡然环绕的海森堡朝众人展示了一下。

“这位陛下来自奥林匹斯,他干掉了奥林匹斯原本的那个老淫棍,也就是论阴谋能和奥丁媲美的宙斯!

当他赢得了奥林匹斯的神位之后,并没有止步不前,而是来到了我们的世界,向你我心目中最可怕的敌人发起了英勇的挑战!”

“哦?”

巨龙法夫尼尔扇了扇自己的翅膀。

“所以,你们之所以召唤我们,就是打算响应这位奥林匹斯神王陛下的号召,和奥丁决一死战?”

他话音刚落,一旁的巨兽们立马露出了鄙夷的眼神。

“呵呵,只有你这个垃圾才会将奥丁那个弱鸡当成最可怕的敌人!”这是克拉肯。

“垃圾不愧是垃圾,正经人谁会在乎奥丁呢?”这是苏尔特尔。

“你是正经人么?”伊米尔拍了拍利维坦的尾巴。

“是~~。”利维坦咧嘴笑笑。

“哈哈,老鱼只说一个字就好,剩下的我来替他说。

咱们都是正经人啊,谁会把奥丁那个废物当成对手,你说是吧,芬里尔?”加姆咧嘴一笑。

被同行如此嘲讽,法夫尼尔不满的呼扇起翅膀。

“见鬼,如果不是奥丁,那他要做什么,难不成这位什么陛下还想去打尼格霍德的主意吧?”

“等等!”

“什么?”